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仙王臨舉世無敵

這是獨屬於秦浩軒的輪迴之道,天地皆可輪迴!

轟!

一道奪目的光華從秦浩軒身上迸射而出,輪迴盤轉動的剎那,圍困在他身邊的一切陣法與攻擊,剎那之間出現在了慕容超周圍!

你的攻擊在我輪迴之下,便是攻擊你自己!

無盡的殺意如同剛剛攻擊秦浩軒一般,盡數攻向了慕容超!

太虛老祖眼界刷的就亮了,若非當着衆多修士,他可能會狂吼出聲爲秦浩軒助威!

“如此輪迴之術,天下罕見啊。”

“不,不是罕見,是前所未有!”

……

衆人從心中驚歎着秦浩軒的輪迴之術,同時他們也看到,秦浩軒在使用這輪迴術的剎那,鬢間的髮絲瞬間變成了銀白色!要啓動這樣的陣法,是以燃燒秦浩軒的壽元爲代價!

大陣之中,慕容超如被激怒的兇獸,全身迸發出驚人的戰力,但這大陣也如他自己所言,仙神難破,無窮盡的攻擊化作千萬道利刃鋪天蓋地而下!

嗡!

金光閃現的瞬間,玄武盾從慕容超體內飛掠而出,擋在了他的身上,爲慕容超抵擋了近一半的攻擊!

可玄武盾雖然厲害,慕容超所擁有的不過是殘片,如何能夠爲他完全阻擋那漫天的攻擊?

慕容超被陣法轟擊的全身衣袍破算,束髮的玉冠碎成幾分,披頭散髮,身上白袍被噴涌而出的鮮血染成了暗紅色,而他本人則被這兇悍異常的陣法從空中轟落地面,而地面又被無盡的陣法轟碎,他被轟進了地底下,陣法才因爲無人操控而消失!

秦浩軒不給慕容超半分機會,從空中直掠而下,手持龍鱗劍,猛然飛向慕容超,要將他徹底殺死!

秦浩軒剎那而至,手中龍鱗劍在空中閃爍出比烈日更加耀目的華光,飛速的劈下!

“我知道太初的位置!”滿身傷痕泥土的慕容超大聲叫道。

秦浩軒揮動龍鱗劍的手微微一頓。

慕容超看到了,微微喘了一口氣,然而他這口氣吸進去還未吐出來,秦浩軒的劍已經劈頭砍了下來!

刷!

慕容超雙眸大睜,喉嚨中發出一聲淒厲的吼叫,被死亡陰影所籠罩的他迸發出求生的本能,揮動手上寶劍,堪堪擋下了這一劍,但左耳處一陣火辣的疼痛襲來,他從泥土出飛出,顫巍巍的一摸,摸到了滿手的鮮血,他的左耳沒了!

秦浩軒沒有絲毫的停頓,舉劍再次砍了下來!他心中清楚的知道,如果慕容超真的知道太初那些弟子的下落,一定會對他們痛下殺手,絕不會留着太初的人;如果慕容超不知道,那他就是在騙自己,不過是想爭取活下去的機會。

無論慕容超知不知道太初弟子的下落,這一次,他必須死。

慕容超急速的朝後面退了出去,他望着秦浩軒冰寒如深淵般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全身寒毛倒豎,這才明白,死亡的陰影一直沒有離開過他!

秦浩軒……

慕容超的目光流瀉出無邊的恨意,望着舉劍朝自己逼殺過來的秦浩軒,他雙拳緊緊攥起,而後在秦浩軒即將劈殺下來的剎那,張口一吐!

危險的力量從慕容超口中席捲而至,虛空下沉,羣山崩裂!

“天元擊!”

圍觀的修士中有人認出了這一擊,脫口而出!

天元乃天地中心位置,象徵絕殺,此乃瑤池問月老祖的大招,一旦被擊中,天元的力量將會產生無法想象的破壞力!

轟!

天元一擊從秦浩軒左胸穿過,威勢不減,向後方飛掠而去,轟轟轟!

十數座大山被它擊中,山巔轟塌,下一瞬間,被擊中的十數座高山崩裂開來,盡數化作了齏粉!

所有人的目光擊中到了秦浩軒的身上!

秦浩軒被洞穿的胸口迸射出噴涌的鮮血,傷口在不住的擴大,在衆人緊張注視的目光中,因爲受傷而微微停頓的秦浩軒砰然一聲炸裂,化成了一片血霧!

衆人驚呆,太虛老祖全身都僵住了。

慕容超臉上現出一瞬間的狂喜,死了,終於死了!

不,不對!

秦浩軒有青玉替身術!

狂喜才出現在面上一息的時間,慕容超突然反應過來,他極爲迅猛的往旁邊一掠,一道兇悍的劍光從他右耳旁疾馳而過,血流如注!

慕容超兩個耳朵被盡數削去!

秦浩軒一身被血染成濃墨般漆黑的長袍,手持龍鱗劍從後方疾飛而至,一劍過後,又一劍猛然劈了下來!

刷!

那道劍光正中驚惶的慕容超,慕容超被本心劍訣劍氣所擊中,崩裂成無數塊散落地面!

秦浩軒根本不理會那些碎肉,目光直直的望向一個方向!

