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古教自來妖孽多

與外面一望無際的平原不同,一進入這扇門,幾座相隔不遠的青山率先進入視野,幾條銀白的瀑布從山上傾瀉而出,陽光照射其上,七彩虹光橫貫天際,而極目遠望,更遠處有漂浮在空中的仙山,白雲鋪道,靈氣環繞,彩蝶在仙境中翩飛,靈獸在雲彩間玩耍……

秦浩軒細細看去,只覺得高空之中,那些錯落的仙山似乎是以某中道韻排列,一眼望去,只覺得舒服而美麗,仔細看去,卻會心神恍惚,若是道心不堅的人,恐會頃刻迷失其中。

九妖熟門熟路的帶着秦浩軒穿越山林,往遠處那片仙境飛去,它一邊飛,一邊說道:“剛剛那個老頭子,不過是山門前的一個花匠,修爲低,資質差,沒什麼本事,你根本不需要對他客氣,半點好處沒有。”

秦浩軒重新坐回了九妖的背上,聞言笑了笑:“我對人客氣與否,不是看修爲的,那個老者沒有敵意,對我還很和善,年歲也在我之上,對他講禮貌,應該的。”

九妖搖晃着腦袋:“早就告訴你了,在古教中一切以實力爲尊,你可是秦浩軒,是小仙王,是擁有三座仙宮的強者,即便在古教裏面,也都是很有分量的人物,怎麼能隨隨便便對人客氣呢?這會讓其他人看不起你的!除了我們門派的一些老祖跟逆天的天才外,你完全能夠橫着走啊!”

“跟你說不清楚,你這一頭異獸,也不懂什麼是禮貌。”秦浩軒嘆了口氣道。

九妖辯解:“在實力面前,誰還講什麼禮貌啊。”

又閒聊了幾句,秦浩軒問九妖:“你剛剛說這個教派有逆天的天才?”

“必須有啊,這可是古教。”

秦浩軒來了點興趣:“我這幾百年來,也見識過很多所謂的天才,跟我交手的也不在少數,連紫種都殺過,雖然我先天仙種爲弱種,卻自認爲不是庸才,不知道古教的天才,是否能入得了我秦浩軒的眼。”

九妖沉默了一瞬,道:“你的確是一個不世出的大能,當今年輕一輩,沒多少人能與你比肩,但,人外有人,總會有人比你更強,試問,如果有一個人的資質比紫種更逆天,心性又比你更堅韌,仙路之上更有絕世大能照拂,他今日所達到的高度,是不是會比你更高?”

秦浩軒想了想:“你這話,倒是引起了我的好奇。”

九妖尾巴也動了起來,它興致勃勃的說道:“這麼說吧,我古教曾有金色仙種的強者,懷胎九年,生下一個肉球!”

秦浩軒微微挑眉:“肉球?”

“對,那強者切開肉球,裏面有已經會爬行的嬰孩一個,而且肉球的內壁之上,刻滿了無人能夠看懂的經文,當這個小孩行走的時候,遍體金色華光,經文繚繞!而他只睡了一夜,體內仙種便完成了紮根長葉,三日內,四十九葉長全!”

秦浩軒心想,這倒是比紫種更逆天……

“一生下來就會修煉,一修煉就如此逆天,有高人斷言,此子乃仙王轉世!”九妖興奮的說道。

“是嗎?仙王轉世?”

九妖猛點頭:“因爲曾經有記載,上古之時,也曾出現過這樣神奇的孩童降生,後來,那孩童成長起來,果然長成一代仙王。”

秦浩軒驚歎的說道:“那這的確厲害了。”

見自己的話得到秦浩軒贊同,九妖更是得意:“這算什麼,我們古教之內還有更神奇的!”

