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逗哏捧哏殺戮魔

尋釁的機會難得!既然有人送來了尋釁的機會,秦浩軒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很是自然的說道:“沒有辦法,被我打怕了,在我面前,他們是連嘴都不敢張的。”

“爲什麼不敢張嘴啊?”九妖很有說相聲的潛質,熟練的表達着自己的捧哏技術。

“怕我抽他們吧。”秦浩軒給了他一個讚賞的眼神。

九妖眼看着那幾個人越走越遠,提高了聲音道:“你剛剛說曾經打過他們的教派?”

“是啊,當年我都打到他們門口了,卻沒有一個人敢應戰,最後還是派出了幾個高手偷襲我。”

“這麼窩囊啊?”

秦浩軒眼睛看着湖面上輕輕搖曳的蓮花,脣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那普光閣畢竟是一羣卑鄙的僞君子,做出這種行爲,也不難想象。”

一人一獸,一問一答,語調輕鬆,聲音平淡,但落在普光閣三人的耳中,卻無異於指着他們的鼻子罵了。

“秦浩軒!我們本不想搭理你,你別太過分。”普光閣弟子李承柏轉頭,冷冷的說道。

“是不想搭理還是不敢搭理呢?”

秦浩軒悠悠然擡起眼,直直的看了過去。

李如熙大聲呵斥道:“你這種魔頭,我們普光閣看不上!”

黃色衣衫的少女終於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子,饒有興趣的看着這他們,少女的目光在九妖身上停留了一瞬,又移開了。

秦浩軒淺淺笑着,他神色平靜,沒有半分惱怒的跡象,只淡淡的對那三個弟子道:“若是真看不上我秦浩軒,你們就不會是現在這副樣子了。”

九妖立刻問:“那應該是什麼樣子?”

秦浩軒將手隨意的往身後一背,淡漠的看了普光閣的弟子一眼。

那一瞬間,在場的所有人以及九妖這頭妖獸,都無比清晰的感覺到了秦浩軒對普光閣衆人的的無視,看他們就如同看地上爬行的螞蟻。

李承柏等人的臉色剎那陰沉了下去。

少女眉目舒展,她邁着輕巧的步伐,從普光閣三人身後重新走了回頭,圓圓的眼睛如月牙一般彎起,帶着調皮的味道:“這位道友,你這又是何必?”

“我跟他們有仇。”秦浩軒面無表情的說道。

少女微微一愣。

秦浩軒繼續說道:“我想殺了他們,但在你們的地盤上,無緣無故的動手,似乎不給你們面子,我總得找個理由吧。”

那少女眨了眨眼睛,滿是意外的神色,這傢伙,坦誠的也太過分了一些吧?

十年仙桃盛會,幾乎宴請了修仙界中所有排的上號的大能,但這些人一來到這裏,哪一個不是規規矩矩的?即便是身邊這三個普光閣的精英弟子,在面對自己的時候,也都畢恭畢敬,如這人一般狂妄的,還從未遇到過。

他剛剛好像說自己是秦浩軒?

“見到我,你們面上裝着雲淡風輕,可眼裏卻盛着害怕。”秦浩軒看着那三個弟子,神色淡漠。

“你!”

李如熙攥緊了拳頭,額頭有青筋暴起,似乎現在就要撲過去拼命。

“別裝了。”秦浩軒輕笑一聲,“跟我動手,你敢嗎?”

看着在氣勢上完全將普光閣三人壓制的秦浩軒,少女眉宇間的趣味更濃了,她打量着秦浩軒,笑眯眯的問:“你是秦浩軒?”

“是。”

“太初教的那個秦浩軒?”

秦浩軒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

“被滅掉的那個太初教?”

