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劍嘯八荒輪迴盤

墜仙嶺在瑤池中,幾萬年都不一定能用一次,今日竟然啓用了。

秦浩軒在自己的身份牌中曾經見到過墜仙嶺,因爲名字的緣故他甚至跟九妖談論過這個地方,自然知道在哪,而慕容超在瑤池七年生活了七年多,幾乎將瑤池各個地方都摸得清楚,朱豐錄話語一出,兩人只對視了一眼,便剎那消失在了原地。

太虛老祖一心想從兩人大戰上撈一筆,隨之朝墜仙嶺飛掠而去,其他人醒悟,誰都不想錯過這場戰役,不僅自己追去了墜仙嶺,還呼朋喚友,將更多的人引去了墜仙嶺,一同觀看。

墜仙嶺,位於瑤池閣極北之地,乃一片綿延千里完全看不到盡頭的山嶺,這裏終年無人煙,除了漫山遍野的野草野樹,連螞蟻都沒有,從高空望下去,能夠看到數十條縱橫交錯的黑色深淵,像是永不消退的疤痕,猙獰可怖。

驚人的煞氣混雜着狂風,形成一道道龍捲風呼嘯而過。

傳聞,此地曾經有真仙墜落,只是千萬年來,從來沒有人在此地找到真仙的屍骸。

秦浩軒黑髮黑袍,面無表情的立在虛空中,在他的對面,是一身白色衣袍的慕容超,兩個人不出一言,重如千山的威壓從他們身上散開,濃烈的殺意直衝九霄,可怕的沉默如環在頸間的枷鎖,幾乎要令其他人窒息。

轟隆隆的烏雲匯攏,天與地的距離似乎剎那被拉進,墜仙嶺的羣山在無盡的威壓中哀鳴,呼嘯的狂風低眉,瀰漫於此多少萬年的煞氣都四散潰逃。

太虛老祖趕到之時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幅令人驚駭的畫面,一黑一白的兩個人,成了墜仙嶺中最濃墨重彩的一筆,他們頭頂是沉甸甸的幾乎要壓下來的烏雲,腳下是顫抖的大地,天地之間,唯他二人獨立,殺意在虛空中碰撞,雷霆都不敢落在他們的周圍。

太虛老祖倒吸了一口氣,連忙又後退了幾步,眼看着人越來越多,他趕緊將賭局開啓,自己壓秦浩軒贏,但紛紛趕來的大多數人,還是壓了慕容超,畢竟秦浩軒於很多人而言不過是存在一個個傳說中的人物,而慕容超的實力,卻是他們有目共睹的。

刷!

瀰漫在兩人身上的濃濃殺意,在彼此對視的剎那,化作了鋪天蓋地如狂濤般的罡風,兩人幾乎是同時拔劍,鋒銳到令人心寒的劍意驟然射出!

深埋在兩人骨子裏的恨意,讓他們連一個字都無需多言,看向對方的雙眸中是幾乎要迸裂出來怒與恨,他們滿心滿腦的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讓對方死!

秦浩軒龍鱗劍上飛射出金龍的虛影,仰天長嘯,虛空震顫,本心劍訣第八式劈天裂地,當空而出!金龍攜裹着呼嘯的劍光,劈開長空,震碎九天烏雲,以一往無前神佛俱滅的不可擋之勢,剎那劈向了慕容超!

慕容超手中一把漆黑如墨的寶劍發出淒厲的猙獰之聲,他雙手緊握劍柄,靈氣如海,盡數沒入其中,掄起劍身,橫空劈出,極速射出的劍光與虛空摩擦出無盡的火花,兩側空間寸寸碎裂,絲毫沒有畏懼的迎上了秦浩軒的劍光!

轟!

兩道劍光在虛空中相遇,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相撞而出的威壓剎那涌向八荒,羣山碎裂,大地震顫,連在遠處觀看的修士都被波及,修爲低的人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瞬間化作了血霧!

“太,太可怕了……”

圍觀修士四散而逃,驚慌失措!

兩道劍光相抵的瞬間,秦浩軒與慕容超同時祭出了自己的道宮!

慕容超背後四座道宮頭頂蒼天,底壓大地,雄渾巍峨,浩蕩無匹,每一座道宮看起來都是無比的奢華宏大,浩如煙海,驚人心神,無盡的靈氣在道宮中衝蕩,駭人的氣勢似乎能夠捅裂天地!

