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古教手筆仙凡別

當年九妖爲自在魔主送來請帖,魔主卻不在乎,設了擂臺,贏者拿帖。

秦浩軒最後雖然拿到了請帖,但後來被普光閣的人伏擊,全身修爲盡毀,落到了天延教的手中,後來更是被無間殺手組織追殺,被逼入滅寂嶺……

歷經那麼多的生死危急,仙桃盛會自然是缺席了,秦浩軒也早已將它忘記,沒成想,今日又再復被提起。

“瑤池閣舉辦的盛會,可那請帖早在我被伏擊的時候就已經毀了,想去古教瑤池閣,只有一個辦法了。”秦浩軒望着四方城的方向,眯了眯眼睛,“希望它還在。”

秦浩軒來到四方城的時候,正是傍晚,滿城燈光出現,依舊是來來往往,非常熱鬧,他沒有驚動四方城的城主,而是直奔一座高閣林立的院子而去。

還沒有到達院子中,就能夠聞到濃郁沖天的酒氣,以及絲竹叮叮的樂聲,秦浩軒從高空中一步步邁了下來,他看到紅衣舞娘在寬闊的院落中翩翩起舞,到處是嬌聲笑語,酒香飄蕩。

“這小畜生倒挺會享樂的。”

簾幕之後,獅身豹首的九妖正舒坦的握在一張巨大的老虎皮上,周圍有女妖爲它按摩身體,香醇的美酒被一杯杯送入它的口中。

“看來你過的不錯。”

突然響起的聲音,把已經有些微醺的九妖嚇了一個機靈,它倏地睜開眼睛,怒罵聲來到了舌尖,卻還是被它給吞了下去:“……秦,秦浩軒?”

看着突然而來的秦浩軒,伺候着九妖的女妖們也不害怕,反而拿她們那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有更大膽的就直接嬌滴滴的問了:“這問道友是誰啊?”

說話的是九妖平日最喜歡的一個女妖,身姿妖嬈,姿態豔麗,它剛要回話,卻瞥見了秦浩軒的神色,瞬間,打了個寒顫,粗聲粗氣的說:“去去去,都下去,我好友來了,哪裏還有你們的說話的份兒?趕緊走。”

那女妖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卻還是聽話的,當即領着所有人下去了,只是在走的時候,很多膽大的,還若有若無的朝秦浩軒飛了幾個媚眼。

衆人散盡,清風徐來,朗月懸空,秦浩軒立在彷彿水波盪漾的庭院中,似笑非笑的望着九妖。

自從秦浩軒離開後,九妖便在這四方城住下了,因着是秦小仙王帶來的坐騎,四方城的城主們不敢怠慢,一直都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只要它不把整個四方城給掀了,平時做什麼也都隨它去了。

九妖完全被四方城給吸引了。

它在瑤光閣中不過是一名長老的坐騎,而且血脈不純,是異獸而非神獸,地位不高,整日更要受古教教規教條的束縛,別說飲酒作樂,就算是最普通的玩樂都有可能成爲受罰的理由。

於是九妖沉浸在無人管束,胡作非爲的舒坦中,待在四方城,不走了。

如果今日不是秦浩軒來找它,九妖可能會在這四方城中待到壽元盡頭吧。

“小仙王,好久不見啊,我這美酒很多啊,快來嚐嚐,都是幾百年年份的,味道醇美,宜人心脾……”

“去瑤光閣。”秦浩軒輕描淡寫的打斷了九妖的寒暄。

九妖聲音只停頓了一瞬,又笑嘻嘻的說:“哎呀,我還以爲你把這事給忘了呢,這都多少年了?仙桃盛會馬上就結束了,桃子肯定都吃的差不多了,講道的人應該也走了,你去幹什麼呢?別去了,這裏多好啊,有美酒也有美人,人間仙境啊……”

秦浩軒沒有說話,只拿眼睛看着他。

九妖嘴角燦爛的娥笑容垂了垂,他垂死掙扎的說道:“我真的是爲你好啊,仙桃盛會有什麼好的?”

