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太初有劍曰明悟

秦浩軒凌空吸過慕容超身上的乾坤袋跟戒指,他並沒有因爲對方已然身死,便俯身去進行仔細檢查。

慕容超也算是一代梟雄,便是死了,他的身體是否還有其他的後手也非常難說。

數條靈脈,萬千靈符,奇珍異寶……

秦浩軒快速的點算着慕容超的身家,同時也打開了他那個能裝更多寶物,用着更大空間的玄玉戒指。

【太初明悟劍】

玄玉戒指那巨大的空間中,只是靜靜的懸浮着一柄太初弟子的劍。

秦浩軒認得這劍,這是太初弟子在完成【入紅塵】之後得到的物件。

太初明悟劍本身並未有什麼法力,它是由最普通的凡鐵鍛造而成,殺傷力幾乎忽略可以不計。

它本身更多的是一種標記,身爲太初弟子的最深的標記。秦浩軒沒有這柄劍,當年入紅塵,他是其中少有的沒有完成入紅塵的弟子。

明悟劍,明悟自身,明悟天地,明悟太初!

秦浩軒沉默的盯着那巨大的空間,盯着那其中懸浮着的唯一物件。

最珍貴的藏寶戒,藏着的只是一塊凡鐵鍛造的鐵劍……

“你是想告訴你自己,還是想告訴誰,你還沒忘自己是太初弟子嗎?”

秦浩軒在獨語間伸手探向那柄太初明悟劍:“還是你午夜夢迴時,會從夢中驚醒?拿這柄劍來安慰自己?或是說,你心中的最深處,也一樣沒有忘記,一樣認爲自己是太初弟子?”

秦浩軒拿到了劍,隨即一股渾厚的法力涌入凡鐵之中,那太初明悟劍隨即化爲煙塵消失在了戒指的空間之中,也永遠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你不配!”

秦浩軒只手碎劍,展開自己那龐大無匹的神識,探尋着周遭的一切,防止慕容超假死躲藏,玩什麼借屍還魂的把戲,最後一掌將慕容超的殘體轟成齏粉,才飛身離開了峽谷之中。

幾名古教老祖看着從峽谷中飛出的秦浩軒,也知道了這場廝殺的最終勝利者是誰。

“秦道友,蟠桃會後可有興趣在我教中盤桓些時日?”

懸浮在空中的古教老祖,第一時間發出了充滿善意的邀請。

“秦某着急趕回太初,告慰太初的歷代英靈。”秦浩軒抱拳拱手說道:“事畢,也想多聽一下古教的無上妙法。”

幾名古教老祖紛紛抱拳回禮,同時給秦浩軒讓出了一條通道,還有一枚造型古樸的巴掌大小玉佩,浮在了秦浩軒的面前。

“我教路引,待蟠桃盛會結束後,我教山門自會關閉,便是無上大教想要找到也不是那般容易,秦道友法力通天或許還能尋到我教山門,但終究是少不得一番功夫,這路引可免去道友的些許尋山麻煩。”

秦浩軒將路引小心收好,古教歷經百萬年而不倒,底蘊之厚實,更是難以猜測。

這次雖說是清理門戶,但終究也是在古教之中很是折騰了一番,若事後不給點交代,於情於理都是說不過去的。

“諸位,秦某很快時日便會回來。”

秦浩軒着急趕回太初,便是連九妖都懶得去喊,腳下劍光一閃,人便已經是在百里開外,等其他圍觀者趕來之時,幾名老祖都已經走得無影無蹤。

衆人見熱鬧沒了,便也就很快的散去,只是秦浩軒的名頭,在這一戰之後,再次響徹整個修仙教,更有人逢人便說秦浩軒當世無敵,便是比他修爲高深的老祖,若是與其交手也難以獲勝。

整個蟠桃盛會,在短時間內,甚至沒有人在談論修煉路上的感悟想法,說的都是秦浩軒霸絕的一戰。

甚至消息也傳入到了古教之中那幾名不世出的天才耳中。

“秦浩軒?當世無雙?將這消息告訴傳與那麒麟聽聽……”

