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開壇講經尋慕容

“可那低等的畜生抽了晚輩的精血啊!”紅雪哀哀的望着枯月長老,原本精緻美豔的面容也因連番打擊變得憔悴,卻別有一份弱柳扶風的美感,她雙眸盛滿哀泣,淚珠一顆一顆滑落,“求枯月長老爲晚輩做主。”

天狐一族,平日就因天生的絕世容貌與修煉資質而自視甚高,向來最看重臉面,也最是護短,枯月雖然知道這件事到底是紅雪做錯了,但看她現下如此悽慘的模樣,也動了薄怒。

“的確,他們敢這樣對你,也是不將我天狐一族放在眼裏。”枯月長緩緩說道。

紅雪當即大喜,再次說道:“長老,長老一定要爲紅雪報仇。”

“好,不就是一頭九妖嗎,即便我將它剝皮削骨,又有誰敢說半個字。”

紅雪眸中現出濃烈的怨毒,她咬牙說道:“不止那頭小畜生,還有一個名喚秦浩軒的外教修士!他們兩個,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沉浸在自己憤怒中的紅雪,並沒有察覺到當她說出秦浩軒三個字的時候,枯月的臉色微微一變。

“你剛剛說還有誰?”

紅雪還跪在地上,她仰起頭,重複着說道:“一個叫做秦浩軒的外教修士。”

枯月眉頭皺起:“秦浩軒?”

紅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還是點了點頭:“長老放心,只有他們兩個,只要我天狐中大能出手,必能將那兩人千刀萬剮!”

枯月漸漸恢復了最初的淡漠與威嚴,她看了跪在地上的紅雪一眼,微微搖了搖頭:“你回去吧,此事也不要再提。”

紅雪臉色大變,她急聲說道:“長老,那不過是區區一個秦浩軒,我也知道他在修仙界中的名聲很大,但絕不是不能殺的人啊!我們可是古教,是天狐一族,莫非還怕了一個秦浩軒不成?”

“即便是古教,是天狐,做事也須有分寸。”枯月聲音微沉,“若我天狐一族都如你這般驕縱行事,後果誰能預料?”

紅雪眼眶通紅,滿臉的不甘與悲憤:“長老,晚輩被他們抽取了三滴精血啊……”

枯月沒有理會紅雪,繼續道:“秦浩軒能以一人之力單挑無上大教而屹立至今,就足以證明他絕非泛泛之輩,更何況還有那麼多關於他近乎傳奇的事蹟。”

停頓了一下,枯月才再次開口:“而我不幫你,並不只是因爲他的威名,更因爲他是一個我們天狐族不能動的人。”

“爲何不能動?”紅雪控制不住的提高了聲音。

“三百年前,天九老祖壽元將盡,他憑藉當時的天地之力以及自己最後的一切力量爲天狐族補過一掛,稱將來千年內,‘秦’姓之人,不是大興我族之輩,便是滅亡我族之輩。”

“怎麼,怎麼會這樣……”紅雪臉色慘白,滿臉的不敢置信。

“你應該知道,天九老祖是萬年內我天狐卜算一道最爲精通的,而妖獸將死之際卜出的絕命一掛又是最爲精準的,這也是爲什麼我天狐一族這麼多年從不招惹‘秦’姓之輩,相反卻連連交好的原因。”

枯月看着紅雪,輕嘆一聲:“因你年歲尚小,還不曾被告知此事。不過,也萬幸此次你沒有惹出更大的麻煩,否則還不知會驚動多少高層。”

紅雪一身紅衣跪在滿是綠色竹葉的地上,她神情哀怨,一雙魅惑的眼眸中全是絕望,眼淚不間斷的落下,萬分狼狽的狼狽。

“難道,我就白白任他們欺負,白白任他們抽取我的精血嗎?就因爲幾百年前的一掛,這滔天的恨與痛我就要平白的咽下去嗎?”紅雪擡起頭看着枯月,濃重的絕望下是永不甘心,“那一掛就是正確的嗎?我不服!我從沒受過這樣的罪!此仇不報,我就算活着,又有什麼意思?不過是日日受此痛苦折磨的煎熬罷了!”

看着向來得寵的晚輩,被外人徒然打落雲端,變成如今這副模樣,枯月縱然有些許的心疼但也無可奈何。

天狐一族留有祖訓,‘秦’姓之輩,絕不可與其交怨。

誰也不想成爲宗族的罪人。

“長老,求你,求你幫幫我吧。”紅雪哭的如帶雨的梨花,那份脆弱與可憐看的人心中不忍。

枯月望着她,沒有說話。

紅雪怔愣的看着她:“長老,您可是願意……”

“雪兒,古訓實不可破,即使將此事告知整個天狐族,也絕不會有人幫你。”

“長老,您真的不能幫我嗎?”

