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通殺!】(5K)

事實證明,他們真的招人恨。只是短短一瞬間,掌摑幾人的衆籌項目,居然在基礎值上翻了接近一萬六千倍。

痛揍和毒打衆籌等亦是勢如破竹,前者需要一億次付費,後者則是十億次。照這個勢頭下去,再有五分鐘的話,估摸着就要溢出。

數據是不會說謊的,除非人爲篡改。當賀曉天將報紙上所顯示的五列數據展現給他的俘虜後,這幫人心氣更加低迷。

“招不招人恨,你們心裏沒點逼數嗎?來來來,先讓我完成掌摑任務。一萬六千個巴掌,你們幾個跟着上手。”

“???”

賀曉天話音落下,負責押着外星人的清道夫滿腦門子問號。來的時候,部長他們也沒有交代需要揍人啊。

下一刻,清道夫等人渾身一震,然後立刻甩開膀子,左右開弓開始抽人嘴巴。

沒辦法!

他們其實也不想這樣的。

只是賀曉天那眯起來的雙眼,實在太有殺傷力了。

雖然大魔王與清道夫是友方,但是千萬別忘記他幹出來的那些事。換句話說,這廝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屠夫。

人家砍你,不需要理由。

所以,還是做一個安靜且聽話的工具人吧。

況且,二十五萬枚靈氣結晶,它不香嗎?

“噼裏啪啦!”“噼裏啪啦!”

很快,直播間內響起連綿不絕的巴掌聲。

大雪山的人和仙朝人馬,臉倒是不疼。固然行動力遭受限制,使之不能反抗,可他們又不是拉胯的廢柴,身軀是聖者級別。

正面被隕石砸中,眉頭都不帶眨一下。

可羞恥啊!

讓一羣平日裏隨便一個眼神就能給瞪死的修煉者,拽着頭髮噼裏啪啦的抽嘴巴,不如捅他們幾百刀來的好受。

大魔王直播間內的吃瓜羣衆,一部分興奮的面目通紅。誠然不是他們左右開弓揍聖者,但他們是花了真金白銀的參與者。

裏面的巴掌,他們個個有份!

要說心理最不是滋味的,其實是正在觀看直播的大雪山和仙朝的人。

往常的同伴們,如此毫無反抗的跪在地上,讓螻蟻欺負。換成誰,誰心裏能好受?除了內部勢力的對頭外,其餘人皆是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如果此次偷渡中樞之域的人,不是雪崩和逗比老頭,而是自己等人呢?是不是也會跟他們一樣,慘遭大魔王的欺辱?

不需多想,這幫人心裏早早有了答案。

【雪魔:大魔王欺人太甚,有朝一日我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這條彈幕前擁有名字,且字體加粗加大,遮蓋了很大一部分彈幕。伴隨着滾動的還有熠熠金光,亮瞎了一片觀看直播之人的眼睛。

“呦呵?”

這麼快就有訂購報紙一萬年的冤大頭出現了?

雪魔,看名字的類型應該是大雪山的人。

“別廢話,有能耐你直接來現世找我。”賀曉天對於這些威脅之言,向來不放在眼中。如果威脅有用的話,還要修煉幹嘛?

他一句話直接把雪魔接下來想要發的彈幕給直接懟了回去,老孃要是敢去中樞之域找你,我至於在這裏發牢騷撂狠話嗎?

【劍癡:雪魔我看好你,現在立即偷渡中樞之域幹大魔王。記得開直播,我發現只要是訂購了百年報紙時長的人,不論是不是修煉者。在這個基礎上繳納一筆靈氣結晶,就能開直播。到時候,我肯定會給你打賞的。】

【劍聖:我同意劍癡的話,血魔你要是個女人,就去中樞之域跟大魔王開戰。當然,你要是慫了的話,我就當沒看見。畢竟你不是個爺們。】

大雪山的人發言,炸出了一片隸屬於仙朝的人馬。

區區一萬年時長的報紙罷了,誰還心疼那點錢了?

不待賀曉天開口,只見他手中報紙羅列的數據猛地暴漲了一大截。

【痛揍*40枚靈氣結晶(衆籌項目-4,7412,1589/1,0000,0000)】

“?!”

