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禁忌之法的真面目】

“轟!!”

只見以摧山斷嶽之勢砸下的雪球,以及那道天地爲一的璀璨劍芒。在賀曉天攤開手掌之後,像是猛地撞在了一道無形的薄膜上,後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各自原路返回彈向使出殺招的大雪山粗獷男和仙朝老者。

“???”

頃刻間星球報業直播間內,整個彈幕充斥着名爲問號的符號。手持報紙的各路羣衆們,有那麼一瞬間陷入了懵逼中。

雖然他們一再高估了賀曉天的實力,但是萬萬沒想到對方會以這種方式,將兩位來自大勢力,經歷過無數廝殺,闖下了威名的聖者攻擊給彈回去。

不應該是以摧枯拉朽的攻勢,正面摧毀二人的襲擊嗎?或者靈巧的閃躲,施展某些祕法也成啊。

你小子右掌一攤,使雪球、劍氣二者化爲無形是怎麼一回事?同是修煉者,爲啥你這樣優秀。

不僅是他們,僥是大雪山粗獷男雪崩,以及那位看似搞笑的仙朝老頭,亦是有些摸不清頭腦。

沒人能比他們自己更加瞭解自己的殺招,在之前驚鴻一瞥下。自然不會覺得光是這兩招就能要了賀曉天的命,否則大魔王早在攪動風雲的時候死了,哪裏還能等得到現在。

只是更加讓人意外的是,二人完全看不出路數。自己的殺招,究竟是如何返回的。其實戰鬥這玩意兒,拼的便是修爲、經驗、決斷等等綜合方面的實力。

其中最爲重要的一條——情報!!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這絕對不是一句隨隨便便說說的話。

曾經有無數傢伙,死在了比自己更爲年輕、稚嫩的菜鳥手裏。因素往往很多,輕敵大意,遭人暗算。

但最爲值得引人矚目的是,摸不清對方的牌。億萬星辰總有一些另類的人存在,他們的攻擊方式很詭異,有些甚至輕微的涉及到了規則。

哪怕是強者一旦不慎中招,都有很大概率橫死當場。如同現世最初的那羣惡靈怪異一般,找不清楚規律、弱點,只能拿人命填去搞到更多的情報。

“轟!”“轟!”

冰寒之氣直入骨髓,甚至深入靈魂的雪球,自然不會命中目標。雪崩要是被自己的招式給幹死,絕對能笑掉一片人的大牙。

他既然無事,仙朝老者一樣輕而易舉的閃躲了自己的璀璨劍光。比雪崩還要容易三分,只是向左邁了一步而已。

畢竟大雪山的人,搓了一顆超大丸子,屬於範圍性質攻擊。不跑遠一點,備不住還真就要糗大了,無顏再見薩滿大人。

“混亂。”

賀曉天見此,手指輕輕對着二人各自一點。

隨後奇異的一幕發生了,雪崩和仙朝老者兩個人,突然搞笑的耷拉下了腦袋,舉起了雙臂,雙腿亂晃。一會兒跪下,一會兒又站起來,或者整個人突兀浮起,又狠狠砸落在地。

渾身不時閃爍起一道道光澤,只是不知爲何又猛地散去。好像是有力使不出來,二人的表情也很彆扭、滑稽。

整個場面上竄下跳,跟民間技藝耍猴一樣。

“???”

衆人對此更爲迷惑,頭都大了一圈。

這到底是什麼鬼呀!

旁人不清楚他們兩個聖者的感受,二人那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淚流滿面啊。

各自全身上下,有重有輕。

胳膊上突然跟鎮壓了幾百萬座大山一樣,擡都擡不起來。腦袋輕飄飄的,比之鴻毛不知輕了多少萬倍。稍有風吹草動,頭顱恨不得沖天而起,破空而走。

五臟六腑更是不堪重負,雙腳的壓力和輕浮,各有不同。如果僅僅只是這樣的話,那也罷了。可關鍵是每秒二人自身各個部位的重量都在改變,根本莫不清楚路數,找不出規律。

想要以硬實力衝破賀曉天施加給二人的枷鎖和混亂,但是體內能量也染上了這種頭重腳輕,變幻無常的詭異力量。

搞得他們剛剛凝聚出來的能量,頃刻間消散。或者,反噬己身。想法猛地落空,只能苦不堪言地站在原地給億萬星辰的觀衆們,貢獻了一場行爲藝術。

此時此刻,無數人截屏保留了這一珍貴瞬間。許許多多的吃瓜羣衆們,暗道大雪山和仙朝,真是他們的開心果。

這麼一會兒工夫,給他們帶來了多少的歡樂?

