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2章 【第一聖】

賀曉天這個邏輯乍一聽,貌似沒啥毛病。打劫是打劫,俘虜是俘虜,自然不能混爲一談。只是你在人家給了全身家當之後才告訴,是不是有點欺負人了?

雖然有無數人想要吐槽這一點,但是整個屏幕上還真就沒人抓住這一點不放的。畢竟你要是能行,有能耐你也去欺負一位世尊啊。如果做不到的話,emmmmmmwww.....,那就老老實實看一場年度大戲吧。

土著小子逆襲世尊,全程啪啪打臉,毫無尿點啊。順便掠奪無數財富,話本小說他也不敢這樣寫呀!!

於是,一羣人覺得自己等人,俱是在見證一個傳奇的誕生。而賀曉天這位中樞之域人人傳頌的大魔王,此時正是傳奇。

“噗————”

世尊他老人家,毫無徵兆的吐血了。一大口金色血液飛濺落地,一股濃稠龐大的生命之氣頓時翻涌而出,奇花異草、世所罕見的寶藥等等,自地面生長出來。同時這塊土地的靈氣濃郁程度,急速攀升堪比仙家洞天福地。

沒錯,封號世尊級別的星辰之主,便是如此的霸道。哪怕是一口血,也能福澤天地,惠濟蒼生。

自打從那次偷偷摸摸去中樞之域後重傷,他再也沒有受過傷。現如今賀曉天還沒出手,光是張了張嘴就把他給氣到吐血的操作。當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這令世尊對於賀曉天的殺意,空前絕後的強盛,他從未如此想要千刀萬剮一個人類。要不是有天帝遺留的力量保護着中樞之域,他能隔着無數星辰直接打爆整個現世。

當然,這也是欺負現世沒有星辰之主級別的人物,否則借給他三萬個龍膽也不敢這麼想。加持了整顆星辰力量的星辰之主,可不是別人隨隨便便就能屠殺的。

至於天帝,那是一個另類,整個宇宙無法理解的存在。直到現在都有無數人琢磨不明白,爲啥人家殺星辰之主如同屠狗一般呢?

等等!!

想及此處,世尊他的殺意,簡直超越了星辰。

尤其是直播間內的討論,使得他心中的某些想法,更加堅定了。

大魔王,不能留。

【不愧是響徹了億萬星辰的男人嘛?擺弄聖者,如同玩弄木偶一樣。什麼時候,我也能如此啊。】

【確實,雖然九個人中,有八人顯得非常稚嫩,像是第一次出來正經參與廝殺。但是即便如此,那也是聖者級別的大人物。】

【哈哈,這樣說來。大魔王豈不是億萬星辰中的第一聖者?話說回來,我記得有個叫做魁聖的傢伙,實力很恐怖的。僥是星辰之主都不敢正面略其鋒芒,最近也不知道去了哪裏,不見蹤跡。】

世尊看着彈幕,暗自冷笑。那個仗着泰坦血脈胡作非爲的傢伙,已經被你們口中的第一聖者給陰死了!

“我絕對不允許,中樞之域再次出現第二個天帝一樣的人物。”平心而論,世尊年輕的時候,實力自然亦是很恐怖,一個人對上五六個同等級的修煉者,雖然做不到碾壓,但照樣能夠慘勝。

如此,便是天賦異稟,遠遠超出所謂的天才不知多少倍。

可賀曉天呢?

隨便擺弄了幾下手臂,他的九位聖者就跟條狗一樣,狼狽不堪。

妥妥的小天帝啊!

若是讓他成長到星辰之主這個境界,自己能降服嗎?

說不定,踩臉事件會發生第二次。

只是一想到自己無法親臨,他的臉色就跟便祕一般難看!

這等人物不死在他手裏,寢食難安啊。

哪怕是別人殺了,他也會有一種不安的錯覺。

說白了,疑心病太重。

“贖金的話,你們怕是交不出來。不過誰叫我也不是什麼惡魔呢?”賀曉天話音落下,在場之人看向他的眼神兒全變了。

如此厚顏無恥之話你都能說的出口,你活該實力強大呀。

九個人差點嚎嚎大哭,啥時候混的這麼慘過。

打劫完了還要交贖金?

整個一萬星辰,絕對找不出第二個能像賀曉天這樣禍禍人的。

“培養一個聖者不容易,何況還需要相應的人才。”賀曉天嘟囔了一句後,直接丟下了九個人,向着正在激戰的大雪山和仙朝人馬走去。兩方人都是不差錢的主,他要是不狠狠的薅一把羊毛,對得起他們冒着生命危險偷渡現世嗎?