突然有人充值了四億次四十枚靈氣結晶衆籌項目。

【雪魔:大魔王給我揍仙朝的那個老頭,四次!】

【劍癡:???】

【劍聖:!!!】

懂了,我懂了。

賀曉天嘿嘿一笑,讓你們仙朝的人罵人家,還踏馬的拱火。

現在好了?

人家小富婆直接拿錢砸。

【毒打*50枚靈氣結晶(衆籌項目-11,4589,1547/10,0000,0000)】

短短幾秒鐘的時間,毒打暴漲了十億。

【劍癡:毒打雪崩那廝,讓他知道花兒爲什麼那麼紅。】

【劍聖:區區一點靈氣結晶罷了,我們家族有礦,你行嗎?一羣窮鄉僻壤,茹毛飲血之人,也配跟我對着砸錢?】

二虎相爭,魔王得利。

一羣吃瓜羣衆在面對家裏有礦的大佬下,瑟瑟發抖。

尼瑪金色彈幕一條接着一條,他們眼睛都要給閃瞎了。

更爲坑爹的是,購買了屏蔽模式的人們突然發現,這種彈幕不能屏蔽。

凸(艹皿艹),星球報業的首腦,祝你以後生兒子沒菊?。

首腦以後的兒子有沒有?不清楚,反正看着後臺暴漲的訂閱量,他的臉上樂出了一朵?。

“接下來,該我親自出手了。”

賀曉天活動了一下筋骨,右手一伸直接把薅着仙朝老者的頭髮把其拽了過來,動作粗暴的讓正在觀看的人們,心裏猛地打了一個嘚嗦。

然後砂鍋大的拳頭,落在了老頭這位逗比的臉上。

“轟————”

這一拳的威力,超乎衆人的想象。

經過直播間的慢放機制,他們可以清晰地看見,姓賀的一拳將老頭的臉給砸的凹下去。並且那滿嘴的牙,頃刻間灑滿了半空。

緊接着,一場痛扁呈現在衆人眼前。賀曉天揍的仙朝老頭哇哇亂叫,簡直是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當對方鼻青臉腫,渾身上下的沒有一處不疼的時候,大魔王終於停止了自己的行爲。

仙朝老頭淚流滿面,這個屠夫終於住手了。

可是尚未等他喘口氣,恢復一下傷勢的時候。

卻見賀曉天再次將自己的拳頭捏的咔咔作響。

“???”

你要幹什麼。

“不好意思,人家充值了四次。所以你還有三次捱揍的機會,疼的話千萬別忍着,不叫的話我會很無聊。況且客戶也不會高興,你叫的越大聲,對你我三方都有好處。”

你聽聽,這說的還是人話咧?

“轟——”

“啊!!”

“轟——”

“啊!!”

片刻過後......

賀曉天把老頭隨手丟給清道夫,示意繼續抽他嘴巴後,面對着直播間道。

“痛揍完成。”

衆人看着報紙前,已經不成人形,臉都沒了的老頭,一臉懵逼。

這是痛揍?

踏馬的這應該叫做虐待好不好!

如果疼揍一頓是這種程度的話,那麼毒打又該是什麼場面呢?

本來正在咬牙切齒的仙朝人,臉上瞬間露出了看戲的表情。

大雪山是不是?

輪到你們了!

當賀曉天將目光放在雪崩身上的時候,兩位清道夫瞬間躲開了。他們害怕大魔王,會誤傷他們二人。

萬一擦着,不得直接昇天?

由於對方沒有頭髮且是個禿瓢,賀曉天主動走了過去,然後一腳踹在了雪崩的胸膛上。

一聲清脆的咔擦聲,通過報紙傳入千家萬戶。

“轟——”“哐——”“噹啷——”

即便是已經血液模糊了自己視線的仙朝老頭,看着正在挨毒打的死對頭,他一個沒忍住樂出了聲。

此刻抽他的清道夫,眼皮一抽。

這老頭不會是精神錯亂了吧?

否則自己抽的這麼狠,爲啥他還能笑出來?

等等,不對。

這是在藐視他啊。

嘲笑他的力道,還不如個娘們。

於是,這位很有腦部天賦的清道夫,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度,甚至用上了自身能力,只爲找回自己的面子。

那清脆的巴掌聲,別提有多麼引人注目了。

“砰!!”