一羣好人呀!!

賀曉天看着名爲雪崩的粗獷男子和仙朝老人家的醜態,滿意的點了點頭。不愧是花了幾個億才獲得的禁忌之法,猛一使出便輕易的壓制了兩位老牌聖者。

先前曾家九聖,並不能提供太多的信息。瑪德,一羣弱雞。或者也可以說是一神帶八腿,何況爲首的那個稱不上【神】,只能算是個白銀。

黃龍之印,總鎮四方。

使得賀曉天獲得了操縱重力的能力,初步且暫時性的掌握了重力。當然,絕對不僅僅只是一個重力。

剛剛施加在雪崩和老者身上的力量,只是他干擾了那一處空間的重力罷了。別說他們兩個受害者莫不清楚規律,哪怕是他這個罪魁禍首,也莫不清楚混亂的重力路數。

除非擁有預言,或者知曉未來的本領,否則就得拼着重傷,一鼓作氣將渾身力量爆發出來,衝破重力混亂的區域,否則在他本人力量耗盡之前,別想着脫離束縛,繼續給大家帶來快樂吧。

而且賀曉天更爲陰損的是,他不單單只設置了一處重力混亂區域,還在外圍做了一圈保險。若是想要拼命的話,一定會給對方帶來一個大大的驚喜。

“轟!!”

大雪山男人雪崩,徹底忍受不了自己如此被人戲弄。鐵了心想要脫離這處空間,不管不顧一股腦的將渾身力量爆發出來。

拼着重傷,一瞬間撐破了重力混亂區域。他強行將喉嚨上涌來的血液壓了下去,然後腳下一登打算退開,距離賀曉天越遠越好。

這中樞之域的土著能力,太過詭異。在沒有摸清楚前,不易跟他拼命。

於是,這廝以離弦之箭暴退。

只是剛剛離開原地不過十幾米的距離,他整個人轟隆一聲趴在了地上,甚至將漆黑堅硬的地面,砸出了一口人形大坑。

‘糟糕,中了暗算。’

這是雪崩腦子裏唯一的念頭,整個人身軀之上,彷彿壓着一顆星球。僥是動一動手指,都無比費力。

而慢了一拍,準備同樣如此的仙朝老者。在見到自己死對頭的下場後,很是“乖巧”的放棄了選擇。

別扯了,雪崩的身體絕對要比他這個糟老頭子強悍數倍。結果這樣的人物,都沒有脫離賀曉天的掌控。他一個憑藉劍技和仙劍聞名星辰的老人,何德何能能衝頗兩道封鎖?

算了,老夫還是繼續原地耍猴吧。

不就是丟臉嗎?

早在那幾聲劍來過來,他本就沒啥臉面嘍。

正所謂蝨子多了不要,債多了不愁。

丟臉這玩意兒,丟着丟着就習慣了。

於是,爭鋒相對,相愛相殺的兩個人。

一個跟死狗一樣趴在地上,一個上竄下跳的擺弄着耍猴大業。

場面,一時之間別提有多麼滑稽了。

仙朝老者帶來的小年輕們,瞅着二人的下場。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們,上還是不上?幫還是不幫?

而就在這時,一道目光衝着他們望了過來。

衆人齊齊轉頭,卻見賀曉天正盯着他們。

刷刷刷!!

仙朝小年輕們,無比熟練且自覺的舉起了雙手。

下一刻,所有人全部後悔了。

臥槽!

我們爲啥會這樣?

賀曉天:“......”

別瞅你們這樣自覺,老子就會放過你們。

我還有許多好玩的招式,沒有實驗呢。

手指擡起,使得仙朝小年輕們,心裏頓時一緊。

“別開槍......啊呸!別動手,大魔王閣下,我們願意獻上全身家當。”

眼看着賀曉天這是要玩死人的節奏,他們索性集體投降,主動上繳家產。只求對方能留下自己一命,活着總比死了強。

再不濟自己等人,好歹是聖者。雖然是最弱的那種,但都走到了這一步,半路折戟沉沙買上一個星球的後悔藥都不夠吃的。

“......好吧。”賀曉天衝着星際銀行職員努了努嘴,示意對方抓緊過去劃賬。

於是,千家萬戶手中的報紙上,上演了一出現場打錢的一幕。

“......”

