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章 羅砂:???

仙法自然。

男人修煉仙法會化身絕色佳人,那麼女人呢?

在一衆女人所該有的特質上被一羣男人給完敗的紅蓮在自閉的同時,也時不時的想着這仙法的真面目。之所以有這樣荒謬的念頭,是因爲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已然超出了她的想象,讓她的三觀遭受到了嚴重的創傷。

只是若那仙法真有別樣的副作用,那到時她是否能夠完全接受呢?

力量!

忍者追求的向來是力量,唯有力量才能讓她做到某些事情。

沉吟許久,紅蓮發現自己竟然是避開不了那誘惑。哪怕是變成大鬍子,變成男人,她也需要這份力量。在認識到了真正的強大,紅蓮早就不是那種小村裏裏走出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忍者了,而是開過眼界,見過大場面的……忍者。

視線收回,紅蓮深吸了一口氣,將心頭那份涌動的情緒給平復過後,這便加快了腳步跟了上去。

君麻呂一直保持着沉默,他本身便不是一個話多之人。

尤其是經歷過忍者白的改造,自身已然成爲了不人不鬼的存在之後,他就更安靜了。

這一路來除去在路過的某一個村子,尋了一個病重的少女討論了一些事情,答應了事情給予了相應的回報,這便是自己現在身上這具畫皮的由來。那少女雖然被病魔纏繞,一如曾經身患血跡病的他,但在那樣的情況下,對方仍然心懷光明。

不同君麻呂找不到爲自己活着的緣由,需要有一個寄託,而那少女哪怕是身在地獄,也不曾放棄仰望天堂。

她信未來終究是光明的,是有希望的。

那個少女臨死前的表現給了君麻呂很大的震動。

在得到這份畫皮,化身爲她之後,君麻呂就在思索着那份出自她心的光明。因爲這一份特質,使得現在渾身上下充滿陰冷氣質的君麻呂似乎也多了一絲人味,多了一絲溫暖。

“那麼接下來誰動手?”月傾池在和大蛇丸討論了一番關於風影羅砂的情況和處境之後,這便轉移了話題,步入了正軌。

“自然是君麻呂。”

大蛇丸直接給出了答案,她似乎在接下來沒有多少動手的打算,“我也想看看現在的君麻呂到底有多強。”作爲同樣修習仙法之人,大蛇丸還是對君麻呂所修習的仙法很感興趣。

雖然對方的模樣和氣質,讓大蛇丸一度非常厭惡。

那是活物對死物的反感。

君麻呂作爲白少棠和忍者白兩人合作的試驗品,是創造出來的兵器,她大蛇丸想要看看這樣兵器與曾經在自己手下的時候有什麼樣的不同。更何況在基地解封君麻呂的時候,白少棠可是當着面道出了他的劇本安排。

“那可以。”

“四代風影羅砂的畫皮就歸君麻呂了。”

月傾池回頭掃了一眼跟了一路保持着沉默,陷入了思考人生狀態的君麻呂,在她的瞭解中,這畫皮之術似乎是有着讓人意想不到的作用。那便是在那畫皮之術下不僅僅是取得了對方的整個外貌,甚至還有原主人的記憶。

這比起大蛇丸的消寫顏術要強的多。

對月傾池來說,這由忍者白從龍地洞結合自己的理解所改編的獨屬於君麻呂的仙法,倒是有一種某種意義上的奪舍重生的感覺。

所以這一路來君麻呂不僅僅是沉默,只怕也是在體會眼下身上這具畫皮原主人的記憶。

那是一個讓人憐惜的普通少女。

一行人都見過。

一個病入膏肓,藥丹難救,卻仍然滿懷希望的少女。

一個很讓人意外的人。

臨死之人,自然沒有可救的餘地。

倒不是月傾池無法拯救,而是會醫療方面忍術和仙術的是旋渦香燐和藥師兜。大蛇丸雖然有着一個老同學是大名鼎鼎的千手綱手,但是她所掌握的更多是某種意義上的生化技術。

至於月傾池……三體中她幹啥啥不行,戲精殺人第一名。手上掌握的盡是殺戮手段,而且雖然擁有救人的手段,但是對這種即將死亡的人……她的手段,就不合時宜了。

而且這樣一個心懷光明的少女,她總不能讓其變成某種意義上的怪物。

再說真正能夠救人的煉丹一道,對現在的月傾池來說還沒有入門,正在研究的過程中。

大蛇丸還詢問過,可以幫助對方,但是少女給予了否定的回答。

她就是一個人,普普通通的人。

她要安然離去,迴歸淨土。

“……”

