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要你何用?】

【經驗值:0

功能:掃描】

賀曉天看着視線內,左上角的兩行字跡,可謂是一臉懵逼。

在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揉了揉眼睛後。

他終於知道,自己並沒有做夢,更不是眼花,出現了幻覺。

而是類似話本小說中,那些撞了大運的主角,得到了傳說中的金手指。

只是你不應該給我配一個說明書之類的嗎?

僅僅兩行字,認識我倒是都認識。

但問題經驗值這種不科學的東西,我到底要怎麼獲得?

總不能像網絡遊戲一樣,隨隨便便殺個家禽,就能升級吧!

於是,他顧不得洗漱。

立即穿戴整齊,試驗起了經驗值的獲取方法。

在經歷了踩死螞蟻,殺掉從菜市場買來的雞鴨,以及各種不可描述的畫面後,賀曉天選擇放棄。

家裏被他弄得一團糟,先不談廚房內的雞毛和血跡,僥是空氣中都瀰漫着一股淡淡的雞屎味。

“這都不如不給我呢!總不可能真的讓我去殺人吧?現在可是法治時代,到處都有天眼監控。何況即使殺了人,還是沒有經驗值呢?”

賀曉天嘟囔了一句,頗有些失望。

任誰得到了這種不科學的東西後,突然發現自己不能操作,恐怕心中都會充滿了怨念。

接着他忽略了第一行經驗值的字跡,將所有注意力,放在了第二行【功能:掃描】上。

他嘗試着集中精神,在【掃描】二字上‘點了’一下。

“嗡!”

賀曉天感覺腦海內升騰起一股難以言喻的無形之力,可惜不待他露出驚喜的表情,視線內左上角一排字,頓時將之打落谷底。

【經驗值不足,無法掃描。】

“......”

先前激動的心情,瞬間憋悶在胸,恨不得吐出一口老血。

“可惡,你又沒有告訴我怎麼獲取經驗值。這到底是誰做出來,或者如何形成的?連說明都沒有,簡直還不如華國某些三無產品,起碼人家會給你配個使用說明。”

等到心緒徹底平靜下來後,賀曉天望着狼狽的廚房和客廳,立即露出了不妙的表情。

這房子可是他表哥的!

因爲最近受不了老媽的嘮叨,他才跑來借宿一段日子。

等到大學開學,就會直接從這個邊遠的小縣城,直接去往魔都過着瀟灑快樂的日子。

“還好表哥經常忙到半夜才會回來,我還有充足的時間打掃。”

賀曉天望着客廳內顯示【晚、8點】的電子鐘,慶幸的鬆了一口氣。

不知不覺,他已經折騰了一天?

他的表哥是一位警察,不過千萬不要誤會。

只是個普通的小警察,而不是看起來威風凌凌的刑警。

畢竟這座偏遠的縣城,幾年都不見得會出現個兇殺案。

況且就算有,基本上都是情殺。

案件偵破起來,簡直不要太簡單。

唯一比較麻煩的是,各種小偷小摸,鄰裏糾紛層出不窮。

要不然也不會每天,忙到半夜了。

他表哥爲人很好,一笑有着鄰家小哥哥般的魅力,導致追他的人很多。

可唯獨一點,令賀曉天頭皮發麻。

他有潔癖!有潔癖!有潔癖!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如果表哥回來後,看見自己一塵不染的家,變得凌亂不堪。

估計會活剮了他!

雖然賀曉天年輕力壯,但是表哥也不差。

用他的話來形容,人家可是個習武之人。

自打在三年前,他抓了一個毛賊後,就對功夫變得狂熱起來,從此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至少,在賀曉天看來,那確實是一條不歸路。

依稀記得,那一年正是高考,決定無數學子命運的一天。

而他的表哥,抓到了一個竊賊。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賊。

居然能在四十秒內,徒手攀爬十層樓的高度,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那種。

當初爲了抓他,整個Z縣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那位竊賊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各種飛檐走壁,徒手攀牆。

