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9章 不正常的男人,特別的細菌

女孩子開始聲嘶力竭,大聲哭喊起來。

男人依舊是一副淡漠的模樣。

似乎,女孩子的傷心和他無關。

但是,可以看出來,他還是稍稍有些歉疚的。

似乎想要安慰女孩子,但是不知道怎麼安慰。

林庸覺得好奇。

他可以看出來,女孩子對男子情根深種。

但是,一個男子如果沒有喜歡一個女孩子,女孩子怎麼會對他情根深種呢?

男人突然露出痛苦的表情,揪了揪自己的頭髮,說話了,“我是個混蛋,根本不值得你喜歡,你忘記我吧,我真的是混蛋,抱歉了,都是我的錯,但是我也沒有辦法。”

林庸好奇了。

女孩子看着男子,重新抓住男人的手,用哀求語氣說道,“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了?

我們一起面對,我們一起解決,我真的很喜歡你,非常喜歡。

我不願意離開你。”

“是不是有別的女人?

還是你家裏出什麼事情了?

還是你碰見什麼麻煩了?

說出來,我們一切解決。”

男子說話了,“真的不是這些麻煩,就是不愛了,真的就是不愛了。”

女孩子哭着,“我不相信,我就是不相信,真的不能相信,我不相信你就那樣不愛了。

以前,你看着我,眼睛裏都是愛意,神情裏都是愛意……我真的不能相信。

才幾個月啊,才幾個月……”男子咬了咬牙,“小黎,是我不對。

但是我真的沒有辦法,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每次,我都以爲碰見真愛了,但是幾個月後,就不愛了,而且,非常厭惡的感覺。”

“我知道我出問題了,但是我不知道問題在什麼地方,我的確是有問題,是我不好,但是我也沒有辦法。”

聽了男子的話,林庸的興趣來了。

還有這樣的人?

林庸在考慮,這個男子是不是被什麼邪祟附了身。

或者,有其他非凡的力量影響了這個男子。

不然,不應該這樣。

女孩子在哭泣,男子在風中凌亂。

林庸上前了,“也許,我能幫助你們。”

兩人都看向了林庸。

林庸說話了,“隨我回去庸園,我替你檢查一下。”

男子看着林庸,露出期冀的目光。

女孩子看着林庸,點了點頭。

到了庸園,進入了林庸的屋子,進入了廚房,給兩人各倒了一杯水,林庸就說了,“說吧,究竟是怎麼回事?”

男子開始敘說起來,他叫董斌。

女孩子叫做孫黎。

董斌和孫黎大約五個月前認識。

認識不久,兩人就陷入了熱戀當中。

董斌非常喜歡孫黎,孫黎做爲一個女孩子,開始是矜持的。

但是,後來被董斌所打動。

也非常喜歡董斌。

兩人沒有過多久,就同居了,過上了一段神仙眷侶般的生活。

兩人如同夫妻一般生活在一起。

甚至開始打算,準備成婚,買房子的事情。

孫黎是幸福的,但是董斌總是有些憂慮。

這樣過了三個月,有一天起牀,董斌看着孫黎,突然沒有了愛意,沒有了含情脈脈的表情。

孫黎雖然敏銳感覺到了這點,但是並沒有疑心什麼,只以爲董斌是太累了。

孫黎去上班了,下班回來,發現董斌不見了。

下來,董斌開始敘說起來。

那天起牀後,董斌看着孫黎,內心再也沒有了愛意,都是冰冷的感覺,甚至有些厭惡。

董斌很怕面對孫黎,就直接離開了。

他怕傷害這個女孩子,雖然不愛了,雖然只有厭惡,但是,他還是不想傷害這個女孩子。

不知道怎麼解釋,怎麼面對,就直接離開了。

董斌說話了,“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我以爲找到了真愛,以爲非常愛,但是總有一天,幾個月後的一天,我內心充斥了冰冷,厭惡的感覺,再也回不到過去的感覺。”

林庸沉思起來,“還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麼?

比如你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特殊的地方,特殊的行爲。”

董斌搖了搖頭,“沒有,就是有一天醒來,發現自己不愛了。

好幾次了。”

董斌離開以後,決定遠離所有女孩子,不能再傷害其他女孩子了。

但是,沒有想到,今天兩人會再街上相遇。

董斌不辭而別,孫黎找了董斌很久,到處找,都找瘋了,但是並沒有找到董斌。

董斌也辭職了,離開了原來的公司。

這麼大的城市,要找一個人如同海底撈針。

今天,孫黎也沒有想到,會在街上偶遇董斌。

就拉住了董斌,說了那些話。

董斌除了愧疚只有愧疚。

但是,他也不知道除了躲開,還能怎麼辦。

如果在繼續在一起,他的態度,他的不愛,他的冷漠,他的厭惡,會更加傷害這個女孩子。

林庸皺起了眉頭,不正常啊。

據董斌說,這不是第一次了。

說明,這個現象並不能以董斌不愛了來解釋。

董斌如果真的花心的話,就不會如此愧疚了。

董斌也是愧疚的,也決定了離所有女孩子都遠遠的。

林庸說話了,“我要探查一下你的身體,看看你的身體有沒有出現問題。”

董斌點了點頭,“可以,請隨意,我也希望找到問題。”

可以看出來,董斌也很苦惱。

林庸開始探查董斌的身體。

似乎,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就是董斌身體的細胞更加活躍一些。

林庸繼續探查,突然發現了一些不知名的細胞,似乎在掌控着董斌的身體。

這些細胞,是細菌,林庸雖然沒有系統學習過現代醫學,但是對人體還是很瞭解的。

畢竟,林庸經常探查人的身體。

這些細胞,這些細菌,肯定不是人體正常該有的。

林庸開始仔細探查這些細菌。

終於在這些細菌身體上,發現了一些帶有記憶,如同年輪一樣的東西。

竟然有四圈。

可以看出來,隨着這四個圈子的蔓延,細菌是在慢慢長大的。

所以的,這類細菌都有這樣的特徵。

林庸問話了,“你是對四個女孩子這樣過,對麼?

包括孫黎在內。”

董斌點了點頭,“是的,加上孫黎,已經四個女孩子讓我這樣了。

開始是非常喜歡,熱戀,後來不愛了,厭惡。”

林庸覺得,自己似乎找到了事實的真相。

讓董斌如此的,並非他自己的自願,而是他體內的這些細菌。

這些不正常的細菌,想想也知道,是有問題的。

而那些神靈,在林庸神魂裏開始叫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