“哦?來說說。”

“瑤池閣曾經經歷過一場暴雨,似洪水從九天而落,就在這場大雨中,一顆人形的石頭被衝落到瑤池閣,雨過天晴的剎那,石頭裂開,從裏面走出來了一個身着白衣的女人,容貌極美,氣質聖潔,恍如天上仙子。”九妖臉上現出陶醉的神色,“當年我曾有幸遠遠地見過一面,至今沒有誰能比她更美。”

“擦擦你的口水吧。”秦浩軒涼涼的說。

九妖甩了甩腦袋:“人們懷疑她是古仙涅槃而生,不僅僅是因爲她長得美,更因爲她有一顆剔透玲瓏心,聰明到了極點,無論什麼都是一學就會,更能舉一反三,修爲進步無比神速,現在已經是門派內最高層的存在,那絕世的風姿,我此生恐怕再難見了。”

“還有其他的嗎?”秦浩軒問。

“有啊,我們教派中還有一頭麒麟!世間唯一的一頭麒麟哦!而且有大長老認定,這麒麟的血脈是古之血脈。”

秦浩軒挑了挑眉:“麒麟?”

“對!要說最出風頭的,還是這頭麒麟,當真是我輩的楷模啊!”九妖雙眼放光,滿是激動的說道,“自出生至今不過短短幾百年,但放眼整個瑤池閣,也沒幾人是他的對手了,但他最出名的不是這個!”

“是什麼?”秦浩軒暗想,世間神獸早已銷聲匿跡,麒麟更是只聞其名,這古教中竟然有一頭,而且好像還有什麼更特殊的長處。

“那就是他雄風赫赫,勇猛無比,有一座龐大無比的宮殿,裏面養着成千上萬的仙子、女妖!”九妖鏗鏘有聲的說道。

秦浩軒:“……”

“知道他的口頭禪是什麼嗎?”

秦浩軒面無表情的說:“不知道。”

“他人說我是色魔,我笑他人看不穿,每日辛勤苦勞高,只爲麒麟留血脈!”

秦浩軒默默的翻了個白眼。

“他可是世間僅存的麒麟啊,生性高傲,行爲不羈,嚮往絕對的自有與歡樂,而且十幾年前他就開始往外跑,被門派內的大能抓回來好多次了。”九妖搖頭嘆息的說道。

“隨着他修爲的漸高,你們門派恐怕關不了這頭神獸太久了吧?”秦浩軒道。

九妖點了點頭:“現在能管得了麒麟的人也很少了,但瑤池閣拿捏着他唯一的弱點!”

“是什麼?”秦浩軒有些好奇的問道。

“麒麟的母親還活着呢。”

秦浩軒皺了皺眉:“不是說他是世間唯一的麒麟嗎?”

“對啊。”九妖點頭,“我又沒說過他母親也是麒麟,他的母親不過是一條很普通的狗罷了,而且生下這麒麟的時候,連修煉都沒有過。”

秦浩軒眨了眨眼睛,一條狗生下了一隻麒麟?

“反正在麒麟的心中,天大地大,沒人能比他大,除了生他出來的母親。”九妖有些感慨的說道,“但那條狗可是普通種,爲了能夠讓那條狗活下來,以防麒麟真鬧出什麼事,瑤池閣花費了大力氣,無數極品靈藥不要錢的往它身上用,好不容易才給她開智,但她資質太差了,雖然能口吐人言,但現在連化形都做不到。”

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九妖哈哈大笑了起來,等他笑夠了,這才對秦浩軒道:“我曾經見過麒麟在他母親前的慫樣子,當時那條狗還不會說話,只汪汪叫了幾聲,就把處於狂暴狀態的麒麟給制服了。”

“只可惜這些年來,那麒麟的母親是越發的不行了,整個瑤池閣真是如臨大敵,爲了能延長她的壽元,上至太上長老下至普通弟子,各出奇招,我們掌教甚至把自己的洞府都讓給她住了,比伺候自己親孃都盡心一萬倍。”