那裏,無比虛弱的慕容超大喘着氣,臉色青白,難看到了極點。他已經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底牌,飛仙大陣,自創劍法,天元一擊,青玉替身數……每一個都要消耗他的靈氣與力量,此刻的他虛弱到了極點,連握着寶劍的手都在發抖。

挫敗!屈辱!憤恨!數種情緒糾纏在慕容超的胸口,令他身體不受控的顫抖着。

死亡?慕容超害怕死亡,但那是面對其他對手時,他最害怕的自然是死亡。

可,面對秦浩軒!他最怕的,從來不是死亡!如果自己死亡可以擊敗秦浩軒,慕容超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去死。

敗給秦浩軒!才是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慕容超不知道模擬了多少次同秦浩軒的對戰,在那一次次的對戰中,自己從來沒有敗過!

對於擊敗秦浩軒,慕容超有着足夠的自信!

可……真的交手的那一刻,結果卻是完全相反的。

數十年的蟄伏,萬教仙遺中得到的機緣徹底消化,在無上大教通緝下的一次次生死感悟,慕容超才有了今天天之驕子地位。

圍觀的衆人心中皆是驚濤駭浪的震撼,大家知道慕容超乃是一代俊傑,古教中那羣眼高於頂的天才們,對待慕容超的態度都很是客氣欣賞,更有不少古教的老古董公開說,若是慕容超從修仙之初便在古教,或許有機會成爲教子。

得到古教老古董如此高評價的人,居然敗了!

“秦浩軒……”慕容稍微調整着呼吸,面上的不甘快速的褪去,雙眸之中又恢復了天之驕子才會有的那種和善中帶着高傲的味道。

他沉默了片刻,就地盤膝而坐,語氣同神態一致的平靜說道:“你贏了。”

圍觀衆人皆是驚訝,生死大戰!敗方必死的慕容超居然這般平靜?難道他還有什麼後手?可若是有後手又怎會承認對方贏了?

有點意思!不少人心中暗歎,這慕容超雖然戰敗,可是這股氣勢不倒的狀態,不愧是縱橫多年的天之驕子。

秦浩軒盯着慕容超,自己很多次想過,這人敗在自己手中會是怎樣的狼狽不堪,跪地求饒……卻怎麼沒有想到這豬狗不如的東西,真的到了戰敗的一刻,居然還在此地扮成這般樣子。

可笑!秦浩軒手腕微抖,一張大網落在的身上,這大網在貼其身體的那一刻,便如冬雪見驕陽一般的融化消失,只有慕容超自己知道,那大網已然進入其身體,周身修爲盡被大網封住!

如今的如慕容超,同凡人沒有什麼區別,施展不出半點的能耐。

“諸位……”秦浩軒不再去看慕容超一眼,轉身對所有人抱拳拱手的說道:“本座清理門戶,大家還請散了可好?”

“清理門戶?”慕容超端坐在地上,雖然失了一身修爲,面上的驕傲卻沒有丟掉半分,眼睛反而越發的明亮起來,面上更是帶着些許嘲諷的冷笑:“本座當日只想幫太初避禍罷了!何來清理門戶之說!”

秦浩軒在見到慕容超之前,想過很多咒罵對方的話語,想過很多痛斥對話的言論,可是當真的看到這條喪家之犬還在如此強詞奪理之時,他忽然不想跟對方廢什麼話了。

如此的東西,一劍斬去便是。

如此的玩意,清理掉門戶即可。

何須多言?何須多問?何須嘲諷?何須要讓他言語上認罪?

秦浩軒笑了,笑自己居然變得如此婆婆媽媽,跟對方廢什麼話?當年一劍斬去李靖都沒有這麼多廢話,出劍便完了嘛。

劍,隨着秦浩軒的手臂在空中劃過。

劍氣貼在了慕容超的頸喉之上……

快!秦浩軒的出手極快,而且毫無徵兆。

上一刻還在脣槍舌劍的人,下一刻便直接拔劍斬人了,斬的是那麼痛快!毫不拖泥帶水!

便是有心人想要出手挽救,這一刻……都遲了!

鏘!

宛如凡鐵斬在鋼盾之上,發出的金屬碰撞錚鳴之音,由慕容超的頸部驟然響起。

那本該應劍而跌落的首級,這一刻依然安然無恙的同身體緊緊連在一起。

秦浩軒的劍快!

慕容超硬抗劍氣不死的突變更快!

必殺的一劍!居然未建半分功績!

秦浩軒百戰而活到今日,一劍無功,驚疑在腦海中電光石火間便消散。

太初叛徒慕容超以灰種之姿走至今日,除了有着常人難以擁有的堅韌意志跟謀算之心外,大運氣也自然是少不了的。

秦浩軒很清楚自身,這一路走來便是如此,若沒有運氣遇到小蛇,若不是運氣拜入擁有絕仙毒谷的太初山門,時至今日也絕難走到這般境界。

一劍未能建功,秦浩軒手中長劍半分不做停留,不再只是劍氣噴吐,整柄長劍直奔慕容超咽喉而去。

“晚了!”

盤膝而坐的慕容超猛然睜開眼睛,眸中宛如蒸騰而起兩顆太陽!那奪目的光芒,便是連道宮境修爲的老祖都會感覺很是刺眼。

隨着慕容超的睜眼吼話,天地之間都變成了一片白色,便是道果境修爲者,這一刻都感覺自己瞎了!眼前除了白茫茫,再也沒有任何其他顏色。

如山似海的力量由慕容超的體內噴涌而出,僅僅只是法力捲起的氣浪已吹得道果境修爲連連後退。

這力量的本質……凌駕在道宮境之上。

無數修仙者在感覺到慕容超體內力量噴發的那一刻,心底便產生了跪拜的念頭,好似自己還在俗世凡塵見到帝王一般。

王!真正的仙王氣息!那是真正掌控着仙道本源的存在,才能擁有的力量,也只有王才能真正徹底掌握仙道的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