第712章 【禿瓢工具人】

暫且不提賀曉天房間內突然到來的意外來客們,正在治療救助雪崩的雪魔和雪暴兩位聖者。由於措手不及,導致二人逃脫不及時,他們各自喪失了一條手臂,被暴漲的重力直接壓成了碎片,化爲一團團血霧。

眼睜睜看着以自身同伴爲圓點,方圓十米悉數遭受重壓,不斷向下沉淪的土地,兩個人目眥欲裂地吼道。

“大魔王,我等與你不共戴天!!”

他們其實尚且算好的,仙朝的人馬可就遭了秧。劍癡等人並未前去治療,因爲在女帝的統治下。讓專業的人幹專業的事,成爲了真實情況。

仙朝特聘有頂尖醫療星球的專職人員,而這幫人的實力實話實說有點拉胯。但是治療能力方面,那是聖者拍馬都趕不上的。

於是,暴增的重力不僅一瞬間將十幾號聖者壓成了血霧,順帶着把一批精銳醫者給弄死了一大片。

除了最外圍的幾個人以外,無人生還。不僅如此,仙朝還要遭受醫療星球的索賠,那又是一大筆靈氣結晶。

總之,賠到吐血吧。

在他們看來萬無一失的交易,最終還是讓賀曉天抓到了空子。你們要讓聖者們毫髮無損的回到各自的土地。

且交易受到星際銀行保護,可以啊。

那本魔王就在交易完成之後,銀行保護期結束,直接痛下殺手。

不得不說,賀曉天這一手重力環爆炸,搞得很漂亮。即便大雪山和仙朝去星際銀行告狀,那也不成。

按照契約內容,人家已經完全做到了你們的要求。事後死亡?對不起,關我們屁事!!

賠了夫人又折兵,大抵如是。

視線拉回清道夫總部大廈的特殊房間,賀曉天滿臉疑惑的看着十三位大光頭。自己要是沒有記錯的話,明明吩咐了不要讓任何人進入其中。

況且他貌似和光頭們,沒有任何聯繫。這幫人鑽進來,啥意思?

“阿彌陀佛,貧僧了塵。”

“???”

賀曉天腦門子滿是問號,你是誰跟我有關係麼。

老和尚這廝顯然沒有什麼自覺性,不僅看不出眉眼高低,反而還自顧自地一臉深沉地說下去。

“此次前來,乃是爲了渡化施主。還望施主不要反抗,否則魔途將會越陷越深。”

“!!!”

賀曉天聞言整個甚至都驚呆了,他大魔王不去找別人麻煩,那幫人就躲在角落裏面偷着樂吧。結果今天,居然有人敢親自過來找他的麻煩。

並且告訴他,你千萬別反抗,我們是爲了你好呀!要不要臉?要不要臉!我賀大魔頭都沒幹過這種事,卻讓你們搶先了,找誰說理去。

另外你踏馬說誰魔途越陷越深呢?不會說話閉嘴不行嗎?是不是欠抽?

你個老禿瓢哪只眼睛看見,我賀某人所做之事乃魔道了!

姓賀的敢拍着胸脯說,老子從來沒有對現世的人下過手。

當然,除了那些主動對他不利的人。

餘下皆是外星崽,心懷鬼胎的天外來客們,或者是自己的反擊。

總不能讓他不反抗吧,任憑別人的羞辱和攻擊。哪怕是聖母遭遇這事,都得凶神惡煞的抄起西瓜刀砍人。

“禿瓢,說話可要是負責的。”

賀曉天臉上的黑霧,模擬出不懷好意的表情道。

“動手!!”

老和尚不僅沒有回答賀曉天,而是直接怒喝一聲。實施了名爲先下手爲強,後下手遭殃的戰術。

“?!”

我踏馬的......

太無恥了。

平心而論,僥是賀曉天有時候都不得不承認自己不講究。總是幹出一些出乎人意料的事情,並且趁着敵人沒有防備的時候,突然變臉下狠手。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會遭遇來自一羣禿瓢的針對,使用的還是他的看家本領——說動手就動手,說變臉就變臉。

也算是長了見識。

“蹭!”“蹭!”

幻影連閃,以賀曉天爲中心,周圍分別站了十三個光亮的大禿子,在禿瓢的手裏面還攥着五彩斑斕的舍利子。

房間內的清道夫們,亦是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有一個算一個,個個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畫面,一時間居然沒有反應過來。

這裏是哪兒?

清道夫總部大廈!

誰管事?

羅傑、張誠兩位正副部長。

他們是誰的人?

大魔王坐下忠心不二的舔狗。

和尚,你們怕不是得了失心瘋,魔都怕是都走不出去就得埋進土裏。

能不能入土,了塵老和尚卻是不管。

他們今天來的目的,正是爲了賀曉天這位名滿天下,一度震撼星空的大魔王。

除魔?

別鬧。

什麼年頭了,佛門吃飽了撐得才會來管閒事。另外誰要是相信爲了所謂的天下衆生這種話,那才是沒腦子。

世尊、仙朝、大雪山和大魔王之間的仇恨,除了當事人以外,誰不是作壁上觀靜悄悄的看戲?