要不是靠着人多,人家早就溜走了。

賀曉天的表哥,正是負責抓捕行動中,其中的一員。

在得知竊賊每四秒就能攀爬一層樓,以及在抓捕過程中的種種表現,他迷上了功夫。

按照毛賊的交代,據說他從小就練習‘輕功’。

雙腿被父親綁上了厚重的沙袋,平日裏除了睡覺,其餘時間不許摘下來。

加之各種特訓,練就了一身好功夫。

自此以後,表哥就開始試着學習武功,然後還在網上購買那些所謂的孤本祕籍。

要不是姑父和他家裏合開了一家造紙廠,就表哥那點工資,一年都未必買得起半本所謂的武學祕籍。

對此,賀曉天嗤之以鼻。

人家的‘輕功’,起碼有着科學依據。

換個普通人練上幾年,未必能徒手爬十樓。

可身輕如燕,總歸是可行的。

只是你購買內功究竟是什麼鬼?

難不成你還想有朝一日,破碎虛空,白日飛昇不成?

不過這些賀曉天很識趣的沒有講出來,一直放在心裏。

固然表哥瞎練了三年,只是人家那一身肌肉,不是白練的。

八塊腹肌,有沒有見識過?

表哥就有!

一拳打在他的肌肉上,人家不僅屁事沒有。

反倒是賀曉天本人的手臂,被震得生疼。

直到現在,他腦海裏還清晰的迴盪着表哥的話。

“文弱書生!”

好吧,讓人鄙視了不要緊。

文弱書生起碼比天天瞎Jβ練武的肌肉狂人好得多。

據說姑媽爲此都愁壞了,一些熟人都說表哥腦子壞掉了。

爲此,許多追求他的小姐姐都不見了。

人帥多金是個好歸宿,只是腦子有問題,就得慎重考慮一下。

賀曉天頗有些意興闌珊地起身,準備收拾屋子。

“咔噠!”

門鎖聲響起,他那副懶洋洋的表情瞬間就僵在了臉上。

‘不會吧?!’

腦海裏閃現出三個大字,心生不妙。

“曉天啊,跟我回一趟警......”

門外來人,話說一半當即戛然而止。

客廳內的賀曉天與表哥四目相對,半晌無語。

“你最好告訴我這都是怎麼一回事,否則小心我讓你品嚐一下憤怒的鐵拳。”帥氣甚至有一絲小受模樣的表哥,兩隻拳頭很是違和地捏的咔咔作響。

“嘿嘿,表哥。我要是說這一切都是誤會,你信嗎?”賀曉天露出了自認爲親近的笑容說道。

“那你猜一猜,我會揍你幾拳?”

最終表哥在賀曉天態度良好的認錯下,原諒了他。

只是有一個要求,他必須辦到。

那就是重新讓這間屋子,變得一塵不染。

但凡有一點殘餘的痕跡,或是怪異的氣味。

他就會被踢出家門,重新滾回自己的家,聆聽來自母親的‘關愛’。

“咦?表哥,這是什麼?”

賀曉天望着客廳茶几上的透明塑料袋,疑惑地問道。

“那個?一起失蹤案案發現場的殘留物。本來今天能早點下班,和同事們出去聚餐。只是警局接到了電話,說有人在城東美食街的小巷子裏,聽到了慘叫聲。

等我們到達美食街,進入巷子的時候,只是搜尋到了這些不屬於案發地點的黑色物質。之後大家都去往選好的聚餐地點,拜託我將物證送回警局。

結果在回來的路上,發現褲子髒了。本來回警局就會路過咱們家,順便換一下。省的一會兒去聚餐,還要專門跑回來。”

“這也可以?你們這不算是玩忽職守嗎?不需要立即查案?”賀曉天聞言,目瞪口呆。

“怎麼查?只是有人聽見了慘叫聲,案發現場除了物證袋裏面的東西,什麼都沒有,乾淨的不像話。要不是美食街有許多人作證,聽見了聲音,我們甚至懷疑有人報假案。

但是在詢問了幾十個人後,沒有任何一個人表示看見過,有誰進入那個巷子。性別、年齡、樣貌,一無所知。偏偏那裏還是個監控死角,查閱了十幾個商家的監控器都沒有用。

現在我們唯一能夠做的,便是等待失蹤人家屬報警。總不可能我們一羣警察,對着證物袋裏的不明物質,發呆一晚上吧?”

“......”