枯月遍體生出月華般聖潔的光芒,在那片光芒中,她由妖獸形態化作了人形。

她擁有一頭比月華更聖潔的銀髮,膚色清潤白皙,五官無一處不精緻絕美,只是一雙黑色的眸子如黑曜石般冷冽,爲這出塵如仙子的樣貌平添了幾分不近人情的威嚴。

“我能爲你尋來靈藥,雖不能說補全你失去的一切,但也絕不會讓你失去太多,不要再報仇了,好嗎?”枯月緩聲說道。

紅雪神色慘然的搖頭:“我已經失去了一切,被一頭低等畜生抽取精血,不將他碎屍萬段,我還有何面目存活於世?此生,它不死,我不活。”

枯月長嘆一聲,她矮了身子,冰涼的指尖劃過紅雪比花朵更嬌嫩的面容:“我幫你。”

紅雪猛然擡頭看向枯月:“長老!”

“我天狐一族是不可能出面爲你報仇的,但我們聖教有一頭麒麟。”枯月看着紅雪,輕聲說,“我聽說,它很好色。”

枯月拍了拍,紅雪瘦削的肩膀,站起了身子:“但是用這種方法報仇,你必須捨得下本錢。”

紅雪跪在地上,沉默了幾瞬,然後她抹了抹臉頰的淚,從地上慢慢的站了起來,綠色的竹葉輕飄飄的落下,紅雪擡眸看向枯月:“爲報仇,我連生命都可以不要,再大的本錢我都不吝惜。”

仇恨有時就是這般的廉價而又昂貴,本只需要停止仇恨,那麼便不需要付出更高的代價,可仇恨便是有着一股特殊的魔力,它可以讓成熟的人衝昏頭腦,爲其拼上一切!

第二日,秦浩軒與九妖從住所處離開,這次前來真正的目標只有一個,獵殺慕容超!

九妖拿着秦浩軒的身份牌,細細看着裏面的地圖,道:“這仙桃盛會開啓的時候,總會有不世出的大能開壇講法,能夠聽一席他們的話,受益良多……慕容超若是還在我教之中,怕應該是去聽這等法會才是。”

“最近有嗎?”秦浩軒問道。

“還真有一個!”九妖看着玉簡中羅列的內容,眼睛一亮,“真藏上人有一個月的講經時間,昨日才開壇,要去嗎?”

秦浩軒問道:“真藏上人?”

九妖雙眼冒光的說道:“他是一位仁慈和善的大能,我只知道他是一位老祖,至於真實的修爲卻不知,每逢他開壇講法,有時連門派內道宮境的大長老們都會去聆聽,我有幸聽過一次,雖然只有短短半個時辰,但卻真的是終生受益。”

秦浩軒凝眉沉思,慕容超爲人很是會鑽營,這種慈善長者的大能法會,他不但會去參加,怕還會趁機拉關系走門路,或許真可以在此處將他尋到。

“那我們去看看。”

真藏上人有自己單獨的宮殿,與其他修道之士不同,他的宮殿修建成了廟宇的模樣,裏面有寶相莊嚴的上古佛像,香火不斷,在繚繞的香霧中,佛像低眉注視着殿中的每一個人,神色平和而慈悲,似乎能夠包容世間的一切。

邁入真藏上人宮殿的剎那,秦浩軒便聞到了一抹淡淡的香燭氣,古韻古香的石頭鋪墊在腳下,寬闊的庭院中栽種着綠意悠然的菩提樹,整個人彷彿也受到這片天地的影響,變得安寧起來。

廟宇只有一層,卻建立的十分宏大,足以容納萬餘人,當秦浩軒進入的時候,裏面已經坐滿了,有修士也有妖修,縱然如此,銀針落地之聲可聞,沒有一個人發出半點雜音,只有一道似穿越時空而來的道法講述之聲盈蕩在廟宇之中,迴盪在每個人的心頭。

秦浩軒放眼望去,真藏上人盤膝坐在蒲團之上,他穿着最簡單的長袍,黑發散在身後,容貌平凡,卻又似身後那高大的佛像般,帶着對世人的憐憫,他微閉着眼睛,朗聲講述着他的道,一字一句,清楚的落在廟宇內每個人的耳中,心中,久久不散。

這滿座的修士中,有才剛剛長出仙葉的懵懂弟子,也有仙嬰境巔峯的大能,他們好似融入了這片空氣中,沉浸在玄之又玄的道法世界。

真藏上人的道法也如他身後的佛像般包容萬象普度衆生,剛生出仙葉的弟子能夠聽懂,仙嬰境大能的修士也能受益。

秦浩軒看到不止一個修士在聆聽的過程中,突然激發了自己的體悟,在此進階。

秦浩軒遍尋一圈也未找到慕容超,猜測對方怕還是沒有到來,與其四處亂找,不如在此地等他前來,依照那斯的性格定然會來才是。

對遠處的真藏上人微微一拱手,秦浩軒盤膝坐了下來,如這座廟宇中其他人一般,開始細細的聆聽。

這一聽,時間就如指尖流沙,剎那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