他們固然知道賀曉天不好惹,一旦招惹滿門皆滅都是輕的。狠一點如同今天的雪崩聖者等人,被人當做貨物、牲口一樣售賣。

但是不得不來呀!

小命,不在自己等人手上啊。

“大魔王,別怪我們十三人心狠。實在是身不由己,得罪了!”了塵手握舍利子,滿臉慈悲且夾雜着歉意道。

一般人見此,怕是會忍不住詢問究竟是爲了什麼,順便着心裏的怨氣,多多少少消減一些。

可惜的是,賀大莽夫壓根不吃他這一套。

合着你們身不由已,非得讓我去死唄?

這特娘是個什麼道理?

爲了救自己,或者救更多的人。我賀曉天必須得全心全意,並不得有任何怨言的獻上身家性命?

我敲裏嗎的,你跟這忽悠誰呢!

論起糊弄人,你賀爺爺是你個老禿瓢的祖宗級別人物。

“少來這套!!”

暴喝一聲,禁忌之法——黃龍印。

總鎮四方。

以賀曉天爲中心,一股強悍的排斥力猛然間暴發。周圍站着的清道夫們剛剛回過神兒來,就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撞擊在自己的身上,使之他們撞碎牆壁鑽了出去。

此舉乃是賀曉天故意爲之,這些人幫不上忙。索性讓他們距離戰場遠一點,要不然無辜中招,不得當場死了?

只是唯一讓人感到驚奇的是,老和尚們居然停了下來。不僅如此,他們個個不動如山,絲毫沒有受到排斥。

一層層五彩斑斕的顏色,護住了各自己身。使得賀曉天的爆發,無功而返。不對,應該說只是達到了一半的目的。

至少,清道夫們安全了。

“別白費力氣了,此乃極樂界羅漢之力。你的能力對於我們是無效的!!”了塵不知何時,已經盤膝坐在了地板上。

“......”

“大魔王,我們完全是爲了你好。不要反抗,待到我們渡化你之後,你以後便是中樞之域極樂之門的護法金剛。

日後,說不得你還能得到果位,成爲真真正正的金剛。驟時,你會感謝我等今日的所作所爲。”

你跟我在這洗腦呢!

扯什麼犢子。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忉利天,爲母說法。爾時十方無量世界,不可說不可說一切諸佛,及大菩薩摩訶薩,皆來集會。讚歎釋迦牟尼佛。能於五濁惡世,現不可思議大智慧神通之力,調伏剛強衆生,知苦樂法。各遣侍者,問訊世尊......”

宛如洪鐘大呂的誦經之音,充斥着房間內。一道道經文伴隨着十三位禿瓢的嘴,自虛空之中顯現。

它們每一個都充滿了大智慧、大毅力,佈滿整個房間。一股無形的禁錮之力展開,使之此地成爲了一處脫離於現世的世界。

喧囂、爭鬥、殺戮俱是消失不見,賀曉天難得的平靜下來,亦如當初剛剛降臨塵世一樣純淨。

“娑婆世界,及他方國土,有無量億天龍鬼神,亦集到忉利天宮。所謂四天王天......”

經文耀眼間,賀曉天視線內左上角猛地彈出了一條信息提示。

【叮!《五虎斷門刀》遺忘。】

“?!”

賀曉天立馬回過神兒來,臥槽。

好霸道的禿瓢。

居然能讓我遺忘武學?

等等,這幾個傢伙繼續唸叨下去,不會把我的恆固屬性、禁忌之法,甚至於EXP都給唸叨沒吧?

顯然,他的擔憂多慮了。

因爲系統提示,尚未完結。

【叮!《傷心小箭》......《鳳舞箭法》......《柳葉飛刀》......遺忘......請問是否遺忘《九陽神功》?】

哎呦,居然還能自主選擇的麼。

賀曉天看向了塵等人的目光,登時就變了。

這羣傢伙不是來找麻煩的,而是來送福利的呀!

他正愁怎麼把這些用不上的武學給“粉碎”了呢,結果瞌睡來了立馬有人上杆子給他送枕頭。

於是,接下來《捕風捉影》、《如意禪》、《天魔金刀》一類,不能爲他帶來絲毫增長的武學,全部被他給主動遺忘。

唯獨留下來,以後尚未還能有點發展的。

了塵看着賀曉天,頭皮不知爲何有點發麻。

莫非大魔王其實很早以前就想加入我們了?

要不然爲何,望向他本人的眼神兒裏充滿了......飢渴?

等等,不對勁兒。

用詞,不太恰當。

“?!”

了塵突然一怔,踏馬的。

老衲終於明白爲啥哪裏不對勁兒了,我們的渡化經文,貌似對大魔王屁用沒有啊!

否則,他怎麼能面色如常,就跟聽音樂一樣。

“別提,繼續。我還想蹦迪呢!”賀曉天的話,使得十三人眼前一黑。

俏麗嗎啊!

太不把我們當人看了。

工具人,那還算人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