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心魔破去禪音功

小人蔘精不過嬰兒手臂大小,長得胖乎乎圓滾滾,跟白嫩糰子一般可愛,嘻嘻哈哈的從白玉路上跑過,花叢之中,蝴蝶女妖不過拳頭大小,姿容絕美,舞姿翩然,兩扇色彩明豔的翅膀在身後舞動,嬌美宜人……

“當真如仙境一般。”秦浩軒看着眼前的一切,讚美了一聲。

九妖更是得意,甩動着自己的尾巴,偶爾逗弄一下圓溜溜的人蔘娃娃:“這裏好歹是古教,自然要有屬於他的氣韻,進入更裏面,那才叫真漂亮。你畢竟是五千年的小教派出身,你想想,你們教派也算靈氣充足了吧?可你知道萬載大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嗎?無上大教見過嗎?那些還頂多是十幾萬的,古教可是百萬年的教派啊!”

“存活百萬年,可謂是與天地同生了,稱雄於世,謂之仙境也不過分……”

聽着自己小坐騎囂張起來好像沒邊的話,秦浩軒只淡淡的說道:“看來你對這瑤池閣的感情也蠻深的。”

九妖不斷甩動的尾巴一下子耷拉了下來:“沒,沒,我只是在跟你介紹而已。”

“是嗎?”

“對啊!”九妖眼睛轉了轉,說道,“哦,我還要告訴你,古教內的規矩,跟你們太初可是不一樣的,你必須表現的足夠優秀,哪怕是鬧事來展示你的實力,也比講究什麼謙遜好。”

“這樣啊……”秦浩軒欣賞着四周的景色,漫不經心的迴應。

“恩恩,只要你別惹到脾氣特別怪的老家夥,最好是怎麼高調怎麼來!因爲你要是低調,很容易被人看不起的,他們看不起你,就會欺負你……”

就在九妖講的吐沫星子橫飛的時候,陰陽怪氣的聲音就從前面不遠處傳了過來。

“喲,看看,這不是小九嗎?是不是年紀上來了,腿腳不利索了,過去多少年了才回來?”

秦浩軒與九妖一同擡頭看去。

在他們正前方十幾丈開外,原本開闊的地勢收攏了起來,青草樂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高入九天的灰白色的高牆,一扇墨淵般幽深的大門矗立在眼前,驚人的力量在那扇門中涌動。

而在門前,有四頭獵犬一樣的異獸,他們個個高達十數丈,體型彪悍,四肢粗壯,遍體覆蓋着青色鱗片,泛着幽幽寒光,而頭上只有一張血盆大口,沒有眼睛跟鼻子,看起來着實有些駭人。

“它們是獄犬,聽說是給閻王爺看門的。”九妖小聲的對秦浩軒傳音。

“哈哈哈哈,哥幾個快看,小九腦袋丟了一個,還被修士騎着,哈哈哈哈,真是窩囊到家了!”

獄犬粗獷的聲音穿透力極高,惹得附近很多異獸紛紛前來觀看,嗤笑聲一片。

九妖臉色通紅一片,明顯在強忍着怒氣,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

秦浩軒饒有興趣的看着那四頭獄犬,想着它們模樣可怖,修爲不低,戰力看起來也不錯,若是日後重建太初,倒是可以搞幾個來守門。

“呵,我記得讓你去請的是自在魔主,怎麼就喊了這個一個小角色回來?還讓人家騎在背上,越活越回去。”爲首的獄犬鄙夷的打量了秦浩軒一眼。-

鑑於獄犬是用來看守大門的,它們對於修仙界中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是認得的,對於生面孔,從來都不用睜眼瞧的。

被鄙視的秦浩軒卻沒有半分怒色,嘴角甚至一直都是帶着笑的,只淡淡的看了說話的獄犬一眼。

要說在平時,九妖向來是不跟這些傢伙廢話的,畢竟獄犬數量多,真打起來自己絕不會好受,但現在它有底氣啊,畢竟它背上的不是別人,可是秦浩軒!

“老子出去那是奉命出差,至於什麼時候回來,帶什麼人回來,怎麼帶回來……”說到這裏,就要特意拖長了聲音,斜睨着臥在草叢上的獄犬一眼,“哪裏輪得着你們這幾隻看門狗來叫喚。”

獄犬們瞬間就怒了,猛地從地上竄了起來,兇狠的聲音從它們喉嚨中漫出。

“小畜生,出去一趟就忘了自己有幾斤幾兩了?”

尖銳而難聽的聲音從幾頭獄犬的身後傳了過來,一個身穿灰色道袍,髮絲高高束起的年輕人走大門後面走了出來,他生的還算英俊,只是一雙眼睛中銳色太盛,還藏着幾分陰冷,看起來很不舒服。

那弟子罵完九妖之後,狹長的眼睛掃了一眼秦浩軒,輕蔑之色流露了出來:“呵,我當你這個小畜生有多大能耐,怎麼自在魔主沒請來,就隨便找來個蠢貨嗎?我瑤池閣是這種貨色能來的地方嗎?”

