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翻書不如翻臉快

那是一株遍體散發着寶藍色華光的雪域寶蓮,聖潔的光芒剎那間閃到了九妖的眼睛,九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株雪蓮,本以爲九葉紅珠草已經足夠令人驚訝,誰承想,秦浩軒竟然又拿出了更加震撼的東西。

雪域寶蓮想要成長起來,對溫度的要求極其苛刻,就算能夠順利的存活,能不能熬過天劫真正的長出花骨朵都是問題,是以當今之世,無數人想要雪域寶蓮,但即便是很多大能,也只能從古老書籍中認識它。

古籍記載,曾有仙嬰境大能得到雪域寶蓮,煉製成丹藥,一躍成爲道宮境。

如此寶藥,誰人不想擁有?

“你,你,你這是要幹嘛?”九妖咽了咽口水問道。

秦浩軒拿着這雪域寶蓮往瑤池閣弟子方向走去:“拍賣啊。”

“拍賣?”九妖提高了聲音,“這可是寶貝啊,煉製成丹藥的話,價值會更高,沒準還能助你再增一座道宮。”

“我沒那麼多時間,此間也有我想買的物件。”

秦浩軒說着,將手裏的雪蓮遞到瑤池閣弟子的手上。

負責拍賣會的是瑤池閣弟子項末,他生的高大,五官輪廓也深,氣質卻溫和,看起來彬彬有禮,但在看到秦浩軒遞過來的東西時,項末嘴巴久久沒有合上。

瑤池閣又有幾個弟子湊上前,他們都是見過好東西的人,又接了負責照看拍賣會物品的活,更是大開眼界,即便如此,也都對秦浩軒手上的這株雪域寶蓮震驚不已。

“請問這位道友,確定要拍賣嗎?”項末再次確認。

若沒有萬年時間對日月精華的吸收,雪域寶蓮一般難以開花,但寶蓮根系脆弱,一般生長三千載變化腐朽,能成長到開花的,非常罕見。

秦浩軒點頭,項末便與師兄弟們開始對雪域寶蓮進行查探以確定價格,一查之下,更爲驚異,這竟然是一株變異的寶蓮!

雪域寶蓮的珍貴在於能夠如同補藥般進補修士的修爲,但也會爲修士的身體埋下禍患,對以後的再次晉升增添難度。

但這株寶蓮內有一抹與之並生的毒氣,陰陽相融,毒氣遏制了藥性的剛猛,從而更適宜修士的身體。

這樣奇妙的寶物,即便是瑤池閣都沒有,因爲藥毒本就相斥,能夠共生一體,並且萬分融合,神仙都難以做到。

項末有些激動的問道:“道友,這株寶蓮品相珍貴,我們剛剛估算了一下,建議底價九十條上品靈脈,您看呢?”

秦浩軒倒吸了一口涼氣,雖然知道絕仙毒谷的物件值錢,但值錢到這種地步也是讓人難以想象了!可惜!太初當日守着如此巨大的寶庫,卻無法進入其中……若是太初能夠將其中寶藏取出加以利用,何至於被普光閣給滅掉。

“標註底價一百條上品靈脈可否?”秦浩軒試探的發問。

“好,它當得此價。”

項末將雪域寶蓮收攏之後,在秦浩軒身份牌上留下了印記,道:“拍賣會結束後,如果雪域寶蓮賣出,瑤池閣會派人將拍賣所得的靈脈給您送去。”

秦浩軒點了點頭,與九妖繼續看着拍賣的物品,就在此時,一個年輕的道童從外面走了進來,直直朝九妖走去。

九妖看到來人,臉色微微一變。

那道童先是對秦浩軒一彎腰,然後對九妖道:“師父知曉你回來了,命你去洞府見他。”

九妖點頭:“轉告主人,我隨後就到。”

