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恍如隔世再見刑

秦浩軒閉目傾聽,隨着真藏上人聲音入耳,體內的仙宮散發出微微的光芒,他似乎進入了另外的一個世界,雲海翻滾,浪濤聲聲,天與地如一副畫卷般從眼前延伸而去,宏大,闊遠,平靜而安寧。

合歡殿,是一座極其龐大的建築,被豔紅色的圍牆包裹,佔地百里,胭脂河從裏面流過,無數精美的宮殿坐落其中,濃郁的香氣如同雲朵般盤桓在四周,經久不散。

這裏是瑤池閣極其特殊的存在,爲很多人所不齒,但卻被瑤池閣上位者默認,並縱容了合歡殿的主人不斷將其擴張的行爲。

合歡殿周圍景色很美,有清泉淙淙,百花朵朵,彩蝶在燦爛綻放的花朵上翩翩起舞。

太陽掛在半山腰上搖搖欲墜,金粉般的光芒爲天地鍍上了金光。

紅雪飄然落地,她明顯的精心打扮過了,輕紗般豔紅的衣袍在夕陽下如一團燃燒的烈焰,愈發襯得她膚色似白雪般奪目細膩,細長的眉毛被用心的描繪過,望之如遠山青黛,雙眸卻似被冰封的寒潭,曾經的一切飛揚與熱烈都如塵埃般散盡。

她是美麗的,身姿妖嬈,烏髮披肩,只安靜的站在那裏,就與周圍的景色組成了一副彷彿聖手揮就的畫,她是畫中最濃墨重彩的一筆。

麒麟每日會在日落前趕赴合歡殿,去完成他爲麒麟一脈留下後代的大業,但是今天,在看到那個一身紅衣的女子時,他饒有興趣的停下了腳步。

紅雪感受到來人,轉頭看去。

那是一個生的十分高大的男子,鬆鬆垮垮的青色長袍隨便的披在身上,露出胸前大片古銅色的皮膚,他的長髮如他本人一般張揚的散在身後,是金色的,比此刻從夕陽中傾灑下來的光芒都要耀目,他的眉如劍,目似星,鼻樑挺拔,雙脣優美,本應該是戰神一樣的人,卻因爲總是上揚着的嘴角,邪邪的笑,而多了濃濃的風流不羈之感。

看着麒麟朝自己一步步的走來,紅雪能夠感受到周圍徒然傳來的層層壓力,她沒有任何的懼意,只輕巧的將紅脣一勾,眼角便漾出了萬種風情。

“看來,我撿了一隻小狐狸啊。”

麒麟長臂一伸,將紅雪攬入了懷中。

真藏上人講法述道滿一個月後,唱一聲道號,匯聚在宮殿之上的祥雲一點點散去,廟宇內盤膝而坐的修士們重新睜開眼睛,明月清風,廟宇內鐘聲敲響,餘音嫋嫋。

秦浩軒從座位之上起身,看大殿內一片忙亂,很多修士對真藏上人拱手致謝後,立刻匆匆離開了,還有修士謙恭的走向真藏上人,繼續請教道法。

真藏上人擺了擺手,他雙目閉合,輕聲說道:“道豈能說盡,一切還需自己感悟。”

廟宇中前來聽講的弟子走得很快,幾乎是轉瞬間這座廟宇就空了。

離開之後,秦浩軒看着急匆匆奔向各個方向的修士,微微皺眉,這慕容超居然從始至終並未出現,雖然這次法會對自己來說也收穫頗豐,但自己真正的目的卻並未達到。

“大家都走的很着急啊。”秦浩軒隨口的一句話,很快得到了九妖的迴應。

“那是當然,瑤池閣的仙桃會又不是一直開,十年之期一到,這些人便要離開了,現在距離十年之期不遠,這些人當然是要抓緊一切時間去聽各式各樣的老祖講法來提高自己了。”九妖道。

秦浩軒點了點頭。

“仙桃會比人們想象中還要精彩,在十年之期來臨之際,瑤池閣會舉辦一場比試,英傑會,最終獲得勝利的人將會獲得仙桃王的稱號。”

“仙桃王?”秦浩軒來了一點興趣。

“恩,不僅僅是稱號,還會獲得非常豐盛的獎勵,除此之外,如果勝利者想自己立教,瑤池閣還會提供幫助。”

“這倒是真有意思了。”

九妖甩了甩尾巴:“古教之內有意思的事情多了。”

“那我們現在去哪?繼續在其他人的法會上找慕容超?”