秦浩軒眼皮輕擡,九妖頓時哽住了,可它實在放不下這四方城的舒服日子,咬牙說道:“那裏真沒什麼意思?哪裏能比得上這四方城,快活似神仙啊……”

秦浩軒撫了撫自己衣袖,只這個簡單的動作,把九妖嚇得臉都白了,它重重嘆了一口氣,放棄似的擺了擺爪子:“走走走,我帶你去總行了吧?”

秦浩軒坐在九妖的背上,看它騰雲駕霧,直奔西南方向而去。

星光漫天,夜色如水,秦浩軒看着眼睛耳朵都耷拉下去,明顯興致不高的九妖,笑了笑:“那瑤光閣不是你的家嗎?怎麼這麼不願意回去?”

九妖抖了抖它長長的尾巴:“在這裏多好,想幹什麼幹什麼,沒人管我,可回去了,全是規矩,邁錯了一步路都有可能被人罵,哪裏能有這裏舒服?”

秦浩軒想起當年初見九妖時它那囂張的模樣,心中有些疑惑:“你不是什麼長老的坐騎嗎?混得這麼慘?”

九妖哭喪着臉:“長老在古教中就跟草木一樣普通,而且我的主人又不只我一個坐騎。”

秦浩軒用手點了點九妖的脖子:“這麼可憐?那你以後就做我的坐騎吧。”

九妖眼睛刷的亮了:“你要跟主人把我要了?”

秦浩軒笑眯眯的說:“得看你表現了。”

倏!

九妖的速度剎那之間提速,如疾風奔馳,與流光爭先,略帶粗啞的囂張聲音灑落一路:“這可是你說的,一定要把我從那裏要出來!”

即便九妖的速度很快,可當他們兩個來到瑤光閣外圍山門的時候,也已經過去了三天。

秦浩軒坐在九妖的背上,看它遍體散發出紫金色的光華,穿過陣法遍佈的長河與高山,飛越塵沙如瀑的荒原,最終按照一種古老而玄奧的方式,打開了一座高聳入雲的山門,不由的也心生感慨:“古教底蘊深厚,若非有人引導,即便我已經來過一次,想進入古教的山門,也不會輕鬆。”

九妖進入山門之內,昂頭說道:“那是自然,剛剛我帶你經過的那些陣法,瞬息之間,能有數萬種變換方式,而且外門便有道宮境強者的神識籠罩,更有不亞於無上大教的守山陣法,想要闖進來,難如登天。”

一入那山門,漫天荒原被棄置身後,濃郁的靈氣夾雜着花草香氣撲面而來。

好似一幅水墨畫從眼前延伸了出去,天色深藍,雲彩潔白,地面之上,一條白玉鋪就的臺階延伸到視線的盡頭,四周有供人休息的亭臺樓閣,各個精妙絕美,雕樑畫棟,遠處溪水潺潺,靈獸跳躍,陽光照射在溪流之上,波光點點……

“怎麼樣?漂亮吧?”九妖一步一步的行走在白玉鋪就的大路上,他晃了晃腦袋,不無得意的說道,“這裏還只是瑤池閣的外圍,景色相比較最裏面,也就是一般,哈哈哈……”

秦浩軒能夠感覺到這條白玉道路並非普通的街道,有一抹強悍而神祕的力量附着其上,若是有人敢在此擅自動粗,這條路,可能會直接發動攻擊。

“哈哈哈,嘻嘻……”

歡笑嬉鬧的聲音從前方傳來,隨着九妖的前行,更遠處的景色也進入了眼中,高聳的古木參天,碧綠的葉子上跳動着光華,地面之上,青草茵茵,有開的燦爛的花朵在微風中晃動。

秦浩軒細細看去,笑了笑:“古教真是大手筆。”

凌霄雪蓮、七彩丹芳、火珠草……

上百株稀世難尋的靈藥就那樣大大咧咧的栽種在這片草地上,精純濃郁的靈氣不僅催生了藥力甚高的靈藥,更有很多懵懂的小精怪化出了人形,在那片靈藥的樂園中玩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