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無上大教自知明

“古教中共有十七處專門爲弟子開闢的演武場,這鬥仙台不過是其中最爲普通的一個罷了。”九妖看準了其他人的位置,帶着秦浩軒從空中飛落。

那是一個不算小的臺子,足夠十幾個人在上面打鬥,黃鶯兒與那三個普光閣弟子已經到了,除了他們還有十數個專門被喊來看熱鬧的古教弟子,雖然長相不同,但從骨子裏透過的傲然之氣,卻是一模一樣。

“瓊芳師姐,你帶着他們去鍾華臺吧。”黃鶯兒對一個容顏清麗,氣質出塵的女子道。

瓊芳仙子笑吟吟說道:“就你最會熱鬧,說好了,如果這場打鬥不夠精彩,我們可要笑話你的。”

黃鶯兒看着慢慢靠近過來的秦浩軒,嘴角一勾:“有這個名聲斐然的秦浩軒在,怎麼可能不精彩?”

古教的弟子們只與他們自己的人說笑,連看都沒看普光閣的人與秦浩軒一眼,便去了最近的一個樓閣,如看戲的看客,爲自己選好了位置,便坐下了。

秦浩軒再一次的感覺到了這古教的人,眼睛果然都是長在腦袋上的。

普光閣的三個弟子臉色慘然的呆立在一旁,他們急的手心直冒汗,無比費心的想着一會的比賽到底該怎麼做才能保命。

贏,他們就算是在做夢,也知道是不可能的。

輸,怎麼才能輸的不把命丟了呢?

這是個大問題,而且十萬火急、迫在眉睫。

看着慢吞吞走過來的秦浩軒,普光閣的弟子都要哭了。

“只看鬥法多沒意思,不如賭一賭?”秦浩軒沒有開口,九妖卻走到了黃鶯兒面前說了話。

黃鶯兒低眸一掃九妖,淡淡的笑了:“你跟我賭?”

九妖點了點頭。

“你這樣的低等畜生,有什麼資格跟我賭?”黃鶯兒聲音雖然依舊清脆悅耳,但說出的話卻帶着十足十的輕蔑與鄙夷。

她知道九妖是瑤池的妖獸,但那又如何?不過是一個連化形都不會的畜生罷了。

九妖哈哈哈一笑,格外的暢快:“看來是不敢了。”

很普通的激將法,但很好用。

黃鶯兒臉上的笑意剎那消散,她眉梢輕輕一蹙,冷冽的怒意便涌了上來:“放肆。”

“你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敢與我的主人說話?”

一聲略帶尖銳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秦浩軒擡眸看去,一團豔麗如火的雲彩從對面飄了過來,等那雲彩落了地,才發現,原來是一隻通體紅毛的狐狸。

那狐狸體型優美,毛髮滑順而豔麗,甚至有三條異常蓬鬆柔軟的尾巴,它生的非常高大,長約一丈,落地後紅色的光華一現,變成了一個身穿紅色長袍的男人。

化形爲人的狐狸,生的異常豔麗,長眉細目,尖尖的下巴,一雙眼睛總閃着令人不舒服的光芒。

“主人,把這個畜生交給我吧。”狐狸低着頭,在黃鶯兒身前一副謙卑的模樣。

黃鶯兒看到自己的坐騎,心裏稍稍舒坦了一下,她點了點頭:“紅雪,幫我教訓一下這個拎不清自己身份的小畜生。”

“是,主人。”

秦浩軒打量完那狐狸,又回頭看九妖,發現他原本平淡的面容上帶了幾分狡黠,比狐狸更像狐狸。

紅雪轉頭看九妖:“你是哪個洞府的?我們之間有仇嗎?”

九妖冷笑一聲:“你當年白吃了我兩滴精血,你說是不是有仇。”

“我吃了你精血?”紅雪打量了一下九妖,“我似乎都不認識你吧?”

九妖冷眼看了一旁的黃鶯兒一眼:“當年你主人親自像寒禪真人求取的,怎麼,現在忘了嗎?”

黃鶯兒眯了眯眼睛,思考了一會,才道:“寒禪真人啊,莫非你就是那頭九妖?這長得也太醜了吧?”

九妖八個腦袋都帶了幾分怒意。

知道了對方來歷,紅雪底氣更足了,他嗤笑一聲:“不過這等小事,我主人用你的精血那是看得起你,你不知感恩反而心生怨恨,想找死不成?”

九妖看着紅雪道:“我不想死,只是看你不順眼。”

“教規明確表示,同門不得廝殺,怎麼,你想犯門規?”

“不想,我只想跟你打賭,賭他們誰贏?”九妖指了指普光閣的弟子與秦浩軒。

紅雪知道即將進行的一場比鬥是自己主人促成的,而且主人甚至已經請了好友來看,決不能讓她掃興,更何況,爲這個比試添點樂子,也未嘗不可。

“好,我跟你賭,你拿什麼跟我賭呢?”將一切利弊理清之後,紅雪答應的非常痛快。

九妖面無表情的把自己所有的資源都拿了出來,放在身前道:“賭我全部的身家。”

紅雪用腳踢了踢那些乾坤袋,從口中吐出了兩個字:“窮鬼。”

“主人,我可否借離光鏡一用。”紅雪對黃鶯兒道。

離光鏡,是一件中等品級的法寶,哪怕對黃鶯兒而言,也絕不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但這個時候,她毫不猶豫的取了出來。

紅雪掂量着手裏的離光鏡,又瞥了眼九妖身前的乾坤袋:“你連跟我賭的資格都沒有。”

看着拿鼻孔對着自己的紅雪,九妖轉頭看向了秦浩軒。

秦浩軒遞給了他一株九葉紅珠草。

九葉紅珠草不過嬰孩手臂長短,九片圓潤的葉子依次旋轉的排列在主莖之上,頂端一顆殷紅如血的果子,華光流轉。

這是秦浩軒最近從絕仙毒谷摘取的靈藥,而且在絕仙毒谷那樣的環境下已經發生了異變,九片葉子的脈絡竟然也是血紅色的。

九葉紅珠草一出,曼妙的清香頓時飄散開來,連旁邊看臺上的古教弟子都驚得站了起來。

“這九葉紅珠草你是從哪裏得來的?”黃鶯兒盯着那靈藥,聲音有些急促的問道。

九葉紅珠草有修復與拓展經脈的奇效,於修士而言,誘惑非常。但很多年前,九葉紅珠草就已經稀少無比,近年來更似滅絕。

可現在,他們眼前就有一株,而且還是異變後的!

這株靈藥的價值,相當於五件離光鏡,可秦浩軒就這樣面不改色的給了,如何不令在場的人吃驚。

看着臉色都變了的紅雪,九妖得意的揚了揚手上的九葉紅珠草:“賭,還是不賭?”

“自然是賭的。”黃鶯兒代替紅雪回答道。

九妖嗅了嗅自己手上的靈藥:“那就賭吧,如果我贏了,我還要他身上的三滴精血!”

紅雪瞳孔一縮,他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聽到一個脆生生的女音道:“好。”

閉了閉眼睛,紅雪再次看着九妖,重複了那個字:“好。”

“我賭秦浩軒贏。”九妖道。

“我們認輸,別賭了。”普光閣弟子李承柏慘白着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