九妖搖了搖頭:“既然慕容超不在法會,我準備帶你去一個有意思的地方,仙桃拍賣會!或許那孫子會在那種地方出現!”

“專門爲仙桃會成立的拍賣會?”

“專門爲最後那一戰成立的拍賣會,爲兩年後到來的英傑會做最後的準備,那裏有很多平日裏見都見不到的好東西。”

“那就去看看吧。”

九妖讓秦浩軒騎在它的背上,然後騰躍而起,直奔一座宮殿而去。

那是一座數十丈高的高塔,外面飛檐如白鶴展翼,八個角之上掛着古拙的銅鈴,風輕輕一吹,鈴聲叮噹。

塔身共有八個入口,塔門寬大,門前有守衛站立,如果裏面發生什麼混亂,這些守衛會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秦浩軒與九妖隨便選了一個入口進入,然後發現這寶塔內部的空間比想象中更大。

一個巨大的展覽臺,立在高塔中央,鋪着紅色的地毯,光線從頂部直射而下,金色的光芒將整個臺子籠罩,無數閃爍着奇異流光的寶物在臺子上空漂浮,有成卷的經書、靈藥、符器……甚至還有活物。

而在展覽臺的四周,環繞着的萬年古木做成的桌椅,距離展覽臺越遠,桌椅所在的空間就會越高,地面整體呈現出傾斜的弧度,寶塔內部擺設大氣疏朗,光線充足,看起來很是震撼。

九妖帶着秦浩軒來到展覽臺旁,有不少的修士來來往往,展覽臺另一側則有瑤池閣的弟子在記錄着什麼東西。

秦浩軒發現,會有修士把自己帶來的物品送到瑤池閣弟子的手中,緊接着展覽臺之上的巨大空間裏,光芒一閃,便會有新的拍賣物出現。

九妖告訴秦浩軒:“拍賣會會在半個月後舉行,現在呈現在臺子上的是修士們拿來拍賣的物品,我們能看到的都只是拍賣物被陣法投射出來的光影,你看上哪個,就可以用神識去探查,裏面有那物品的全部信息,包括底價。”

秦浩軒一邊看着展覽臺上的物品,一邊問九妖:“你到這裏來時看上什麼東西了嗎?”

“我來是要把手上的這三滴狐狸血給賣了,然後買一些我這一族的精血。”

秦浩軒看了九妖一眼:“九嬰一族本就稀少,精純的血液更少,這裏有嗎?”

九妖望着展覽臺上的物品,聳了聳肩:“不知道,如果沒有的話,就看看有沒有九嬰一族的屍體或者骨骸,我們妖族的修煉與人族不同,通過吸收大能屍骨也能夠得到力量與經驗,可以喚醒我們血脈中的記憶。”

秦浩軒點了點頭,他對妖修的修煉也有點認識,便道:“那就仔細看看吧,看有沒有你我能用的。”

秦浩軒的神識散出,陣法中的一切都在他眼前浮現。

“真是囊括萬物,應有盡有。”

秦浩軒在心中感嘆着。

最先吸引秦浩軒目光的,是一卷金光流轉的丹經,丹經旁邊有一行介紹,說這丹經是由金丹仙王的弟子金丹老祖撰寫。

修仙界中,無論是丹藥、符篆還是武器、道法,關於它們的祕籍如瀚海一般多,但能夠真正稱之爲經書並流傳下來的,卻是少之又少。

秦浩軒仔細查探了一下在眼前鋪伸開來的丹經,當然裏面的內容在沒有買到之前是看不到,但單從丹經上環繞的濃濃威壓與撰寫人的來頭看,定然是稀世的珍品。

金丹老祖已經死去多年,他半步仙王,終究憾然,但金丹老祖對於丹道的癡迷與博大卻令他備受後人推崇,以至於這部丹經的價格也高到了一個令人仰望的地步。

“一百條上品靈脈,還只是底價……”