但是當慕容超看到秦浩軒的仙宮之時,冰寒與殺意遍佈的臉上,浮現出滔天的怒火!

秦浩軒背後三座仙宮閃爍着溢彩的流光,輪迴的力量在其中流動,每一座都散發着令人心旌搖曳幾欲臣服的威壓,那是只有仙宮才能夠迸發出來的威勢。

“仙宮啊!”

“這秦老祖竟然凝練出了仙宮,當真是仙王一樣的人才啊!”

“是啊,雖然慕容超是四座道宮,可那四座道宮怎麼比得上仙宮啊?”

……

圍觀的修士們在看到秦浩軒仙宮的瞬間,驚訝的呼聲出口,紛紛議論了起來。

慕容超死死盯着秦浩軒以太初爲原型凝造出來的一座仙宮,雙眸幾乎變成血紅一片,那被他強行埋藏在心底,卻永遠深刻於骨髓血液的記憶破閘而出!自從入了太初後一而再再而三被秦浩軒打壓的恨意在此刻如發狂的猛獸在他心中嘶吼!

秦浩軒是慕容超數百年來痛苦折磨的根源,早已化作了他的心魔,而太初,則是他最不願回憶的過去,那裏盛滿了他的失敗、怒火與憤恨!

慕容超盯着秦浩軒身後的三座仙宮,盯着那座太初,體內的恨意被徹底點燃,血液上涌,靈氣沸騰!

憑什麼?!秦浩軒你憑什麼擁有仙宮?!你不過是一個最差的弱種,你憑什麼比我強?!

我慕容超經歷了這上百年的掙扎努力,多少次與死神擦肩而過才達到了今天這成就!可爲什麼你能夠擁有仙宮而我卻沒有?爲什麼你每次都要在我最風光的時候出現,然後將我踩進泥濘的深淵?

明明我才是最強的!我爲了達到今日的成就,放棄了多少?我日日算計,討好他人,才在瑤池有了立足之地,可爲什麼你又出現了?!

你該死!秦浩軒,你給我去死!

慕容超望着那座完全與太初一模一樣的仙宮,覺得無比的刺眼,他怒吼一聲,手中寶劍綻放出無盡的華光,劍招還未出手,劍意便已瀰漫到了整片天地!

本心劍訣!

而且是被慕容超改良之後的本心劍訣!

秦浩軒當年從虛空仙王處得到了這本堅決,回到太初後就將此堅決傳授給了部分弟子,其中就有慕容超。

慕容超雖然沒有掌握全部的本心劍訣,可這套劍法在他手裏不斷的改良增強,甚至將自己對劍道的領悟也盡數賦予這套劍法,其威力,自是驚天地!

刷!

慕容超一劍既出,八荒碎裂!千萬道縱橫的劍氣如張牙舞爪撕裂一切的妖獸,呼嘯奔騰着直衝秦浩軒而去!

秦浩軒面色不變,手中龍鱗劍金光萬丈,金龍的虛影不斷的變大,搖頭擺尾,五爪鋒銳,龍吟聲響徹天地,隨着秦浩軒當空一劈,疾射而出!

兩人戰力令天地驚顫,高手之間的生死之戰最是驚心動魄,勝負就在一念之間,可能才剛剛開始就會也結束,也有可能對戰數年不絕!

劍招被極其快速的打出,甚至很多道宮境的老祖都看不清劍光的軌跡,只能夠通過地面上多出來的一道道裂痕做出判斷!

“現在誰勝誰負啊?”

“完全看不出來啊。”

“太可怕太危險了,我們還是再撤退出一些,以免被誤傷。”

……

秦浩軒與慕容超的身影化作道道光影,他們的速度實在太快,不僅劍招繚亂,連自身都似乎消失在了這片山嶺之中,只能看到座座高山不斷的傾塌,天空在不斷的顫抖,兩人戰力之強,甚至劈裂了虛空,使其露出一塊塊黑色的裂縫!

無數黑色的罡風呼嘯着從裂縫中衝出,卻在下一瞬間被秦浩軒與慕容超兩人駭人的戰意粉碎成齏粉!

刷!

一連串的血跡從空中灑落,興奮而緊張的看客們頓時眼睛都亮了,有人受傷了!

慕容超死死咬牙,他肩膀上迅速漫出一大片殷紅的血跡,剛剛被秦浩軒鋒利的劍光擊中,皮肉被削掉,劍氣入體,攪動體內靈氣,令他痛而憤怒!