待到被賀曉天踹飛上天,一套連招使得其從頭到尾沒有落地的雪崩,最終摔在地板上的時候,他可算是收了“神通”。

“毒打完畢。”

“......”

吃瓜羣衆們,此時完全不知該如何吐槽大魔王的毒打。

望着直播間內如同一團爛泥攤在地板上的雪崩,你他娘的是準備要他的命是不是?

再來一次,這廝指定得去見他們信仰的長生天。

【痛揍*40枚靈氣結晶(衆籌項目-8412,1589/1,0000,0000)】

【毒打*50枚靈氣結晶(衆籌項目-1,4989,9547/10,0000,0000)】

在他完成衆籌項目後,羅列的數據瞬間各自減少了所對應的數額。

【雪魔:大雪山老孃跟你們拼了!毒打那個老頭,我要他比雪崩還要慘。】

【毒打*50枚靈氣結晶(衆籌項目-21,4989,9547/10,0000,0000)】

不愧是小富婆,一口氣一個人直接買了兩次衆籌毒打。

【劍癡:誰家裏還差個礦了?繼續毒打雪崩,三次!】

【毒打*50枚靈氣結晶(衆籌項目-51,4989,9547/10,0000,0000)】

賀曉天見此頓時笑了,對對對。你們繼續保持這個勢頭,雙方千萬別有率先認慫的人。否則,我會鄙視你們的。

而且老子就喜歡你們這些家裏面有礦並且不差錢的主,請一定要拿錢砸死我。我以大魔王的名號對天發誓,絕對不會有任何反抗。

......

“轟!!”“哐當——”“噹啷!”“砰......”星球報業發售的報紙內,不斷傳出轟隆巨響,甚至還有骨骼斷裂,血液飛濺的畫面。

雪崩和仙朝老頭,前者三次毒打,後者兩次。賀曉天索性薅着兩個人一起揍,小半天過後。老者解脫,攤在地上頑強的睜着只有一條縫的眼睛,看着餘下的死對頭被人毒打。

“呵......呵呵......”

這可能是一種另類的苦中作樂,像是人類遇見了熊。並不需要比猛獸跑得快,只要比同伴速度快便足以逃出生天。

而當你處於一個悽慘的環境下時,不論自身受到多麼大的痛苦,只要有人比你還慘的人存在,心裏多少會舒坦些。

望着繼續捱揍的雪崩,仙朝老頭的內心那叫一個舒暢。彷彿渾身的疼痛都減輕不少,傷勢亦是恢復了一些。

他是樂了,但是有個人更加不高興了。怎麼着?依舊在嘲笑我呢唄!

於是,那個不高興的傢伙走上前來,拽着老頭的頭髮一把將之薅了起來,然後噼裏啪啦的抽嘴巴。

距離一萬六千次,還早着呢!

老頭:“???”

老夫都踏馬這個模樣了,你還不肯放過。

有沒有點同情心!

同不同情清道夫不管,反正你的笑聲總像是在嘲笑老子的巴掌沒有力道,先讓我出一口氣再說。

“砰!!”

雪崩摔在地板上,腫的連一條縫隙都沒有的眼睛,已經是生無可戀。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要幹什麼?

思維,幾近殆盡。

【雪暴:打老頭,十次!!!】

剛剛停止了砸錢亂鬥的場面,在大雪山又來了一位巨頭後,再次掀起了砸錢之風。

【毒打*50枚靈氣結晶(衆籌項目-51,4989,9547/10,0000,0000)→(衆籌項目-1,4989,9547/10,0000,0000)→(衆籌項目-101,4989,9547/10,0000,0000)】

“好!”

只要你肯加錢,我大魔王就敢插你對頭兩刀。

正處於懵逼且挨嘴巴子的仙朝老頭,還沒有思考爲啥面前這個蒙着面的人,怎麼屢次跟自己過不去的時候。頭皮一疼,人轉了一圈後,差點沒把眼珠子給瞪出來。

大魔王,爲啥又是你?

莫非,又有人買我毒打了!