秦浩軒眉頭輕輕一蹙,他身上靈藥的資源異常豐富,靈石也不能說少,但上品靈脈卻只有七條,雖然搶了那麼多人,也搶過很多教派,真正的好靈脈卻很少見。

九妖把三滴狐狸血掛到專門管理拍賣會的弟子那裏後,重新回到秦浩軒身邊,見他盯着一卷丹經,有些好奇的問:“你對這個感興趣?”

秦浩軒微微點了點頭:“修仙六藝,法丹器符陣御,丹道乃六藝之一,我曾經也學過丹道。”

說道這裏,秦浩軒回憶了一下自己以前煉製丹藥的情景,嘴角不由的微微一彎:“在我還是仙葉境的時候,就能夠煉製出很好用的丹藥了,只可惜,越往後,遇到的事情越多,想來,我已經很久沒有親自煉製過丹藥了。”

“如果你想煉丹,這卷丹經應該是最好的選擇了。”九妖查探了一下丹經的介紹,繼續道,“金丹仙王弟子的遺作,還有道韻加持,這也是我在這麼多拍賣會見到的最好的了。”

秦浩軒微微挑眉:“這也是我在拍賣會內見到的價格最高的。”

九妖一看底價,笑了:“畢竟是好東西,而且這拍賣會上的人爲了能在英傑會上贏,可是不惜血本的。”

秦浩軒繼續看着拍賣會上的物品,一個名喚輪迴鍾的古樸圓盤進入了他的視線。

輪迴鍾外形如俗世的日晷,用不知名的仙石雕刻而成,上面有均勻分布的十二道刻痕,象徵一日之內的十二個時辰,這些刻痕並非人爲,而是以天地之道經風雨煉化而成。

秦浩軒細細感受了一番,可能是因爲他修輪迴道的緣故,能夠與這輪迴鍾產生絲絲的感應。

“輪迴老祖……”

秦浩軒看着輪迴鍾的介紹,發現這是輪迴老祖煉製的法寶,而輪迴老祖依舊存活於世。

這世上研究輪迴的修士不少,甚至可以說很多,在更長遠的時間之前,甚至出現過輪迴仙王與輪迴魔尊並立的世界,足以見輪迴之道的強大。

但自從輪迴仙王與魔尊後,能夠在輪迴一道上有驚世成就的,卻再無一人。

秦浩軒的目光從輪迴鐘上掠過,看到了一具活物。

那是一個被修士不知道從哪裏抓來的魔物,魔氣遍體,瘦如枯木,黑鐵一樣的皮包裹着一根根骨頭,看起來如同夜間的蝙蝠,帶着嗜血的狂暴與陰冷。

秦浩軒在一瞬間想起了刑。

刑在極度衰弱的情況下,也會現出魔物的本體,就像眼前這個魔物一樣,十分駭人。

拍賣這只魔物的修士爲了更好的向衆人展示他的物品,當向魔物注入靈氣的時候,魔物會痛苦的嘶吼,魔性被激發,身體內的骨頭會破體而出,根根如黃金澆鑄而成。

“魔族中的黃金族,戰力極強,兇殘成性,但通身是寶,可以煉丹,制符器,也可以用它煉製法寶,很是值得研究。”

秦浩軒瞟了一眼魔體之下標註的價格,二十條靈脈,比之丹經的確便宜了,但秦浩軒還是買不起。

又重新看了看其他的物品,秦浩軒發現,這裏擺列出來的物品雖然各不相同,但有一點卻是共同的,那就是貴!貴到了連秦浩軒都幾乎沒有可買的東西。

“時隔這麼多年,我竟然又有了自己很窮的感覺。”

秦浩軒笑了笑,然後從龍鱗劍中取出了一株靈藥,準備去拍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