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作爲一個天災信使,訊使自然是對這些曾經出現在汐斯塔市的怪物有所耳聞,在汐斯塔市剛剛曝出出現這種怪物的時候,他還和銀灰討論過這到底是不是那個帝國的生物實驗的產物,畢竟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過於驚世駭俗了一些。

不過,似乎是因爲這邊的動靜太大了些,訊使已經能夠聽到巡邏隊向着這邊跑過來的動靜,而不遠處將鐵桶撞翻了的深潛者們似乎也是清楚奧萊塔薩的巡邏隊馬上就要趕到,它們也沒有繼續對着訊使動手,而是立刻朝着後面奧萊塔薩的城牆跑去。

這是想要跑了?訊使眼睛眯了眯,但是並沒有追上去,現在他也同樣是僞裝者來到這邊檢查,如果貿然追上去,反倒是可能暴露自己。掏出一小碗看上去像是血液的東西抹在了自己的臉上,訊使順勢就這麼躺在了凌亂的鐵桶旁邊,等着巡邏隊過來。

……

“你是說我們的倉庫被襲擊了?”就在倉庫這邊的深潛者離開不到半個小時,銀灰就已經得到了倉庫遭到襲擊的消息。

“是的,老爺,”角峯站在銀灰的側面,右手握拳放在自己的胸前說道,“訊使在檢查倉庫時發現有不明人員靠近我們的倉庫,並且對着訊使本人發動了攻擊.”

“訊使現在怎麼樣了?”相比於自己倉庫內的那些“禁用物”,銀灰更擔心的是訊使的安危。

“老爺請放心,訊使並無危險,那些不明人員在驚動了巡邏隊後便立刻向着城外離開。想來,應該是哪些流民想要找些食物。”

銀灰摸了摸下巴,對角峯的說法不置可否。僅僅只是找食物,可不會就這麼找到倉庫去。他眼中有什麼東西閃了閃,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去問問訊使,他所遇到的到底是什麼。”抓着手杖頂端的指節用力,銀灰的聲音中帶着幾分難以言語的嚴肅,“這一次,常年獨立於泰拉之外的雪境,也要遭到波及了。”

“額,是。”雖然有些不明白銀灰的語氣爲什麼會帶上幾分嚴肅,但角峯依然是領命下去了。就在角峯前腳剛離開,W後腳就已經從銀灰的身後轉了出來。

“銀灰董事你似乎對這一次的政變並不看好?”W饒有興趣地盯着銀灰看了看,“能告訴我原因嗎?”

“僱傭兵小姐,你現在的行爲似乎已經超出了身爲一個僱傭兵的行爲準則。”銀灰雖然這麼說着,但卻沒有想要隱瞞什麼,畢竟W的另一重身份,則是羅德島的僱傭幹員,這兩種身份的轉換,也是得以讓W能夠合理地參與到銀灰所謀劃的事情之中。

而霜星和雪怪小隊,只能是以保護博士和盟友相邀爲由,以第三方援救者的身份,參與到其中,而不是像W這樣,可以直接和銀灰商量詳細的作戰計劃,甚至是直接成爲計劃一環中關鍵的一員。

“我們的倉庫遭到了襲擊,但是襲擊者卻並不像是奧萊塔薩的流民,我擔心會是一些別的東西。”

“像汐斯塔市裏面的怪物?”W立刻就點出了銀灰想說的。

銀灰點了點頭,卻沒有立刻肯定。在汐斯塔市的事件發生後,他也確實特地去收集了汐斯塔市事件的第一手資料,但得到的卻只有一兩個關鍵詞——深海,怪物,羅德島。

顯然汐斯塔市官方隱瞞了海量的信息,別說是銀灰手下的喀蘭貿易了,就連炎國龍門,如果不是陳sir星熊等人被捲入了汐斯塔市的事件,龍門的官方也難以找到更多的線索。

但是銀灰卻從恩希亞的口中得知,汐斯塔市的戰鬥中,還牽扯到了非常多的細節,甚至於原本在切爾諾伯格事件之中進攻了烏薩斯切爾諾伯格的整合運動領導人塔露拉,也參與了那一次汐斯塔守城戰,並且其和龍門近衛局的陳警官,甚至疑似好友。

且不說白翊之前表露出來對塔露拉怎麼樣怎麼樣,銀灰這一手得到的關於陳和塔露拉的信息,就足以讓龍門掀起八級大地震。而從這開始,銀灰也是真正對白翊這個人開始產生了興趣。

一個從開始就對塔露拉這個人抱有善意,並且還真的在切爾諾伯格事件之中力挽狂瀾將塔露拉解救出來的人。雖然細節上銀灰所知的並不多,但是最後的結局,羅德島瞞得過泰拉世界中的絕大部分人,但卻瞞不過他。

這樣的傢伙,如果真的介入到雪境的變動,那麼結局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銀灰有點不敢去想象,但是倘若白翊始終與他喀蘭貿易保持着盟友的關係,那麼以白翊的表現來看,未來喀蘭貿易的收穫絕對不會小。

話說回來,雖然銀灰沒有否認W的猜測,但是就他的表現來看,W所說的也是八九不離十了。沉吟了一會兒,銀灰問道:“如果博士遇到這樣的情況,會怎麼辦?”

“動員羅德島幹員和一切能夠調動的力量,在所在的區域進行佈防。”W毫不猶豫地說道,雖然說已經不再是曾經的博士,但是這也並不妨礙她對白翊會做出的行動進行預測,“以他的性格,絕對會這麼做,並且還會親自帶隊,不找出那些傢伙,或者說不解決掉這些傢伙不會罷休。”

“真的會做到這種程度嗎?這樣可是會讓民衆出現極大的恐慌。”銀灰忍不住說道。

W的嘴角微微揚起,似乎是在爲自己接下來要說出來的話感到驕傲一樣,“但是博士,他會在平時就告訴我們,這些傢伙的危險性,哪怕我們可能不會碰到,可能我們會認爲這些只是存在於幻想中的怪物,他也會告訴我們,這些傢伙有多危險。”

W的話讓銀灰有些沉默,雖然並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對於到底該做出怎樣的決策,他心裏也有了些定數。

“這一次也得拜託你了,幫我注意隆噶家和納耶華家的動向。如果這些怪物的出現不是偶然,那麼背後就一定有人是在操縱着這一切的發生。”銀灰這麼說着,握緊手杖的手終於是鬆開了些。雖然訊使那邊的消息還沒有傳過來,但銀灰已經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哪怕出現的傢伙真的會是那種汐斯塔市出現過的怪物,哪怕雪境真的會被那些怪物所染指,他也做好了準備,帶着喀蘭貿易的衆人完成他的計劃。而如果納耶華家和隆噶家真的是這些怪物出現的幕後黑手,那麼他也不介意上天贈予他這麼大一份禮物,讓他名正言順地,對另外兩個家族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