“轟————”

這次毒打的時間,持續超長。

衆人再一次看見了大魔王,那花裏胡哨的連擊技巧。仙朝老頭飄在半空中,愣是沒有一次落地的機會。如同暴風雨中的一朵花,飄搖無定。

“砰!!”

伴隨着這一聲巨響,整整十次的毒打終於落下了帷幕。

只是老頭?

(⊙o⊙)…

他同樣產生了和雪崩一樣的疑問。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要幹什麼來着?

整體來說,基本上沒有人的模樣,你說那是一頓肉都有人肯信。

但不得不說,聖者的生命力那叫一個頑強,這樣式的了照樣沒死,依舊有着呼吸。並且身上的傷勢,正在緩慢的癒合着。

【劍魔:雪暴?該死的王八蛋,給我打雪崩二十次!!】

仙朝的聖者,就沒有一個差錢的。

你要說上百億、上千億、乃至於上萬億枚靈氣結晶,他們可能心疼不準備拿,或者是實在拿不出來。只能眼睜睜看着,在旁邊加個油助個威,嘴巴上說着你要堅持住。

可是姓賀的雞賊,並沒有把毒打給設置爲天價。反而是面對聖者級別的修煉者,屬於一個能夠輕鬆掏出來的數目。

鈍刀子割肉,無形無跡。一不小心,你就着了道,還沒出說理去。

【毒打*50枚靈氣結晶(衆籌項目-101,4989,9547/10,0000,0000)→(衆籌項目-1,4990,0981/10,0000,0000)→(衆籌項目-201,4989,9547/10,0000,0000)】

“好!”

賀曉天毫不猶豫,乾脆果斷的把正在生無可戀的雪崩給薅了起來,老頭十次毒打傷勢X2。

直播間內的羣衆看着大魔王吃完了東家,之後掉頭吃西家的馬叉蟲操作,嘴角不斷抽搐。

真踏馬不要臉!

【雪暴:就你有錢?我們大雪山,一樣不差錢。我直接買一百次,砸死你們仙朝所有人!】

【劍癡:一百次?老子直接買一千次。話我撂這,無論你買多少,我永遠對你石碑】

賀曉天:“?!”

我大魔王如今認下你們這兩個性格直爽且豪氣的兄dei。

老弟,千萬別停。

【雪魔:等等!!】

【劍聖:等等!!】

“???”

【雪魔:罷手言和吧,互相傷害誰也逃不了好。】

【劍聖:我同意,便宜全部讓大魔王給佔了。】

爭鋒相對的劍癡和雪暴一看,有點道理。

他們互相狗咬犭......咳咳,靈氣結晶全部送給了大魔王,並且還讓對方找了個由頭,使勁兒的揍他們自己人。

何必呢!

賀曉天一看,你們握手言和我收誰錢去?

他眨了一下眼睛,示意接下來的項目,可以提前公佈了。

【叮咚!】

衆人心中咯噔一聲,瑪德星球報業不會又弄出了什麼收費點子吧?

畢竟每當【叮咚】聲響起的時候,便是他們的錢包慘遭收割的時候。

【免除——扇一巴掌*10,0000枚靈氣結晶。(0/+)】

【免除——打一拳*100,0000枚靈氣結晶。(0/+)】

【免除——踹一腳*1000,0000枚靈氣結晶。(0/+)】

【免除——痛揍*1,0000,0000枚靈氣結晶(0/+)】

【免除——毒打*10,0000,0000枚靈氣結晶(0/+)】

【每次充值可以減少受害者次數(掌摑/拳擊/腳踹/痛揍/毒打)。】

“???”

我們集體敲裏嗎啊!!

大雪山和仙朝的人馬一看,登時傻眼看了。

合着我們放棄爭鬥,你小子就又來一條逼着我們花錢的項目?

這錢,你說說能不花嗎?

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同伴,讓人家毒打?

這麼多人看直播,今天的事情肯定得傳得滿城風雨。

到時候,一羣人得知自己等人因爲吝嗇錢財,從而導致同伴被打得跟條狗一樣,得有多少人會鄙視他們?

估摸着,不計其數。

換句話說,這筆錢他們不花也得花。

否則,等着有心人或者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羣衆們,給他們幾個人潑髒水吧,嚴重一點直接往腦袋上扣屎盆子。

臥槽!!

大魔王,我等與你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