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我叫容彥,是一名法醫,遊走在生與死之間的職業,古時候稱之爲仵作,三教九流裏下九流行當,倒不是這職業有多卑賤,舊時官府檢驗命案死屍,由於檢查屍體是件很辛苦的事,多晦氣和忌諱,被視爲不祥之人。

我的不詳是從出生開始的,我從來不會刻意去記生日,每年路邊成羣結隊的人各自點燃元寶蠟燭,搖曳的燭光會勾畫出每個人臉上的陰沉和哀傷,伴隨着漫天飄舞的灰燼,整個夜晚都瀰漫着死亡和離別的氣息,每年這一天便是我的生日。

老黃歷上寫着,七月十五,中元節,日值已死,諸事不宜。

父親信命找人給我算八字,看相的說我是百鬼送子,命硬傷人,刑剋雙親,不祥之人。

三歲的時候父母雙亡,我被送進孤兒院,七歲那年我得了一場重病,高燒接連十多天不退,都以爲我活不了,或許我真是命硬,居然扛了過來。

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很慶幸我居然還有人願意收養,我的生活開始變的正常,或許是因爲我真相信了阿炳的話,我是百鬼送子的不祥人,註定要和死人打一輩子交道。

高中畢業後我報考了法醫專業,在學校我曾經聽過一個故事,從前有個獵人進山獵熊,他以爲熊只有黑熊和白熊,最後他死了,因爲他不知道,其實還有灰熊。

給我講這個故事的人是我大學導師,告訴我這個故事的目的,是讓我明白,法醫是幫屍體說話的人,所以務必一定要公正和嚴謹還有細心,他最強調的是,在法醫眼中只有活人和死人。

在他給我講完這個故事後不久,他死了……

我把導師的話當成座右銘,時刻鞭策着自己,大學畢業後我成爲一名法醫,我每天接觸到的都是各種各樣的命案和屍體,因爲我的嚴謹和業務知識紮實,很快我成爲省廳裏最年輕的主檢法醫。

本來一切都在按照可預見性的軌跡發展,但一樁離奇的兇殺案改變了我所有的認知,我終於明白導師給我講的那個故事真正的含義。

世界上除了黑熊和白熊,還有灰熊。

在法醫眼裏除了活人和死人,還有……

也是從那以後,我開始習慣把我所遇到的一些詭異離奇的案件都記錄在一本筆記裏,這些不爲人知的案件檔案屬於絕密,永遠也不會公之於衆。

我要講述的就是我這本筆錄中所記載的那些案件。

我相信這些案件每一起都足以讓人感覺恐怕可怕和離奇詭異,更重要的是,這些案件背後隱藏的那些不爲人知又匪夷所思的真相,在筆錄中我所記載的第一起案件我稱之爲。

青衣.屍

這個案件要從一起在警方檔案中被標記爲碎屍積木的案件說起。

五月十一日。

我在屍檢一具被分割爲大小一致的碎屍案時,無意中在清理出來的屍塊上發現一張黃色的紙張,長時間在水中的浸泡導致紙張的顏料脫落,上面的字符變得模糊不清,而我在左下角找到道緣堂三個字。

道緣堂是一家主要從事宗教物品買賣的店鋪,實際多是爲人做道場、賣符占卜算命之類,信衆很多來往人繁雜,店主名叫張松林自稱是道家正一教弟子,在當地很有名氣。

我想死者應該和這個地方有關係,並把這個情況反饋給刑警隊隊長雲杜若,當時已經深夜她決定前往道緣堂調查情況,刑偵本不是法醫的工作職責,我居然鬼使神差的跟她一同前往,就是這一次隨行後讓我接觸到一些之前從未相信令人不寒而慄的事……徹底改變了我所有認知。

我和雲杜若趕到道緣堂,敲門並未有人應答,離開的時候我隱約聞到淡淡的血腥,或許是從事法醫的緣故,我對血腥味特別的敏感,雲杜若職業的敏感擔心道緣堂有事發生,再未經過任何請示的情況下和我從後院破窗而入。

進入到道緣堂後發現這是一間很奇特的房間,門窗的縫隙都從裏面被黃色道符封閉着,雲杜若檢查過所有的縫隙,除了我們進來的地方都完好無損,這應該是一間被人從裏面封閉的密室,可我們進來至今未見到過人。

一樓是店鋪,二樓是店主張松林住的地方,二樓的牀鋪很凌亂,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極其匆忙的起來,我用手試探被窩中已經沒有溫度,想必睡在這裏的人離開很長一段時間。

一把斷裂的桃木劍遺落在下樓的臺階處,放在窗戶邊的鏡子四分五裂的碎裂一地,這裏應該是發生過爭執或者是打鬥,雲杜若在臺階處發現指甲的抓扯留下的印記,還有一枚斷裂的指甲鑲嵌在地上的縫隙中。

我們順着樓梯小心翼翼走下去,一樓的店鋪並不大,一目瞭然就能看清楚所有的地方,從現場環境看,這個房間至少應該有兩個以上的人才對,而且一直都留在這個房間中沒有離開過,可我們怎麼也找不到其他的人。

轉身的時候我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茶杯,我準備拾取的時候,發現茶水竟然從地板中滲透下去,這說明在地板下還有空間,雲杜若經過探查找到了隱蔽的開關,一道幽暗的臺階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在雲杜若手電的照射下,我們小心翼翼走了下去,在那幽暗的地下室中我們終於找到消失在這個房間的主人。

那或許是我入行這麼多年見過最毛骨悚然的兇案現場。

至今回想起來依舊是心有餘悸,雲杜若的手電光慢慢掃視着房間,滿屋都是觸目驚心的血跡,四周的牆上寫着歪歪倒倒,大小不一的血字。

我該死!

我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這裏的開關,當我打開地下室燈的瞬間,我和雲杜若瞠目結舌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在房間的中間一名死者跪在地上,雙眼眼皮被割去,雙眼被插入細長玻璃,眼球已經破裂只剩下兩個留着黑血的窟窿,濃血和黑水混雜在一起從裏面流淌出來,在死者臉上畫出兩道陰森詭異的線條。

死者腹部有撕裂創口,臟器完好無遺失,但大腸被拖出腹腔捆綁雙腳,死者雙手抱膝,左右各一根鐵刺從手背刺入,穿透膝蓋後透入胸腔,至後背肩胛骨穿出。

死者是被刻意固定成這個形狀,從血液凝固的程度以及屍斑推斷死者至少已經死亡兩天以上,整個地下室瀰漫着血腥和腐肉混雜在一起的惡臭。

雲杜若始終都全神貫注的警示着四周,這應該是一起密室兇案,可我們只找到了死者,但是我和雲杜若搜索完整個道緣堂,也沒發現行兇的兇手。

寫下這一章預示着新的故事將拉開序幕,希望得到大家的認同和支持,這將會是對我最大的鼓勵和動力,感謝各位朋友。

磨鐵支持第三方一鍵登錄,包括騰訊qq、新浪微博、支付寶、,實現極簡登陸體驗,登陸後可發言、投票。

探靈筆錄更新時間每天上午十點,加更會單獨通知,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