道童也不多話,轉身就離開了。

秦浩軒微微挑眉,都已經回到瑤池閣這麼多天了,這九妖的主人終於露面了啊。

九妖揹着秦浩軒往東飛去。

“我家主人性格有些怪,但不是壞人,也不可怕。”九妖對秦浩軒說道。

他們來到了一片臨水的山塢,十數座高大的宮殿坐落在此,外圍還開闢出數塊土地種植着各種靈藥,遠處有異獸嬉鬧。

相比較其他修士的洞府,這裏的房子更像是凡俗人居住的場所。

九妖帶着秦浩軒來到一座最爲高大宮殿前,房門前有“太虛宮”三個大字。

“我主人道號太虛老祖,沒有凝聚道宮前,人們稱它爲寒蟬真人。”

太虛宮的主人明顯已經處於待客的狀態,宮殿中房門打開,秦浩軒與九妖剛剛落地,便有道童迎了上來,將他們往宮殿裏面帶去。

這座宮殿修建的格外樸實,沒有太多華麗的裝飾,但一草一木都透露出主人獨特的品味,全都是可以入藥的花草。

寬闊的院子中,有一方毗鄰小湖的涼亭,一個道骨仙風的修士立在亭子內,等秦浩軒與九妖走的進了,那老祖甚至親自走了出來。

“主人。”九妖老老實實的叫道。

太虛老祖沒有理會九妖,對秦浩軒卻非常的熱情,將他迎入了涼亭之內。

太虛老祖身體修長,有着一頭黑白相間的頭髮,高高的束在頭上,露出光潔的額頭與清俊的五官,乍一看貴氣天成,只是如點墨的漆黑雙眸總是亮晶晶的,透漏着狡黠。

“秦小仙王,早就聽聞你的威名,知你是英才天資,今日能夠相見相識,真是一件快事。”

太虛老祖聲音爽朗,非常健談,三言兩句下來,彼此間似乎就能夠稱兄道弟了。

秦浩軒暗暗感慨,對方的客氣熱情,那都是這些年自己在外面征戰用人頭跟鮮血換來的,只是……當年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被稱之爲魔頭,如今……便是古教中都有人對自己釋放善意。

他看了眼一旁默不作聲站着的九妖,對熱情款款的太虛老祖道:“其實九妖一直在跟我提太虛老祖的威名,說您是瑤池閣中的大人物,修爲高深爲人卻和善。”

九妖擡眼看向太虛老祖,又叫道:“主人,我……”

“你給我跪下。”

面對九妖,太虛老祖彷彿一下子就變了個人,瞬間從一個和善的友人變成了威嚴的上位者。

九妖聽話,撲通一聲,四肢着地。

太虛老祖看它的樣子,微微皺了皺眉,一道泛着暗紅色的光打入九妖的身體。

九妖身體頓時痙攣了起來,暗紅色的光芒將它完全籠罩,濃郁的靈氣一下子匯聚而來,被九妖吸收,而在下一瞬,它身體的輪廓逐漸發生了變化。

“這麼多年了,還只能藉助我的力量化形。”看着眼前形狀健壯的青年,太虛老祖口氣不是很好的再次喝道,“跪下。”

秦浩軒看着化形的九妖,眨了眨眼睛。

九妖化出的人形倒是跟他很是相符,四肢矯健,身材高大,五官輪廓深邃,看起來英氣十足。

九妖跪在地上,垂着頭,就像一個犯錯的孩子。

太虛老祖沉聲問道:“知道你闖了多大的禍嗎?”

九妖沒有說話,依舊低着頭。

“當年取你精血,我也沒辦法,那紅雪畢竟是天狐老祖坐下的弟子,取了就取了,我也用其他靈藥爲你進補過,你竟然記恨到了今天,還敢去抽取紅雪的精血,當真是在外面玩了幾年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太虛老祖言辭嚴厲,字字鏗鏘,聲音中帶着的力度壓得九妖擡不起頭。

“你可知錯?”太虛老祖問道。

九妖艱難的看向太虛老祖,雖然眉頭皺着,但眼睛裏卻帶着倔強與不服:“願賭服輸,弟子沒有做錯。”

“放肆!”太虛老祖拍了拍桌子,帶了幾分怒氣道,“現在你就跟我去與天狐老祖處,把那三滴血還回去,然後好好跟人家賠罪,沒準還能夠被原諒。”

“不!”九妖挺直了身子,梗着脖子道,“那三滴狐狸血我已經放到拍賣會上入冊拍賣了,讓我給那只狐狸道歉,絕不可能!”