好吧,對於從來沒去過警局,不瞭解辦案流程的賀曉天來說,表哥的話無懈可擊。

他看着茶几上物證袋內的黑色物質,不由自主的拿了起來,仔細觀察。

從外表來看,這東西就像是一種嘔吐物,但並沒有刺鼻的味道。

裏面隱約有着閃光,類似結晶體一類。

不過拿在手中,總感覺涼颼颼的。

像是被什麼玩意兒給盯着一般,心裏怕怕的。

外面的黑色物質,宛如傳說中的冥土,給人一種不祥之感。

在如此近距離下,他甚至覺得有些頭暈噁心。

不會是某種化工原料吧?

對人體有害?

【叮!發現可吸收經驗值,是否吸收?】

“What?!”

“什麼?”賀曉天地驚呼聲,引來了表哥的詢問。

“沒事!沒事!”

“整天大驚小怪的,等一會兒你跟我一起回警局,然後出去聚餐。天天吃外賣,一點都不健康。”

賀曉天對於表哥的話,表示完全沒有聽進去。

而是在驚歎自己,居然得到了獲取經驗值的途徑。

雖然這個途徑,暫時還不明確。

但是終歸,有了方向不是?

只是唯一讓他舉棋不定的便是,假如物證袋裏的黑色物質,一旦被吸收爲經驗值,是否會消失?

這玩意如果不是表哥拿回來的,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吸收。

反正死道友不死貧道。

萬一因爲吸收後導致失蹤案線索消失,自家表哥就要背鍋了!

思前想後,賀曉天下定決心。

真的發生以上情況,那麼表弟只能說一句對不起啦。

況且就算丟了工作,姑媽還不知道有多開心呢!

警察聽起來光榮,可實際上是個危險職業。

Z縣固然經濟不發達,又沒出現過悍匪。

但保不齊某一天,就會發生什麼惡性案件,從而在行動中殉職。

更爲重要的是,自己要是錯過了今天,以後就未必能遇到這個機遇了。

誰知道這種黑色物質,是怎麼產生的?

‘表哥,今天我只能對不起你了。日後表弟倘若有些能力,一定會加倍補償你的。’賀曉天在心裏說了一句後,默唸了一聲吸收。

【叮!獲得一百點經驗值。】

左上角的兩行字跡,突然一跳。

【經驗值:100

功能:掃描】

“呼!”

賀曉天輕舒一口氣,不僅是獲得了一百點經驗值。

他發現物證袋內的黑色物質,表面並沒有什麼變化。

只是裏面的結晶體,似乎消失不見。

‘兩全其美,兩全其美。’

哪怕日後有人察覺到了這些異常,也不會追究到表哥身上。

當然更不會,發現是他搞的鬼。

不過依舊讓人頭疼的是,舊的問題解決,新的問題又來了!

所謂的掃描,應該掃描什麼東西呢?

每一次花費的經驗值,需要多少點?

不要忘記,他僅有一百點!

‘還要繼續試驗,任重而道遠啊。’

賀曉天感覺自己很委屈,別人家的金手指,一個個狂拽酷炫吊炸天。

再看看自己家的,頓時矮了半截。

不!

應該是矮到了地心。

連個說明都沒有。

呸!

要不是表哥,自己這輩子恐怕都無法獲得一點經驗值。

賀曉天不知道,他的舉動幫了表哥一個大忙,成功的避免了警察局的厄運。

“好了,走吧曉天。晚飯還沒吃吧?表哥帶你去吃大餐。”

急於試驗掃描功能的賀曉天,自然是不會去的。

他搖了搖頭,說道:“表哥,我就不去了,家裏還要收拾。你總不想晚上,睡在這種糟糕的環境裏吧?回來的時候,給我打包一份就足夠了。”

“好吧。”

表哥看了看狼狽的房間,最終點頭說道。

隨後他就帶着物證袋下樓離開。

“掃描。”

賀曉天在表哥走後,立即開始了新一輪的試驗。

他首先對着茶杯使用,物體相對來說比較小,就算耗費經驗值,總不可能花費的很離譜。

【叮!該物品無法掃描,掃描失敗。】

緊接着,茶几、電視、牀,甚至防盜門,一一失敗。

“唉!我要你這廢物金手指,到底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