那弟子名喚胡唯宗,是瑤池閣內一個普通的內門弟子,雖說普通,卻也是有色仙種,幾百年間便達到了仙嬰境,即便放在無上大教也是精英弟子級別了,職位是看守大門,負責接待。

因爲自負,胡唯宗對外來的弟子向來不客氣,因此,儘管他也看出秦浩軒修爲不低,可能比自己還要高,但還是沒將對方放在眼裏,極盡嘲諷之能。

秦浩軒看了看那繼續罵着九妖的胡唯宗,笑了:“以前都說物類其主,現在我倒是發現,主人跟他養的小畜生一個德行,狗嘴吐不出象牙來的,也大有人在啊。”

胡唯宗正在逞威風,實在沒想到那個看起來沒什麼威脅性的傢伙竟然敢反駁,而且罵起人來如此鋒利,直接把自己比作狗了,當即暴怒:“你個小癟三,哪裏有你說話的份!看來不給你長點規矩,你真當自己是根蔥了!”

除了普光閣等敵人教派,秦浩軒還很少遇到這麼不友好的守門弟子,他看了坐下的九妖一眼:“怎麼回事?”

“下馬威。”九妖掀了掀眼皮,“這個人就是個普通弟子,你隨便折騰,出不了事。”

“閉嘴,小畜生!”

刷!

胡唯宗暴怒之中,背後仙嬰出現,長髮披肩,貌似惡鬼,舞動着洶涌的靈氣,幻化出一頭百丈高大的獄犬,駕馭火龍,直衝向秦浩軒!

浩大的聲勢,將很多異獸跟小妖都嚇跑了。

秦浩軒與九妖,一站一座,姿態閒適,一直到胡唯宗的攻勢來到眼前的時候,秦浩軒這才慢吞吞的擡起了手,大心魔術驀然而出,幾乎是沒遇到任何抵擋的,就沒入了胡唯宗的身體內。

瞬息之間,張牙舞爪的獄犬虛影消失了,狂風消停了,而胡唯宗被自己心魔嚇尿了褲子,崩潰的哭了。

秦浩軒看着大哭不止的胡唯宗,用腳踢了踢屁股下的九妖:“你們古教的弟子就這德行?修爲雖然不低,但道心如此鬆散,心魔一出便敗,一點抵抗能力都沒有,搞什麼啊?”

話音還沒落地,另外一同樣身穿灰色道袍的弟子臉色鐵青的從山門內走了出來。

趙玉風嫌棄的看了一眼自己還在嚎啕大哭的師弟,只覺得自己一脈的臉都被這個不中用的傢伙丟盡了,當即一個掌風飛了過去,將胡唯宗劈暈,順帶讓獄犬把他給帶走了。

“是你口出狂言,說我們古教弟子道心不堅?”

趙玉風國字臉,粗眉大眼,一臉正氣,此刻他冷冷望着秦浩軒,沉聲問道。

秦浩軒點了點頭:“是我。”

趙玉風昂起頭:“你剛剛不過是偷襲,趁我師弟不備才得手的,有本事拿你那邪門歪道跟我試試,我會讓你明白,什麼叫道心堅固,什麼叫古教弟子!”

趙玉風一番話說得擲地有聲,鏗鏘有力,似乎秦浩軒不這麼做,就是認輸。

秦浩軒自然是不會認輸的,而且他還很是從善如流,立刻又動用了一次大心魔術!

冷冷的幽光在即將接近趙玉風的剎那,趙玉風掌心光芒攢動,一個刻畫着重重道韻的木魚出現在他的手中,他用力一敲,金光從木魚身上疾射而出,如寒冰遇到烈火,大心魔術剎那之間消融在天地之中!

趙玉風笑的異常得意:“怎麼樣?!我的靜心禪音可破除世間一切孽障,你這邪魔外道,能奈我何?哈哈哈……”

秦浩軒眼睜睜看着自己心魔術消失,面上表情依舊淡定,他擡了擡眼皮看趙玉風,輕笑了一聲:“真的嗎?”

趙玉風獰笑:“你眼瞎了不成?你的心魔術早已被我破了!”

但是在他話剛剛說完的下一瞬,面上表情瞬間變了,彷彿看到了什麼世間最令他恐懼的景象,五官扭曲而駭人!

“哈哈哈哈,該啊!”九妖看着趙玉風悽慘的樣子,頓時大笑了起來,“中了心魔還不自知,丟人!”

秦浩軒卻擡起眼,看向了那道散發泛着黑色幽光的大門。

啪啪啪!

隨着一陣拍掌的聲音,一個老者慢慢的從裏面走了出來,他一身麻利的短衫長褲裝扮,衣服上還粘帶着一些泥土,頭髮花白,容顏枯老,只是那雙深陷的眼睛還算清澈,正盛滿笑意,望着秦浩軒:“年輕人,教訓的好啊。”

秦浩軒一改淡漠的神情,從九妖的身上落到了地面,對那老者一拱手,非常客氣的說道:“晚輩兵匪好勇鬥狠的人,若非他們有意刁難,晚輩也不會出手。”

見秦浩軒舉動有禮,老者更是欣慰,手一擺,說道:“沒關係,出手也沒關係,他們兩個傲慢久了,的確也該有人來教訓一下。”

秦浩軒嘴角噙着笑:“多謝前輩體諒。”

“像你這樣懂禮的年輕人真不多見了,日後定有大出息,快進去吧。”

老者說完,他身後的大門,轟然中開,一條坦途出現在了秦浩軒的眼前。

“謝前輩。”

拜別那個老人後,秦浩軒與九妖一起踏入了門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