秦浩軒歎爲觀止:“古教,果然有意思。”

九妖笑了:“古教內有意思的事情多了,估計你這一趟是吃不了多少桃子了,但多長長見識也是不錯的。”

一邊說一邊走,兩人很快來到了一條長路旁,這條路以青色岩石鋪就,兩側坐落着丈高的石像,或慈眉善目、仙風道骨,或面容猙獰、殺意騰騰。

秦浩軒踏步其上,有種這些石像似乎在注視自己的感覺,他沉思一瞬,然後在經過一個石像的時候,突然轉頭看了過去。

四目相對,秦浩軒看到一抹流光從那石像眸中閃過。

“一看你這反應就知道你沒進入過古教。”九妖走在秦浩軒的身邊,搖頭晃腦的說道,“這條道是通神道,乃是進入教派內部的大道,兩旁的石像也不是普通石像,內有教靈之力,能夠護佑教派。”

教靈?秦浩軒想起天荒海荒古宗內覺醒的教靈,而這古教的教靈卻是比無上大教內的教靈不知道強悍了多少倍。

回想自己以前見識過的大勢力,萬載大教、無上大教,甚至是自在魔宮與仙王墓,都各有其特色,卻從來沒有哪一個勢力,能有眼前古教來的更震撼,那種威嚴與浩大,是植根於這片土地的每一寸之上,令人心生感嘆。

若說無上大教等教派還是凡世間的勢力,這古教,儼然是超脫一切的存在。

“以前曾聽聞,古教是人間的小仙界,現在看來,大抵如此。”秦浩軒走在通神道上,感受着守護了古教不知幾十萬年教靈的注視,輕聲說道。

九妖看了眼秦浩軒,道:“傳聞,古教之後,若是能夠渡過大劫,得無上機緣,是可以舉教飛昇仙界的。”

“有過這樣的事情?”秦浩軒問。

“事情倒是沒發生過,但這是經過強者推算得出的結論。”九妖想了想,說道,“畢竟無仙時代已久,個人無法飛昇,難道就真的人仙相隔了?修士們一生苦修的意義又在何處?而你也能明白,當一個教派從新建立,然後經由五千年教劫,是怎樣的一個蛻變,而經歷萬年教劫後,又是一個更大的提升,恰如修士從生根發芽直至逐漸強大,而古教,也絕非頂點。”

秦浩軒點了點頭:“若是任由一個教派隨時間洪流晉升下去,它的未來會是什麼,的確是有舉霞飛昇的可能。”

雖然這個可能性很小。

“到了,走,我陪你去拿身份牌子。”九妖擡頭看了看前方,說道。

秦浩軒擡眸看去,通神道的盡頭是三座寬闊異常的拱橋,全部由十萬年的白玉雕琢而成,奢華而貴氣十足,每座橋寬約二十丈,長約百丈,橫貫一條洶涌呼嘯的大河,最高點沒入飄渺的雲霧之中,連接着古教的外與內。

遙望那條長河,首不見其從何處而來,尾不見其盡頭去往何處,只覺氣勢滔滔,而那蝕骨的寒意籠罩在每一滴水珠內,令無數人望之生畏。

但是走上大橋之前,非瑤池閣弟子,必須去橋房拿到屬於自己的通行令,才能夠走過。

“如果擅闖,三水橋會將你扔下化身河,若是落入此河,即便是道宮境修爲的強者,也會被河水蝕盡骨肉。”九妖說着打了個寒顫,似乎親眼看到過一般。

既然來到了別人的地盤,而且還是來殺人的,秦浩軒自然是想着能和氣的時候,儘量和氣着,能不惹事就先別惹事,於是毫無異議的跟隨九妖往東面橋頭一座不小的宮殿走去。

那宮殿坐落在一片散碎的巨石之上,三層高,飛檐沖天,內設客座,但從門口望去,空空蕩蕩,似乎很長時間都沒人在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