巨大的火山之中,翻騰不息的岩漿深處,傳出了令人聽之便能感覺到霸道的聲音。

“主人,那麒麟怕是顧不上了……聽說它的生母,怕是過不了今年了……聽說它知道消息後,便趕去生母之處……說便是用它一身麒麟真血,也要令其母親延壽長命……”

跪在火山旁說話的,是一名擁有一座道宮的當世老祖,他年紀看起來已然不小,滿頭銀髮,面容老如樹皮,看起來時日同樣無多的樣子。

“那條老狗終於要死了嗎?終於要死了!這老狗活着,那麒麟便無法專心修煉,死了好……死了好啊……那麒麟或許不久便有大出息了……”

“可它想用自己全部麒麟真血……”

“掌教不會不管的……”

“可……若掌教帶衆位長老出手阻止……這麒麟怕不是會恨上我瑤池吧?”

“掌教?你這般看不起掌教?能執掌瑤池的人,會那般不智?他耗費海量資源,便是爲了那老狗打開靈智,爲的不就是這次事情嗎?他會勸說老狗,讓其開口阻止麒麟的……如今那條老狗像極了凡間的婦孺,在她眼中……只要麒麟好,它什麼都願意做……”

跪在地上的老祖將頭深深埋在地面,小聲說道:“主人說的極是,若此時還有人可救那老狗,哪怕只是給其留個希望,怕這麒麟都會……”

“旭陽子,休要再說了,本座修的輪迴道,確實可以讓世間萬物多活出那麼一生,卻也只能做到兩次……三生匯一世乃是極限……可此等術法,本座也只能施展一次,只是爲了交好麒麟?不值得!本座還指望這術法,令本座成就仙王,羽化飛昇!你且退下專心修煉,你壽元不多……若不能領會輪迴,別說三生匯一世,怕是這一生便將是你壽元的盡頭。”

跪在地上的道宮老祖旭陽老祖不再說話,只是用兩個膝蓋向後倒退,一直倒退到火山岩漿看不到的位置,才緩緩起身步行而去。

火山的深處又響起了一聲自問的話語:“瑤池又有人踏上了輪迴仙道?不對……這股波動雖然微弱,品質卻極高……而且味道古老而又久遠……難道是一個老怪物?怎麼感覺……這歲月的痕跡太重了……重的連天都厭之……”

火山的自語還未完事,天空一道粗大的電光轟然降落,位置偏偏是秦浩軒斬落慕容超的峽谷深處。

秦浩軒一路御劍飛行速度極快,普光無上教知道其離開時,已然想追也追其不上。

當然,如今的普光無上教雖然整體戰力遠在秦浩軒之上,但若是說真的敢追擊的人……至少在瑤池閣做客的這羣人,還真沒有幾個有勇氣追上去的。

退百萬步來說,便是真的有人能夠找了又如何?殺的了他嗎?

殺不了!真的殺不了!

普光無上教的人,也知道事情的真相便是這麼殘酷,便也沒有人再提這件事情,好似沒人知道秦浩軒已然單獨離開,只求來日再有太初人挑戰普光無上教時,秦浩軒到時候也能去湊湊場子,到那一刻……在普光無上教自己的地盤,加上守山大陣跟提前的準備!

一舉消滅秦浩軒!至於現在……他想要回太初……那就讓他回好了……回那常年被冰雪籠罩的太初……

白芒寒氣的太初……如同當年太初教剛剛戰敗之後的模樣,哪怕時過境遷……

如今的太初,已然還是被無盡的寒氣籠罩,休說是凡人,便是修仙者也無法在這冰寒之中存活。

偷偷守在太初附近的普光無上教的記名弟子,看到籠罩着太初的白霧寒氣微微一震,好似有一支快箭穿入其中,頓時相互對望了一眼。

大家知道,上次出現這樣的情況,那是秦浩軒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回來才發生過。

如今……

幾名普光無上教的弟子,齊齊豎起食指放在嘴脣邊,做出禁聲的動作,生怕發出半點聲音,將殺人魔頭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兩名新來此地看守的普光閣弟子,想要去探頭探腦的看一下,隨即便被此地的老人拿劍頂在了其頸部,讓其老實點,自己想死也別連累其他人。

秦浩軒走在通往英靈山的殘破臺階之上,寒冷的溫度便是將該有的腳步迴音都給凍住了,只有他一條人影安靜的來到黃龍的碑前。

“掌教,沒想到我這麼快便又回來了吧?”

