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仙家寶物壯慫膽

認輸?秦浩軒忽然感覺很是無趣,堂堂無上大教現在居然如此膽小,難道真是自己殺他們殺的太多,把他們膽子給殺沒了?

黃鶯兒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你們這麼沒出息?”

李承柏面色鐵青道:“不是我們不敢,只是沒必要跟他這種魔頭……”

刷!

李承柏話還沒說完,秦浩軒已經到了鬥法臺的中央,他立在高地,黑色的道袍被清風吹拂,目光直直的落到了普光閣弟子的身上:“跟我單打獨鬥你們也沒有資格,而且還顯得我欺負你們,這樣吧,你們可以喊人來,一起上。”

普光閣弟子彼此看了看,慘白的臉上回來了幾分血色。

單挑是絕不可能贏得,若是羣鬥的話……

“我記得你們曾學過瑤池的一個五人陣法,困仙靈,是嗎?”黃鶯兒望着鬥法臺上的秦浩軒,輕聲說道。

普光閣弟子連忙點頭:“的確學過,而且我們已經非常熟悉,那個陣法很是不凡。”

困靈陣法,若是發揮的好,哪怕組陣之人只是仙嬰境,也足以滅掉一個道宮境的老祖。

黃鶯兒將離光鏡取了過來,遞到普光閣弟子手中,輕笑一聲:“若是我瑤池閣的困靈陣法再加上這離光鏡呢?”

威勢將會翻倍,甚至更強!

普光閣的弟子彷彿重生一般激動了起來,李承柏終於拾回了屬於無上大教弟子的驕傲,他昂首對鬥法臺上的秦浩軒道:“既然你這麼大方,就容我們將師兄找來。”

秦浩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面上表情沒有波動,心中卻高興了起來,能多殺幾個普光閣的人,總是好的。

“秦道友,你修爲高深,便是他們有陣法怕終究還是要落個身死道消,這樣做也太無趣,不如這樣可好?”黃鶯笑道:“我們以一炷香時間爲限期,若是一炷香時間之內你無法斬殺他們所有人,便是你輸。你看可否?”

秦浩軒打量着黃鶯問道:“難道此等條件下,你打算賭他們可以撐住?”

黃鶯聳聳肩膀:“我對普光閣並無多少信心,但對我古教的陣法倒是也知道幾分威力,若秦道友認可一炷香,本座便賭普光閣那幾塊料有人能夠撐到那個時間。”

秦浩軒微微挑眉:“這倒是令本座有些意外了。”

秦浩軒本以爲,這黃鶯兒既然聽過自己的名頭,一定會認爲自己贏得。

黃鶯兒勾脣一笑:“殺戮之魔的名頭確實不小,但這困仙靈陣法乃我瑤池閣的陣法,再加上我的離光鏡,我更相信他們,所以啊,秦小仙王想殺他們也少不得廢一番力氣。”

秦浩軒知道,這便是古教的自信,外界之人無論闖下多大名頭,比起百萬年的古教來,也只是一個渺小的存在!或許,只有自在魔主那種存在,才會被古教高看一眼吧?

另外兩個普光閣的弟子來的很快。

困靈陣法最少需要五個人施展,他們五人來到鬥法臺,按照星宿站定,十指如飛,金色的紋絡從他們指尖飛出,剎那之間,靈氣如潮水般涌來,洶涌的力量帶起呼嘯的狂風,而離光鏡高置五人頭頂,更是將這種力量提煉的更加驚人的強悍!

“秦浩軒,去死吧!”

普光閣的弟子很是明白,只有搶攻!始終壓制着秦浩軒,強行將時間撐過一炷香,自己不但可以活下來,而且還可以狠狠打擊秦浩軒的氣焰,同時自己日後在普光閣的地位也會因此大漲!

秦浩軒一直安靜的立在鬥法臺上,等他們商量出對策,等普光閣的人,然後等這些人擺開架勢……

他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困靈陣法的攻勢出現的瞬間,秦浩軒動了,他手腕一動,龍鱗劍橫空劈下,鋒銳無匹的劍光如一道閃電驟然而至,劈碎了虛空,劈散了狂風,以無可阻擋斬滅一切的氣勢,頃刻間將那困靈陣法毀滅,五個普光閣的弟子剎那間化作一團血霧,離光鏡炸裂!

解決普光閣的弟子,只用了秦浩軒一劍。

所有人,都呆住了。

一劍!

無上大教的精英弟子,加上古教的陣法以及一件中品的法寶,如此陣容在秦浩軒的面前連一劍都沒有扛住!

黃鶯思考過秦浩軒的威能可能在自己的猜測之上,但她也認爲只要普光閣的那幾塊料可以撐住幾十個呼吸的時間,自己便可以在旁邊察覺到秦浩軒的弱點在何處,從而發出聲音提醒,想來也可以撐下去了。

可黃鶯怎麼也想不到,秦浩軒的戰力比傳聞中的強大實在太多太多了,只是一劍!這一劍是如何斬出的,黃鶯她自己都沒有看清楚。

這便是小仙王的威能?這便是殺戮之魔的兇威?

