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有緣無分一立木

日出,一個幾乎每天都有的景象。

它滋養大地,滋養萬物。

可,平日卻很少有人看它……

秦浩軒擡頭看了看四周,再次抱起青虹,騰空一躍,轉瞬間來到了高山之巔。

遠處雲海翻騰,天是灰青色的模樣,黃金一般的霞光在天際平鋪開來,太陽即將躍出雲海。

青虹憐緊緊靠在秦浩軒的懷中,她望着遠方的美景,雙眸帶着驚豔與讚美:“早知道要死了你會對我這麼好,我寧可早一點出事,是不是,你便能早點來到我身邊?”

這些話如刀子一般割在秦浩軒的身上,他收攏手臂,把身前的前抱緊,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太陽跳了出來,金光萬丈,生機勃勃的清晨來臨了。

青虹憐輕輕嘆息了一聲:“我還是有些不甘的,我還想同你一起去看北海的浪濤,一起去尋上古的遺蹟,我想同你一起,去任何地方……”

聲音漸漸的低了下去,青虹握着秦浩軒的手終於沒了力氣,卻在滑落的剎那,被秦浩軒反手握住。

秦浩軒閉上了眼睛,兩行淚,悄然而落。

高山之巔,清風陣陣,遠處雲海翻滾,潔白色雲已經被染成了燦爛的金黃色,林間的鳥兒鳴叫着,碧綠的小草伸展着胳膊,朝露在陽光下化作了虛無。

一切都看起來這樣美好。

可是青虹再也看不見了。

死亡的力量,亡者離世,生者哀悲。

秦浩軒將青虹重新帶回竹園的時候,白綾鋪設,哀泣聲聲,他看到了立在衆人身前的沈木真人。

青虹命燈熄滅,沈木真人自然知道自己的弟子已經死了,見慣生死的他也一陣悲涼。

“她走了,我也要走了。”秦浩軒道。

沈木真人點了點頭:“青虹終歸是我青雲宗的弟子,希望秦老祖能允許將她葬在我青雲宗的宗祠之內。”

秦浩軒看着青虹的師父以及她一脈的弟子,點了點頭:“我答應她,會爲她立碑。”

“有勞秦老祖了。”沈木真人拱手說道。

青雲宗爲青虹憐準備的石碑是十萬年的暖玉,風雨雷電,冰霜烈火不損其色。

秦浩軒用自己的手指,一筆一劃的在上面刻下了五個大字:秦浩軒之妻。

其餘之人看着碑文,都沒有表達半分的好奇疑惑。

將青虹下葬之後,沈木真人道:“秦老祖可是要現在離去?”

秦浩軒望着新立的墳墓,對沈木真人道:“我陪她幾天。”

沈木真人比誰都清楚青虹對這個老祖的執着,甚至爲他賠上性命也不悔,現見秦浩軒也並非無情,才略覺寬心:“青虹若是知道,定是高興的。”

青雲宗的宗祠立在山谷之中,這裏地勢開闊,栽種着終年長青的柏鬆,幽靜而安謐。

秦浩軒背靠在青虹憐的玉碑上,有一下沒一下的說着過往的事情,那些回憶,斷斷續續的出現在眼前,彷彿就在昨天,彷彿在歲月的盡頭。

七日之後,秦浩軒拜別了青雲宗,離開了這裏。

秦浩軒沒有忘記,普光閣的閣主曾經聯合其他兩大絕世高手圍殺自己,他行跡小心,不露分毫,半日後,無驚無險的回到了太初。

這裏依舊是冰霜封印的模樣,將滅門那日最慘烈的一幕永遠留了下來。

秦浩軒先去了黃龍等人的墓碑前,恭敬的行禮之後,來到了太初自然堂的墓地旁,經過幾百年的風雪,他師父璇璣子的墓地已經有些破損,秦浩軒從龍鱗劍中取出資源,重新爲璇璣子以及周圍弟子的墓碑修葺了一番。

做完這一切之後,秦浩軒舒了一口氣,就像一個回家的浪子,心也終於安定了下來,青虹的死給了他很多的悲傷,令這個一心往前衝的男人,也開始懷念起他生命中的人,回頭看,時光如長河,原來都已經過去了這麼久,他們都已經離開了自己這麼久。

隨意的坐在墓穴前,沒有開口,秦浩軒先笑了笑。

“師父,我好久沒來找你說話了,你的弟子,秦浩軒,現在真的很厲害了,修爲到了我曾經都無法想象的高度……”

“這些年,我經歷了很多,也見過很多的大人物,我給你講講吧……”

“太初其他的弟子我還沒有找到,也不知道徐羽跟張狂他們都怎麼樣了……”

“今天我的一個朋友死了,總覺得,我很對不起她……”

絮絮叨叨的話一開口,秦浩軒就停不下來了,他就像一個忙着把自己看到過、經歷過的一切都要告訴父母的孩童,想到哪裏就講哪裏,全部說出,這些年從未宣之於口的一切,也在這個時候,盡數說與師父聽了。

他是世人眼中的魔祖,是高高在上不可招惹的魔頭,世人敬他,畏他,懼他,恨他……卻再也沒人能拿長輩慈善的目光看他,寵他,這天地間的風險,再沒有誰能爲他遮擋,相反,他必須足夠的強大,才能爲他想要保護的人,撐起一方天地。

這樣的高位,寒冷、孤寂卻一往無前,秦浩軒心中清楚,他不能停下腳步,只能走的更高更遠,到更孤獨的地方,才能實現他想要的一切。

日月輪轉,直到秦浩軒把很多話反反覆覆的說了幾遍後,才意猶未盡的停下了。

“師父,弟子這次叨擾您很久,沒有惱弟子吧?”秦浩軒望着那座冰冷的墓碑,輕聲說道,“弟子要走了,弟子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完成,您告訴掌教,只要有我秦浩軒在,太初定會重現於世。”

起身,秦浩軒對着英靈山恭敬的跪拜後,才離開。

秦浩軒沒有走遠,他來到了絕仙毒谷。

絕仙毒谷正如他初見之時的模樣,外圍百里赤地,寸草不生,濃郁如黑煙的毒氣籠罩了整片山谷,陰風森森,死氣沉沉,那個象徵着死亡的絕地,令世間無數的大能望而卻步,即便是九座道宮的強者也不敢踏足。

秦浩軒立在絕仙毒谷之外,狂風撕扯着他的衣袍,能夠瞬間將人消融的毒氣就在不遠處虎視眈眈的望着,他記得這些毒氣如如何的霸道,普通的修士還站在幾十裏外都會被這些毒瘴要掉性命,連天魔都會被它吞噬。

心念一動,秦浩軒騰躍而起,飛至了高空之上,從一個足以俯視整個絕仙毒谷的角度,細細的審視着,越看,他心中的疑惑越多。

從外面看來,絕仙毒谷並不大,但每一次他操縱小蛇進入其中,卻總有一種永遠望不到盡頭的感覺。

“莫非絕仙毒谷之中蘊含了什麼空間陣法?”

秦浩軒微微皺眉,他低頭看向自己的手中,幾乎陪伴了他一生的小蛇還在沉睡。

小蛇現在不過巴掌的大小,似乎數百年的時間都用來睡覺,它如手指一般粗細的身體上偶爾會閃過一抹金色的流光,腦袋上長着兩根犄角一般的突起,那還是秦浩軒餵食它龍血之後長出來的。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呢?”秦浩軒看着手心中的小蛇,輕聲問道,“無論我神識如何浩瀚強大,你都能夠盡數接受……”

小蛇自然不會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