視線從君麻呂身上收回,月傾池覺得這畫皮之術或許還有讓人沒有發現的地方。而且月傾池出身的第一個背景乃是武俠世界,諾言那在江湖上是有着極爲重要的作用和意義。

哪怕是白少棠在大唐雙龍世界乃是皇族,更是成爲了下一任的皇帝。

那諾言對三體之一的月傾池來說,便是玉口一開,千金一諾。

更何況在和忍者白合作研究仙術之後,她已經發現了諾言已然牽扯到了因果一道,她要暗中做一個小實驗。所以在應下少女的請求之後,修了仙術的大蛇丸和君麻呂幾乎同時感受到了那一份來自冥冥之中的影響,與這方天地產生了一絲聯繫。

要知道本身在忍者世界中,諾言什麼的那全都是玩笑話。

背刺才是常識。

一時間大蛇丸和君麻呂都頗爲不習慣,感覺自己好像沾染了上某些看不見摸不着的東西。

而身爲三體的月傾池要感受更爲深刻,她能夠察覺到這方被大筒木輝夜後人折騰,被大筒木羽衣侵蝕的天地似乎在六道仙人被忍者白牽制後,終於有了一點點反抗的力量。

仙道,因果。

白少棠和忍者白兩人要做的便是要取代六道仙人大筒木羽衣的做法,讓忍者白成爲某種意義上的鴻鈞。

突然。

走在最前面的大蛇丸停下了腳步,目光低垂,視線落在眼前的沙子上。

不一會兒,沙子蠕動。

一條小蛇從裏面鑽了出來,順着大蛇丸的腿爬到了她的手上,不斷的對着大蛇丸吐着蛇信子。

“羅砂到了。”

玉手輕輕一握,只見掌心裏的小蛇化作煙霧消失不見。回過頭,大蛇丸對月傾池說了一句,隨後右手豎起,準備結印瞬發變身術,但是結了一半,卻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大蛇丸直接放棄了這個打算:“罷了。”

“那只不過是自欺欺人!”

“走吧!”

心底有着說不出的感慨,到底是對自己原來的形象有着厭惡,還是準備按照之前的話語進行根本上的改變,此刻沒有人知道大蛇丸的內心深處到底在想些什麼。

……

羅砂帶着村長影專屬套裝,整個人在四名上忍護衛下,站在一處砂石間,靜靜的等待着合作者的到來。

自家人才知道自家事。

砂忍村雖然看起來發展的不錯,財政很是豐裕,但只要眼力稍好的人都能看得出這完全是因爲他羅砂的緣故,是他的血跡造就了眼下砂忍村的虛假繁榮。

可惜的是這世界人恰恰是傻子,是目光短淺者太多,只在意眼前這虛假的繁華,根本不清楚腳下的暗涌。砂忍村實際上自他羅砂上臺之後,便處在一種緊繃的狀態。

一個不好,便會功虧一簣。

而這個最大的弱點便是他羅砂自己。

想要徹底改變砂忍村的境況,那便是走出去。

火之國地大物博,豈是風之國所能相比的?忍界中任何一個國家,都會對火之國的資源垂涎欲滴。

與大蛇丸合作,並不是羅砂獨斷而行,而是知會了整個砂忍村高層的。

大蛇丸是大名鼎鼎的木葉叛忍。

有着木葉崩潰計劃打底,而且一直研究木葉局勢的砂忍村從中看到了機會。

自來也和千手綱手不在,猿飛日斬與根有着矛盾,木葉的整個局勢事實上在有心思的勢力中都有着確切的研究。

此局大概率能成。

得到一衆高層智囊的確定後,這才使得風影羅砂下定決心,其中亦有對自身實力的自信。

這次的中忍考試便是開始。

“嗯?來了!”

“大蛇???”

腳下的這片沙漠告訴羅砂自己等待的人到了,隨着他那戛然而止的提示,身旁的四個上忍護衛也察覺到了陌生人的氣息。五人的視線不約而同的朝遠處望去,頓時都愣在了原地。

只見漫天風沙中,四道窈窕的身影正一前一後的漫步走來。

一步一搖。

白衣飄飛。

走在最前面的大蛇丸就好似從風沙中走出的女神,就那麼帶着一身的縹緲仙氣走了過來。

她,在對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