但即便如此,慕容超面上也沒有絲毫畏懼之意,看向秦浩軒的目光反而愈發的瘋狂!

秦浩軒,我會讓你爲我的傷口付出生命的代價!

慕容超飛身而起,指尖在不斷的翩飛,無數暗金色的華光從他指尖射出,天地靈氣如鯨吞海吸般沒入了慕容超的身體,他仰頭一嘯,虛空爲之一顫,雙臂撐開的瞬間,無盡的符籙從天地之間涌起,洶涌的威壓如天河倒灌,兜頭而下!

星光垂落,符籙四起,無盡的光芒在頃刻之間匯作一道巨大無比的陣法,將秦浩軒完全包裹,他周圍數十裏的虛空與天地,完全被慕容超操控!

慕容超冷凝冰寒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痛快而扭曲的笑,他之所會分神被秦浩軒劍光刺中,便是要建起這座飛仙大陣!

無盡的光芒化作無窮無盡的人影,他們面容身體都是虛化,但風姿無上,恍若仙人,他們是來自九天之上的仙氣,響應大陣的號召,帶着無可阻擋的戰力,化作割裂虛空的利刃,鋪天蓋地,烈火狂風般直衝而下,直奔秦浩軒而去!

秦浩軒面色沉沉,他背生遮天之翼,拿出世間極速躲避,卻還是失敗了,天與地在陣法的操縱下形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攻擊無處不在,避無可避,他的身體被這無可躲避的攻擊下被割裂出無數的傷口,衣袍撕碎,鮮血噴涌,滴落地面。

從兩人開戰到現在,兩個人就如兩頭沉默的兇獸,只知道瘋狂的進攻,從沒有發出過隻言片語,看的外面衆人也心驚不已,到底是怎樣的仇恨,才能造就如此震撼世人的大戰!

這一戰,雖非瑤池中弟子的決戰,卻也足以被載入史冊!

慕容超立在那巨陣之外,腳踏虛空,他髮絲凌亂,左臂被削去一大片的皮肉,隱隱可見白骨,豔紅的血沾染了大片白色的長袍,但相比較遍體鱗傷的秦浩軒,卻還好得多,溫潤俊秀的面容上浮現出無盡的恨意。

“你去死吧。”慕容超盯着被困在陣法中無處逃生的秦浩軒,第一次開了口,聲音略帶嘶啞,飽含濃烈的恨意,“我這萬千符籙,無敵大陣,是爲張狂準備的,現在,送你了。”

轟轟轟!

無數的暗金色符籙從慕容超的長袖中飛射而出,盡數沒入了飛仙大陣之中,陣法之中的攻擊愈發兇猛,似乎要將秦浩軒生生砍死!

“怎麼會這樣啊……”

太虛老祖看着被困在大陣中,逃也無處逃的秦浩軒,臉色默默的白了,他雙手攥緊,不斷的寬慰自己那可是小仙王秦浩軒,不會就這樣死了……

可眼前的形式明明白白,太虛老祖覺得自己的心都揪起來了。

那樣的陣法,九天之上的神仙也破不開吧?

完了完了,這下真的完了,我畢生的寶貝的啊……

想到自己壓下去的那些籌碼,太虛老祖眼前一陣陣發黑。

陣法將秦浩軒完全壓制,瘋狂的攻擊令他滿身傷痕,血流如注!

當所有人都認爲秦浩軒死定了的時候,空中一切都在剎那靜止!羣山驀然,狂風消逝,不斷攻擊的陣法恍如被冰封一般,道道劍芒雖然直指秦浩軒,卻停留在空中,不動了,連天際的雲彩都靜止了。

秦浩軒立在一輪圓盤之上,他指尖上的血滴將落未落,一切都停止了,除了秦浩軒。

圍觀之中對墜仙嶺中這一幕,驚駭不已。

世間一切皆有輪迴,時間可輪迴,生命可輪迴,萬物可輪迴,那麼攻擊,自然同樣能夠輪迴。

秦浩軒曾經花費數年專門研究輪迴,縱然他創造的生命壽元短暫,卻依舊創造了出來,與此同時,他對輪迴的感悟逐步提升,對輪迴的掌控更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驚世駭俗的地步。

立在輪迴盤上的秦浩軒神情淡漠,雙眸如劍,望着滿目震驚駭然的慕容超,他淡白色雙脣動了動:“大輪迴天道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