有實力,真的能爲所欲爲啊。

“多少?”

賀曉天衝着緩緩走回來的星際銀行職員問道。

“沒多少,十來號人加在一起,才一百億枚靈氣結晶。”

這也太窮了吧!

“你們讓我很不滿意,但是念在你們主動上繳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賀曉天說完,手指下落。

十幾號人周邊的空氣,頓時被施加了重力,變得超重。

“轟隆!”“轟隆!”

十數聲中午墜落砸擊地面的聲響響起,這些來自仙朝的小年輕們,有一個算一個俱是步了雪崩的後塵。

一個個宛如被如來壓在五指山下的猴子,滿臉的生無可戀。

隨後,賀曉天轉身。

準備去看看,那個倒黴的世尊,到底有沒有給他打錢!

仙朝老者眼皮一抽,大哥別走啊,老夫不想當猴耍了。

我也想給你打錢!!

可惜,賀曉天聽不到啊。

他正滿心期待的,等待着贖金呢。

另一邊清道夫總部大廈,早在拍賣場開始混亂的時候,羅傑和張誠這一對“難兄難弟”就趁亂逃了出來。

要說別的他們可能沒有,但是論起逃命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強悍,僥是外星崽兒們都拍馬不及。

兩個人一路勾肩搭背的走了回來,心情別提有多高興了。只要賀曉天,自己等人的金大腿處理完莊園的所有事宜。

他們就能在不久的未來,獲得一大筆酬金。那是二人幹上十幾輩子的正副部長,都賺不到的靈氣結晶。

一些剛剛歸來,或是準備外出執行任務的清道夫們,見到二者如此,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往常這兩個人一見面,就跟二哈似得掐架。除了不動手以外,那是有多能BB就多能BB。跟好幾萬只蒼蠅一樣,吵得人心煩意亂,恨不得把他們兩個人的嘴給縫上。

如今,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或者,馬上世界末日了?

要不然爲何,他們和好了。

整的跟個基佬一樣,就差光明正大的合體宣佈出櫃。

“部長,今天我請客,使勁兒喝。”

來到辦公室,拿出星球報業價值不菲的年度報紙,展開放在桌子上觀看。

順便弄了兩盤小菜,幾箱啤酒。

二人美滋滋的開始看戲。

“噹噹當!!”

敲門聲響起,羅傑喊了一聲進。

他的小助理,鑽了進來。

看着兩位正副部長面紅耳赤的模樣,男助理驚訝了一下,喝了多少啊?

“呦,嘿嘿。小王呀,等過幾天相中了啥,告訴本部長一聲,就當你這段日子以來的獎勵。”羅傑腦子有些混亂,突兀暴富的他,很是豪邁的拍着胸脯保證道,一改往日裏的葛朗臺面目。

“算我一份!”副部長張誠亦是不甘人後,老子以後也不差錢。

助理:“???”

他下意識掃了一眼酒桌,沒少你們花生米呀。

再者說了,一盤花生米,一盤拍黃瓜。

你們兩個還喝成世界首富了?

是不是誰給菜裏面加了頭孢?

瞅瞅把他們給吃成啥樣了!

其實真不怪人家助理這樣想,往常羅傑那是啥人!

一張衛生紙,恨不得疊成十次擦屁股。牙籤用了又用,剔了又剔。扣出來肉絲,那都得嗦嘍一遍才行,再細嚼慢咽。

如此摳門節儉的一個人,有朝一日突然跟你說買禮物,這不扯犢子嗎?

而就在兩隻究極舔舔怪“揮霍”的時候,賀曉天同一時間接收到了來自曾世尊的信息。

星際銀行職員小心翼翼的湊上前,在他的耳邊低語了幾聲。

其實他也不想這樣,只是世尊特意交代。

“What?!”

賀曉天滿臉驚訝,世尊腦子是不是抽了。

還是喝酒的時候,花生米吃多了。

他們兩個人明擺着是不死不休的仇恨,堪比大雪山與仙朝那個等級的死對頭,他居然要給自己禁忌之法作爲酬金。

只是下一刻,當星際銀行職員說出此法的名字時。

他,猛地恍然大悟。

“世尊打算以《......》,換取他們九個人的性命。”

怪不得對方要這樣小心,生怕泄露出來,讓直播間的觀衆們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