太虛老祖氣的不輕,當即道:“出去了幾年脾氣大了啊?真以爲我治不了你,我現在就把你逐出太虛宮,讓你嚐嚐喪家之犬的滋味,沒有我給你撐腰,不出三天你就能被別人給欺負死!你如果不想被趕出家門,現在就跟我去天狐洞,跟天狐老祖道歉。”

九妖抿緊了脣,他又看了太虛老祖一眼,然後把頭重重磕在地上,連磕頭三次,說道:“九妖謝過主人這麼多年的庇佑,但是這件事我絕不退讓,即便成爲無主之獸也不會去給那狐狸道歉。”

“你不怕被報復?”太虛老祖冷着臉問道。

九妖搖了搖頭:“不怕,天狐一族勢力的確強大,但這裏是古教,古教有古教的規矩,我得到精血完全是合理,如果他們膽敢亂來,就只能請出古教的規矩了。”

太虛老祖深深嘆了一口氣:“你啊,還是太幼稚,你以爲古教的規矩真能對付任何人嗎?天狐一族的妖獸,心胸狹小報復心重,你這次取那紅狐狸三滴精血,她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那又如何,大不了玉石俱損,我無畏。”九妖絲毫不退讓。

秦浩軒坐在竹椅上,聽着那一主一僕的對話,也明白了這太虛老祖是個膽小怕事的,之所以給九妖擺這麼大陣勢,恐怕就是不想爲了九妖惹禍上身。

“好,你現在翅膀硬了,敢頂撞主人了是吧?”太虛老祖提高了聲音,怒氣衝衝的說道,“現在自己去賞罰堂領五百鞭子,打完再說。”

說完這話,太虛老祖看了秦浩軒一眼,見秦浩軒看了過來,搖頭嘆息:“我這個坐騎,真是太不懂事了,從小到大我是爲他廢了多少心思啊,唉。”

有道童走上前,要將九妖帶走,秦浩軒開口道:“慢着。”

太虛老祖立刻看向了秦浩軒:“怎麼,秦小仙王有什麼指教?”

秦浩軒看了一眼耷拉着腦袋的九妖,道:“按理說,這件事是你們古教的家事,我畢竟是一個外人,不知道能不能插手。”

“秦小仙王說的什麼話,有什麼高見,你盡可以說。”

秦浩軒道:“怎麼說我能來到這裏也是九妖帶我來的,而我初來乍到,對瑤池也不熟,沒個帶路人不行,如果太虛道兄真想要將他驅逐出去,不如把它給我吧。”

“好。”

太虛老祖答應的非常快速,生怕秦浩軒反悔一樣。

秦浩軒:“……”

“現在我們來談論一下轉手的費用問題吧。”

看着雙眼發亮的太虛老祖,秦浩軒總覺得自己出現了錯覺,這傢伙變臉變得也太快了吧,看起來跟凡世那些市儈的商人如出一轍啊。

在秦浩軒微微驚訝的目光中,太虛老祖神色泰然的掰着手唸叨道:“當年這小子剛出生就被很多人盯上要脫去殺了煉丹,是我花費大價錢買下來的……你是不知道啊秦道友!當年在小子的身體有多弱!老道爲了養活它,那真是晚上休息都要帶着它,生怕它身子弱死過去了!別說耗費的精神了……僅僅只是把這小子養這麼大,最少花費了一條靈脈的資源;當年他年紀小出去跟別的妖獸打架,我爲了他還被那妖獸主人給打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