秦浩軒抿了抿嘴角:“是。”

“我聽說過你!”少女眼睛刷的亮了,跟打量稀奇的神獸般打量着秦浩軒,“竟然是那個秦浩軒啊。”

普光閣弟子看着少女,臉色更加難看了。

其實,在古教弟子的眼中,修士是分爲兩種的,一種是古教的弟子,一種是其他弟子。

無論是不入流的教派,還是萬載大教,乃至於無上大教,在古教弟子們的眼中,都屬於其他弟子,而這一類的弟子,在古教弟子的眼中,都穩穩的矮了自己一頭,相處之時,古教的弟子也就是將他們當做手下,絕不可能成爲朋友。

雖然古教之外的弟子中也有極其出衆的人,這些人可能會成爲古教弟子們另眼相看的人物,但是卻很少。

眼前這瑤池閣的少女對待普光閣弟子也如對待自己手下一般,根本不怎麼理會他們,明知秦浩軒是普光閣死敵,還是走上了前,一臉笑容的說道:“久仰大名了,殺戮之魔秦浩軒。”

這少女聲音清脆可人,但說出的話還是令秦浩軒愣了愣:“你剛剛叫我什麼?”

“殺戮之魔啊,你不知道嗎?大家都這麼喊你。”

秦浩軒恍然的點了點頭:“原來我又多了一個外號啊。”

看着少女與秦浩軒聊得開心,普光閣三個弟子的臉,陰沉的都要下起雨來了,可還是不敢輕舉妄動,畢竟那一個是秦浩軒,一個是古教的精英弟子,他們誰都不敢得罪。

少女靈動的雙眸打量着秦浩軒,笑的甜甜的問:“大家都說你很能打,是真的嗎?”

秦浩軒不知道這少女爲何突然對自己如此友善,但既然是打擊普光閣的機會,他怎麼會不要?

“還行吧,手上沾過血。”

普光閣弟子李如熙聽到這回答,當即冷哼一聲:“沾過血?你這個魔頭身上揹負的人命,足以令你墮入修羅地獄!”

“當然,我不介意手上的血更多點。”秦浩軒淡淡對少女說道。

少女斜睨着普光閣的人:“聽聞三位道友同樣盛名在外,戰力非常,而且你們已經在我瑤池閣中修道七年,每日聽講道法,不是說修爲大漲嗎?”

李承柏謹慎的點了點頭:“貴教道法博大精深,我們師兄弟的確受益良多。”

少女笑了起來:“那就太好了,既然修爲升了,就該檢驗一下成果,你們不是總抱怨沒有一展風姿的機會?現在機會來了。”

看着少女纖纖玉指指向了面帶淺笑的秦浩軒,普光閣弟子原本被怒氣憋紅的臉,刷的一下子變成了慘白。

跟秦浩軒打?那會被打死的吧……

“不,……”

李承柏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就聽到少女繼續興致勃勃的說道:“更妙的是你們彼此仇怨也很深,打起來一定不會作假放水了,而且如果贏了的話,還能爲你們教派爭容光呢!”

可如果輸了的話,那就是喪命啊!

普光閣三個弟子雖然看不上秦浩軒,非常氣憤,但絕沒有失去理智到要跟秦浩軒真打,當下如吃了黃連的啞巴,頓時苦了一張臉。

“走吧,我們去鬥仙台。”

少女衝衆人燦爛一笑,說完之後,掌心突然現出一面小橋的水鏡,她笑嘻嘻的衝水鏡說道:“秦浩軒要與普光閣弟子去鬥仙台啦,瓊芳師姐,馮才師兄,你們要來看呀。”

連招呼了十多個人,少女掌心的水鏡才漸漸消失,此時普光閣的三個弟子,已經滿臉絕望了。

他們雖然在瑤池閣待了七年多,但關於秦浩軒的消息卻從未斷過,無一不是又怎麼怎麼厲害了,又殺了什麼厲害人物……

面對如今已經擁有三座仙宮的秦浩軒,他們怎麼敢打?

可,現實是,已經不打不行了……

秦浩軒看着眼神狡黠的少女,笑了。

真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兒大啊,普光閣的人明明是不想打的,卻被這人三言兩語逼到了不得不打的份上。

招呼完師兄弟,師姐妹,少女擡眼看着訥訥不言的普光閣弟子,一臉無辜的說道:“我都已經把消息散出去了,你們不會不打吧?”

