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慕天之中走一圈

“唉,有上仙在我們這裏建立了一個慕天教,據說這是在仙界新近建立的門派,門徒衆多,非常厲害,教主更是如真仙一般的人物,後臺非常硬。”老頭左右看了看,然後壓低了聲音對秦浩軒道,“這個教主啊,特別厲害,原先那徐家也是很厲害的,但面對慕天教就不行了,還不是被慕天教教徒的後輩霸佔了家產。”

秦浩軒雖然不知道這慕天教是什麼東西,但聽到師父後人是被人霸佔家產趕走後,也皺起了眉頭:“什麼?”

“那都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徐家的仙人保佑他們咯,還是慕天教的人厲害啊,聽說他們的信徒遍佈數十個國家,聲勢浩蕩啊。”

看着眼前這個敞開話匣子的老丈,秦浩軒轉頭看向那座大宅子,勾了勾脣角:“有點意思。”

慕天教,秦浩軒的確從未聽說過,難道是被什麼無上大教庇佑着,剛剛興起的小教派?

“年輕人,看來你是外地人啊。”老丈說道。

秦浩軒笑了笑:“算是外地人吧。”

老丈臉上現出明了的神色:“你不知道啊,這慕天教教主着實霸道,他讓自己所有的信徒後代,都要在家中立着他的長生牌位,每日三炷香的伺候着,就連皇宮中的皇帝,每日都得對他的牌位鞠躬行禮。”

秦浩軒挑了挑眉:“果然霸道,那他長生牌位上的名字是什麼?”

老丈再次驚慌的擺手:“說不得,說不得,我一個凡人,怎麼敢直呼上仙的名字啊。”

秦浩軒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那我只有自己去看了。”

言罷,秦浩軒的身形已經消失在了老丈身前,驚得老丈從石階上滾了下來,反應過來後,連忙對着秦浩軒原先所在的地方磕頭:“衝撞仙人,衝撞仙人……”

秦浩軒轉瞬間來到了天府之內,他實在有些好奇,這個新興的教派到底是誰建立的,無論是教派名字還是做法,都是如此的張狂,讓他想要見識見識。

原本秦浩軒師父璇璣子後輩的宅院中,豎立着一座比其他房屋更加高大宏偉的祠堂,祠堂內香火繚繞,有守堂的僕人跪在其中,而在主位之上,供奉着一座黒木的牌位,上寫:慕天教教主慕容超!

秦浩軒看到那牌位的瞬間,怒氣剎那席捲了全身,他眉眼間帶着狂怒,屬於道宮境修士的威壓剎那間如汪洋般傾瀉而出,狂風大作,驚雷陣陣!

刷!

他一擡手,整座祠堂頃刻間化作齏粉!

狂風捲動秦浩軒的黑髮黑袍,他手背上青筋暴起,無邊的殺意激盪而出,口中吐出了三個字:“慕容超。”

若非他背叛太初,將太初擁有紫種之事上報普光閣,太初怎會招致滅門之禍?

這個太初的罪人,永遠的叛徒,是太初滅教七十多年來,秦浩軒最想除去的一個人!

可是慕容超太會躲藏,竟然在幾十年間,不露半分聲跡,好似人間蒸發了一般,直到今天,慕容超三個字,才重新出現在秦浩軒的眼前!

狂風怒號,陰雲漫天,秦浩軒掀起眼皮,剛剛還矗立在眼前的生詞已經完全消失,整座小鎮都被他的怒火籠罩,家家戶戶膽戰心驚,哆哆嗦嗦的在自己院子中跪拜,根本不知到底是哪方仙人在發怒。

秦浩軒斂了一身怒容,詢問出慕天教教派所在的地方後,不再在此處停留,剎那飛掠而去。

慕天山原本名爲柴山,因着佔據此地的萬載大教沒有渡過教劫,被慕天教的人攻陷,鳩佔鵲巢,開山立派,建立了慕天教,便順帶着將這連綿的一片山脈,改名爲慕天山。

從高空俯瞰,慕天山自西向東橫貫平原之上,似神龍俯臥,氣象開闊,而慕天教設立在龍首之上,佔據了一座奇峻高山,靈氣聚攏,氤氳成霧,高山之上,更有殿宇樓閣,亭臺瀑布,人影攢攢,看起來繁盛異常。

秦浩軒望着不遠處的慕天教,眸色沉沉,冰冷的殺意令身邊層雲都剎那消散。

來到慕天教山門前的時候,秦浩軒已經用幻術將自己容貌改變,此時的他,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教派的傳信弟子,因爲自己掌教渴慕與慕天教結交,特別被派來表達他們教派心意。

越是靠近慕天教,秦浩軒越能夠感受到這個新興教派的不同尋常,不過剛剛建立幾年的時間,氣韻竟然比一個萬載大教都要宏大,可見慕容超這些年也絕沒有閒着。

“西柳派?”守門弟子打量了秦浩軒一眼,從眼角透露出來了一絲不屑。

“是,在下名喚吳丙,掌教再三囑咐一定要在下見到貴派掌教,一敘敬慕之情,這位兄臺,還請通融通融。”

秦浩軒笑眯眯的說着,同時將手裏一袋子靈石悄悄送了過去。

守山門的弟子顛了顛手裏的靈石,臉上這才有了幾分笑意:“哦,西柳派的弟子啊,兄弟你既然來了,按道理是該引薦給掌教的,但不巧,我們掌教出門數月了,短期內不會回來。”

秦浩軒臉上笑意不減,反而更濃了,他將準備好的第二袋靈石送了上去:“道兄,我既然來了,總得見一面貴掌教吧?若是空手而歸,對我們教派也不好交代啊,您說是不是?”

那守門弟子連拿了秦浩軒兩袋靈石,也覺得就這樣把人轟回去不厚道,他撓了撓腦袋,道:“可我們掌教是真的出門了,他是爲了大事情出門的,兄弟你是真見不到了。”

仔細觀察了這個小修,秦浩軒心微微一沉,慕容超似乎真的不在……

原本想着今日將慕容超收拾了,看來是不能了。

“那這位老兄你知不知道慕容掌教去哪裏了?”秦浩軒問道。

看守山門弟子搖了搖頭:“掌教的事情,哪裏是我們能夠過問的,只聽說去參加一件盛事去了。”

秦浩軒擡眸望了望裏面,沉默了一瞬。

他在思考,是現在把這個教派給滅了,還是再等等,如果現在動手,難保不會打草驚蛇,若是慕容超再次石沉大海,不見蹤影,就有點麻煩了。

“這樣吧,大兄弟你既然都來了,也不能讓你白白回去,我爲你通告一下副掌教。”守山門的弟子摸着懷中的靈石,笑呵呵的說道。

秦浩軒聽聞,也笑了:“那就勞煩了。”

秦浩軒被請入了教派之內,安排在了一個偏廳等候,只有最開始奉上了一杯熱茶,然後就徹底沒人理會了,一直到熱茶涼透,才從外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最初守山門的那個弟子跟隨一行人走了進來,爲首一人生的相貌堂堂,國字臉,美髯胡,雙眸有神,更兼一身寶藍色道袍,走路帶風,神情傲然。

“吳丙,這是我們慕天教的尚堂主,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見你的。”守山門的弟子率先開口說話。

秦浩軒擡眸看了一眼,沒有做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