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古怪的Tiffany

夜,片場,飯館。

此刻正在拍攝的一幕是男女主角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飯館吃飯交談的戲份。

孔升妍看着對面正咳嗽不停的李政赫,問道:“你叫什麼名字?……我叫金賢雅。”

李政赫收起手帕,擡頭道:“知道我是誰對你沒有好處。”

孔升妍道:“我看過報紙,知道你那天幹了什麼。”

李政赫道:“謝謝你。”

孔升妍道:“不客氣。”

李政赫道:“可惜我沒有時間。”

孔升妍道:“有什麼時間又怎麼樣?”

就在這時,李政赫端起水杯喝水,一口血噴出,染紅了杯壁,孔升妍眼睛瞪大,嘴巴微張。

李政赫擡起手,就打斷了拍攝。

“Cut!”

皺眉看着對面的孔升妍,李政赫拿出手帕擦了下嘴邊的紅藥水,道:“升妍,你剛纔的反應不對!如果一個你隱約有好感的人在你的面前噴血,你下意識的反應應該是什麼?”

孔升妍試探道:“驚嚇……擔心?”

李政赫想了想,端起水杯作勢就朝孔升妍潑去,孔升妍嚇了一跳,下意識身體後仰,就準備躲開。

李政赫放下水杯,問道:“現在你知道你下意識地反應是什麼了吧?”

孔升妍低頭沉思了片刻,點了點頭。

李政赫雖然沒有給她講解角色,但用最直接的方法,讓她明白了遇到這種情況時,人的第一反應應該是什麼。

接下來,拍攝繼續。

孔升妍雖然知道了該如何表演,但不是演得太過,就是不太自然,李政赫知道作爲新人演員這時候最需要的是信心,而不是批評,並沒有催促她,一直NG了二十多次,這一條才算通過。

結束後,孔升妍歉聲道:“不好意思,耽誤了大家這麼長時間。”

李政赫笑道:“沒關係,新人演員都是這麼過來的。”頓了下,又道,“不過我建議你以後多觀察生活的細節。電影演員畢竟不同於電視劇演員,表演要更加細膩,一個微小的動作和表情,就會展現一個角色不同的特質。如果你打算在電影這條路上走得長遠,這些都是要從現在就開始注意的。

比如你飾演的這個角色,表現出來的特質是文雅、嫺靜、端莊,但是她爲什麼會有這些特質?她的家境怎麼樣?她的職業是什麼?這些劇本中並沒有寫,但並不意味着它們不存在。如果你想飾演好這個角色,你就要對這個角色深入研究和完善,真正的去理解她,融入她,你對角色越瞭解,那麼你就越能表現出角色的特質。

現在你表演的這些,都是我指導你表演的,並不是你真的理解了角色。你現在更多只是導演手中的木偶,沒有自己的東西。這一部戲中你的戲份並不多,還無所謂,但如果是戲份重的角色,你這種狀態是很難獲得角色的。”

李政赫說完,孔升妍臉色有些難堪。

但她也知道,她這次能獲得女主角的角色,更多是因爲李政赫,並不是她演技真的有多好。

李政赫雖然話說得不留情面,但更多是爲了她好,而且在拍攝中已經對她很照顧。一個簡單的反應NG了二十幾次,若是換成另一個導演,早就把她罵的狗血噴頭了。

深吸口氣,孔升妍道:“我知道了。我以後會用心的。”

李政赫笑了笑,也不再繼續。

孔升妍的戲份再有一兩場,基本就拍完了,而且也並不需要多少演技,此刻用不用心,其實已經是無所謂。他現在講這麼多,更多還是希望孔升妍以後注意,畢竟他不可能一直有角色給孔升妍,孔升妍也有自己的路要走。

拍完這一場戲,今天的拍攝結束,劇組收工。

羅光旭今天並沒有跟來,李政赫自己開車回家。剛回到公寓,洗完澡從洗浴間出來,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李政赫拿起手機看了看——

是Tiffany。

接通電話,李政赫笑道:“這個時間打電話過來……我想想。再過幾天就是你生日了,不會特意打電話過來提醒我給你買禮物吧?”

Tiffany笑道:“既然你這麼有自知之明,那我就不做這個惡人了。記住,下個月一號我生日,禮物準備好,另外,一號你能抽出時間吧,晚上見個面。”

李政赫想了想拍攝計劃,點頭道:“行。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一號晚上我應該有時間。”

Tiffany道:“好。一號晚上,十點,還是上次那家酒店那個房間,到時候我在酒店等你。”

掛斷電話,李政赫啞然笑笑。

說實話,他也說不清他跟Tiffany現在是什麼關係。說砲友吧,要比砲友更爲親密;不是砲友吧,兩人又不像和樸初瓏IU那樣。若總結一下,也只能說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了。

忙碌中,時間過得飛快,七月過去,很快進入了八月。

八月一號,晚。

劇組收工之後,李政赫回家收拾一番,轉換形象,帶上前幾天買的禮物,然後前往了與Tiffany約定的酒店。

來到約定的房間外,恢復形象後,李政赫敲了敲門,等了片刻,Tiffany就笑盈盈地打開了門。

迎李政赫進門後,Tiffany並沒有跟着進來,而是拿着提包,帶上墨鏡後,對李政赫道:“我突然想起要去買些東西,你在房間等我一會兒,我很快就回來。”

李政赫奇怪地看了Tiffany一眼,並沒有多想。

雖然Tiffany舉動有些莫名其妙,但李政赫並不認爲Tiffany會坑他。真坑他,以Tiffany對他的瞭解,有無數種方法,絕不至於用這麼簡陋的一個。

走進房間,李政赫在沙發上坐下,突然聽到洗浴間有嘩嘩的流水聲。

他奇怪地看了一眼。

懷疑Tiffany是不是忘了關水龍頭,又或者知道他快過來,特地先爲他放好了洗澡水。

站起身,走向洗浴間,推開門,霧氣繚繞中,一道嬌小的身影映入眼眸。

李政赫愣了一下,對方也似才察覺他進來,猛然一聲尖叫,但叫到一半,又驀然閉上。雙眼直直地看着他,又似尷尬,又似愕然,隱約間,又似帶着些羞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