黃鶯只是短暫的錯愕便恢復了思緒,可圍觀的其他人卻陷入在那震驚之中,不少古教的人都聽過秦浩軒之名。

畢竟這次外界來了不少修士,秦浩軒這個名字幾乎從外界的每個人口中都跳出來過來。

當然,伴隨着這個名字跳出的那一刻,大部分人的態度是帶着恨意、懼意!只有少部分的人帶着可惜之情。

但不論是什麼樣的人,他們都公認秦浩軒乃是修仙界近五百年來的年青一代第一人!

古教,超然的存在!

平日裏古教的人也已經習慣了外界吹噓到很強的人,其實在他們眼中也不過是一個古教中相對傑出的弟子水準罷了。

直到這一刻,所有人才知道……外界真的出現了一個了不得的年輕人!

怪不得普光閣這種無上大教,提起秦浩軒都是一副殺之而後快的模樣,卻始終讓其存活到了今天。

“花裏胡哨,不堪一擊。”

秦浩軒丟下對普光閣五人組的評價,轉身看向了黃鶯說道:“承讓……”

簡單的承讓二字,聽到九妖的耳中便成爲了這世上最悅耳的聲音!它剩下的八個腦袋齊刷刷的看向了叫做紅雪的那只火紅皮毛的狐狸!

八顆腦袋,十六支眼睛!貪婪的打量着紅雪!

紅雪被九妖看的背後竄起一股寒氣,這一刻它想起了之前的賭約……精血!

精血?開什麼玩笑!

精血是什麼?精血便是命!

黃鶯不得不重新打量秦浩軒,鬥仙台雖然生死不論,但直接下死手的打法不只是不給普光閣面子,也是不給自己的古教面子,這確實是一名兇徒!

黃鶯只是短暫的審視,隨後又露出了自嘲的笑容,古教又如何?自己在古教中待的時間太久了,居然忘記了師傅經常說的那句話:這天下,是給有能耐的人行走的。

秦浩軒,顯然便是有能耐的人!此等人,只要不無端招惹古教,那麼古教也會樂意進行結交。

“秦小仙王的名聲,配不上秦小仙王的手段。”黃鶯拱手說道:“若早見識過秦小仙王的手段,定會對那羣對本座提起小仙王名頭的人痛罵!此等人傑,豈是你們那點形容可以描述的?心服口服!願賭服輸!”

秦浩軒被黃鶯的灑脫給搞的一愣,按照九妖的說法,古教的人一個個眼睛都長在腦門上,對外界的修士根本看不上,現在看來還是九妖這狗東西眼皮子太淺了,根本沒有看到過古教的高層是個什麼樣子!

瑤池閣的困仙靈陣法,再加上兩張古符的加持,竟然抵擋不了秦浩軒一劍。

殺戮之魔秦浩軒,比傳說中更可怕。

啪啪啪。

清脆的掌聲傳來,瓊芳仙子與古教的其他弟子從鍾華樓上騰躍而下,傲骨風姿依舊,但他們的眼睛裏,已經能夠盛下秦浩軒了。

“秦老祖果然名不虛傳,這場鬥法倒是出乎意料的精彩。”

瓊芳仙子先是對黃鶯兒一笑,然後對秦浩軒輕輕拱手,水光瀲灩的眸子輕輕一轉,便似有萬種風情:“能夠識得秦老祖這般人物,也是我們師兄弟的機緣。仙桃會只剩下三月的時間,若是秦老祖不嫌棄,可以到我洞府一敘,探討道法。”

其實整個修仙界,有一個道理是放之古教內外而皆準的:強者爲尊。

只要你有足夠的實力,即便出身五千年的小教派又如何,照樣能夠令古教那所謂的精英弟子另眼相待。

“若秦某有時間,定會拜訪。”秦浩軒淡淡的一笑。

有瓊芳仙子做出表態,瑤池閣其他的弟子也紛紛對秦浩軒示好。

馮才穿着一身白色道袍,烏髮整齊的束在腦後,劍眉入鬢,星目朗潤,一股特殊的力量環繞在他的身邊,他姿態挺拔,對秦浩軒爽朗一笑,似春風拂面:“在下對秦老祖聞名已久,苦於沒有見面詳談的機緣,此次秦老祖來我瑤池,定要去在下府中一敘。”

“這秦老祖可是我先遇到的,怎麼師姐、師兄倒先邀請了。”黃鶯兒笑的雙目似彎月,“秦老祖若真是有空,我也想與你論道說法呢。”

瓊芳仙子與馮才等人輕笑了起來,氣氛再無最開始的潮流暗涌,面對衆人的邀請,秦浩軒沒有直接應下,也沒有拒絕。

“師父還有事情吩咐我們去做,哪裏像你這樣清閒,秦老祖是貴客,師妹你可得好好招待。”

瓊芳仙子與馮才等人離去時囑咐着黃鶯兒。

目送瓊芳仙子等人離開,黃鶯兒轉頭對秦浩軒一笑,如清風散曉霞,秀麗而清俊,她望着秦浩軒,紅脣輕啓:“秦老祖剛剛一劍,精彩絕倫,若是能來我府中論道清談,那是鶯兒的機緣。”

從最開始的傲慢無視,到現在的以禮相待,轉換的行雲流水沒半點突兀,秦浩軒不得不在心中感嘆古教弟子應變能力的強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