秦浩軒磕頭完畢,很是隨意的坐在黃龍真人的墳頭邊,隨手由龍鱗劍中取出一罈陳釀灌了幾口,他擦拭了下脣角流出的酒漬說道:“慕容超的人頭,我給帶回來了。”

“接下來,我會把普光閣的牌匾也帶回來。再然後,普光閣自掌教以下的人頭,我都會帶回來。”

“再然後……我便去找咱們太初,看看他們到底去了哪裏。想來過得應該不會太差……”

“張狂跟徐羽,還有堂主長老們都是有能力的……”

“只是……心中的那份仇苦,是最折磨他們的吧?”

“我這麼快回來,是不是沒想到?”

“算不算是個驚喜?”

“掌教,我去找我師父說兩句,一回來就到您這兒來,我師父怕是要吃酸了。”

“師父,我在自在魔主那裏,弄了個小太初。本想弄自然堂的,後來想還是得先有太初,才有咱們自然堂。”

秦浩軒坐在英靈山打開話匣子,自顧自的說着,也不知道說了多久,直到經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都說完,才伸了個懶腰,由龍鱗劍中找出小金蛇,一道神識落入其中直奔絕仙毒谷進行探寶。

絕仙毒谷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秦浩軒每次進入其中,總是會對其有不同的新認知。

‘這絕仙毒谷真的在太初教內嗎?’

秦浩軒附身在小蛇之中,快速的遊走在絕仙毒谷之內,曾經剛剛踏入修仙界時,只是覺得這谷大的很是嚇人。

如今?隨着修爲與日俱增,秦浩軒現在已然是整個修仙界都數的着的翹楚人物,眼界比之當年宛如無盡蒼穹跟一顆沙粒之間的差距。

‘太初,怕是都沒有這絕仙毒谷大吧?’

‘這是當年大戰之時,將空間硬生生撕裂了吧?’

‘不然,不可能這般巨大,而且越是往深處遊走,以前只是感覺壓力大,現在看來不是壓力,而是異空間對我界之人的排斥。並非只是這其中戰死之人產生的威壓。’

時至今日,秦浩軒的道行在世間也算高絕,強者死去之後的屍身威壓,對他人來說或許還有效,但對他來說,若對方非是仙王修爲,根本不可能產生威壓。

‘這次定要入深處,查上一查!’

一日,兩日……十日……二十日……百日……

秦浩軒從沒有想過,附身在小蛇的身上這一走便是百日時光,他知道絕仙毒谷大,但行走百日……方能見到巨大的晶壁,卻還是出乎了最初的猜測。

‘這是……?’

秦浩軒闖過仙王墓,鬥過無上教,渡過無盡海,世間奇景雖然不敢說盡數見過,卻也自認不會有何等景色能夠令其震撼。

可,如今……

秦浩軒的身前是一塊巨大的晶壁,這晶壁巨大無垠,不論看多少眼都無法看到晶壁延展到遠方的邊緣。

這晶壁的另一面,是一個破敗,卻透着曾經無比輝煌繁榮的世界模樣。

巨大的宮殿懸浮於雲端,無盡的雲海將整個世界高高托起。

這世界並不像秦浩軒所在的世界,到處都是堅實的大地。

這裏,是雲朵……無盡的雲朵連接在一起,組成了大地一樣的存在。

更有許多雲塊類似島嶼一般的漂浮在更高的位置,而這類似島嶼的雲塊之上,一樣有着透着曾經輝煌過的宮殿。

千百塊的雲島,託着千百座造型各異的宮殿,偶爾有幾隻禽類,或是走獸由雲端飛行,落在那些不知名的雲端島嶼之上。

‘此地的修仙底蘊遠在我這邊太多……’

秦浩軒運足目力觀測着晶壁後的宮殿,萬千宮殿如今沒有一座是真正完整,島嶼之上的宮殿已然千瘡百孔,大戰過後的痕跡,便是隔着晶壁也能聞到那刺鼻般的味道。

‘這是遭受到了怎樣的力量衝擊?’

秦浩軒還在猜測,陡見一隊手持槍劍,身披盔甲的軍人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