我,賀曉天,熱情好客,從不讓客人失望。

這種行爲讓有了一次經驗的觀衆們,自然而然的聯想到了世尊。

此番話明顯是給人家聽的,暗示對方抓緊往這幾個人的賬戶裏劃錢。

“問問他,願不願意接受祕法。”

世尊心中突然升起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既然不能親自降臨永除後患,自家聖者還是個廢物。不如陰一把對方,拋出一個令人無法拒絕的誘餌來。

到時候省下一筆錢,還能救回九人,挽回一下家族形象。順便着坑死這個屢次與自己作對的中樞之域土著,除去心頭之恨的同時,扼殺一個潛在的大敵。

一石好幾只鳥,何樂而不爲?

“好的。”

......

正在“相愛相殺”的粗獷男和老頭,在硬拼一記後立即分開。各自充滿警惕的望着,已經來到距離自己等人不遠處的賀曉天。

雖然二人搏命廝殺,但卻也多多少少分出了一絲精力,查看了一下大魔王與曾家九聖的戰況。結果,這個世尊家族的聖者都是生產線上批量生產出來的殘次品嗎?

人家大魔王只是動了動手臂,你們就跪在地上人投降。更有甚者,居然嚇到了尿褲子。他們兩個人,絕對不會承認那個給聖者丟臉的傢伙是跟他們同一級別的修煉者。

一定不會!

“二位,打劫。”

賀曉天滿臉微笑,雙手抱胸道。

“???”

腦子秀逗了。

我們二人可不是曾家的廢物呀。

“雪崩,不如聯手先滅了這小子,然後在分個勝負,如何?”仙朝老頭年紀大,經驗也足。迅速分析出了場內形勢,選擇了最有利雙方的計劃。

來自大雪山的粗獷男,或者說是名爲雪崩的男人,聞言眯起了眼睛。思考了片刻後,點了點頭道。

“好。先殺大魔王,然後屠了你們仙朝,帶走你們的十三皇子和九公主。一個當祭品,一個當聖女。”

對於雪崩充滿挑釁的話,老頭無視之。

年紀大了,不會因爲一些話語就氣得跳腳,不顧一切的跟人拼命。

除非像是先前,丟臉丟出了天際線。

畢竟人要臉,樹要皮。

活了這麼大歲數,唯一能夠在乎的只剩下一張臉和生前名嘍。

【來了來了!檢驗大魔王能否成爲星空下第一聖者的一戰,終於到來了。】

【樓上的你在想屁吃,這兩個人魁聖一隻手就能捏爆。想要拿走第一聖的名頭,先過了魁聖那一關再說吧!】

【別吵,滿屏都是彈幕。他們是生是死,是不是第一聖,跟你們有個毛線關係?鹹吃蘿蔔淡操心,皇帝不急太監急。】

“大雪球!!”

怒喝聲響起,名爲雪崩的粗獷男人,頭頂急速聚集起了暴風雪,隱約間一顆巨大的雪球呈現開來。

其中蘊含着的力量,僥是隔着一張報紙的吃瓜羣衆們,都能輕而易舉的察覺到,這東西一旦砸落,恐怕會是天崩地裂一樣的災難。

世尊見此,握了握拳頭,好樣的!

不愧是大雪山出來的聖者,光是這一手,不僅能令年輕一輩聖者們顏面無存。哪怕是一些老牌聖者,都得暫避鋒芒,不敢正面硬接。

仙朝老者自然不甘示弱,你們大雪山的玩意兒,能比得上我們仙朝的劍嗎?

固然老夫失去了手中最爲鋒利的仙劍,但即便是一柄平平無奇的凡劍,照樣能夠迸射出璀璨的榮光。

“斬妖!”

一道璀璨劍光自老者手中迸射,天地間的一切好像都失去了風采。在衆人眼中,任何色彩紛紛退去,唯有一道劍光散發出了無上光輝。

這一劍,斬妖屠魔。

這一劍,鋒芒畢露。

這一劍,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轟————”

那顆凍煞人心的大雪球,亦是同一時間急速向着賀曉天砸去。

大地凍結,寒風呼嘯。

四散的雪花在陽光照耀下,散發出晶瑩的光輝。

潑天壓力撲面,整個人彷彿欲要四分五裂。

兩位聖者齊出殺招,驚呆了一片觀看直播的人。

瞧瞧!!

這踏馬才是聖者。

曾家那幾個廢物,充其量是假冒爲略產品,只是貼着聖者的標籤而已。

“殺了他!”

世尊看的血液沸騰,中樞之域的土著,你一定得死啊。

賀曉天要是知道曾世尊恨他到這等地步,肯定會朝他的臉上吐一口口水。

你人長得醜,想的倒是挺美的。

面對二人殺招,賀曉天不閃不避。

老子要是沒有三兩三,哪敢上梁山?

今兒個,讓你們這羣土包子瞧一瞧,所謂的禁忌之法,曾經天帝稱霸億萬星辰的黃龍之印吧。

右臂擡起,一股奇異的力量,猛地迸發出來,席捲天地。

首當其衝的便是,二位聖者的殺招。

下一刻,所有人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可以輕而易舉的塞進去一顆榴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