普光閣弟子沉默着,就在李承柏要說話的時候,少女微微皺起眉頭,道:“如果你們不打,那我面子可就丟大了啊。”

李承柏:“……”

普光閣的其他兩位弟子:“……”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們敢不打嗎?

李承柏:“我們,打。”

少女嬌俏的一笑:“那就去鬥仙台吧。”

秦浩軒擡眸看了看往鬥仙台飛去的四人,然後低頭看了看腳下好久沒言語的九妖,踢了踢它:“剛剛不還折騰的歡,現在怎麼沉默了?”

九妖慢悠悠的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秦浩軒又看了眼少女跟那三個普光閣弟子的背影,略微思索了一番,問九妖:“你最開始的挑釁,應該不是與那三個傢伙有仇吧?”

九妖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非常大方的點頭:“恩,我是看黃鶯兒不順眼。”

“有什麼過節?”

秦浩軒騎坐在九妖的背上,問它。

九妖一面往鬥仙台飛去,一面說道:“幾十年前,黃鶯兒爲了煉製丹藥,曾經抽取過我身上兩滴血脈精血。”

遠古時代,大陸之上,也曾經異獸遍地,甚至連神獸都有,但隨着無仙時代的來臨,放眼天下,純種的妖獸幾乎滅絕,現在異獸的資質,完全看他體內遠古血脈精血的濃度。

抽取一個異獸體內的血脈精血,無異於剝奪這個異獸的壽元,削弱他修煉的天賦。

而將異獸精血加入丹藥之中,作用不過是能夠提高丹藥成功的概率。

“那你的主人會任由她做這些事情?”秦浩軒皺了皺眉,問道。

九妖埋頭往鬥仙台趕,隨口說道:“黃鶯兒來要我的精血,我主人是應允的。”

秦浩軒愣了愣,應允的?

“古教,不是你能夠懂的地方。”九妖甩了甩自己的八個腦袋,道,“我剛出生時,就擁有上古異獸九嬰的幾絲血脈,異常罕見,若非我的主人保我,可能當時就有人拿我去煉丹了。”

“我挺感謝我的主人,所以日後他對我做了什麼我都不會恨他。但這兩滴精血的事情,我心裏一直憋着一口氣,只針對黃鶯兒跟那頭吃了我精血的畜生,所以一直想討回來。”

秦浩軒隨口問道:“當時她煉的什麼丹?”

用九妖精血煉製的,莫非是進階的丹藥?

九妖語氣微冷:“爲她坐下靈獸煉製的大補丹,就想試試能不能激發那頭狐狸的返祖血脈,可惜,廢物就是廢物,最後還不照樣失敗了。”

秦浩軒大概明白九妖心中不忿的地方在哪了,他想了想,道:“那人似乎不認識你。”

“我不過一個最普通的妖獸,她可是門派內的精英,自視甚高,怎麼可能記得我。”

秦浩軒摸了摸九妖脊背上披覆的長毛,繼續道:“不過,今天即便我找了普光閣衆人的麻煩,似乎也不會幫你出氣吧?”

九妖咧嘴一笑:“你教訓普光閣的人自然與我無干,但爲我自己出氣,我還是有辦法的。”

秦浩軒也算見識過很多教派的鬥法場,到達目的地之前,他自然的以爲鬥仙台就是一個建立起來的臺子或者廣場,鑑於這是古教的鬥法場,充其量大一點,所以當九妖將他帶到一座漂浮在半空中的島嶼時,才有一點驚訝了。

這座面積並不小的島就名爲“鬥仙台”。

島上被分隔成八十一塊場地,最小的長寬都不小於二十丈,最大的位於正中間的位置,足夠上百人在那裏進行羣架了。

每一個鬥法的場地之間,都有精緻的亭臺樓閣,高立其中,視野寬闊,可以從高處俯視這些場地上的打鬥,臺子的周圍也設有石桌石椅,栽種着漂亮的花樹,空餘的位置還有假山流水,美麗非常。

“真是大手筆。”秦浩軒從高空中俯視整座小島,讚歎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