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忽聽舊人青虹音

江文雄低眉垂首的站着,靜靜忍受這令他幾乎窒息的沉默。

“不知秦老祖大駕光臨,是小人罪過,小人罪過!”天延教掌教玄印真人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還沒來到秦浩軒前面,人已經跪了下去。

秦浩軒也懶得跟對方客氣什麼,就那麼任由對方跪拜,然後說道:“無妨,我來此,是向你打聽一個人。”

“老祖您說。”

“你可知蘇落現在在何處。”秦浩軒問道。

玄印真人微微一愣,也不敢問老祖怎麼突然問起這個弟子:“這個蘇落,已經幾十年沒有消息了,最後一次有人見到她,還是與您在一起。”

“這麼多年,她一直沒有回來過?”秦浩軒沒有想到,天延教中竟然也沒有蘇落的消息。

玄印真人快速思考了片刻是否跟對方虛虛實實的說話,最後還是決定老實說話:“稟告老祖,蘇落她還活着,命燈未熄,如果老祖真的想要尋她,可以去忘憂谷,鳴鶴山,寒月淵這三個地方去看看,或許能夠尋得蘇落的蹤跡。”

“好。”

秦浩軒回答後,離開了天延教,徑自往忘憂谷飛去。

忘憂谷內四季如春,草長鶯飛,一派豔麗景色,秦浩軒釋放神識卻一無所獲,他繼續尋找,可是三個地方卻都沒有蘇落的身影。

秦浩軒立在寒月淵之上,冰冷的月華照應在冒着寒氣的冰川上,他看着遠處,輕嘆一聲:“這裏留有她的氣息,蘇落來過,又走了。”

在外找了三天,秦浩軒一無所獲,蘇落去哪了呢?

這日,秦浩軒接到仙魔戰場上侍童的傳音:“老祖,道修中有客人來訪。”

“道修?”秦浩軒眨了眨眼睛,莫非是普光閣的人來了?

“我現在回去。”

不過一刻鍾,秦浩軒回到了自己山洞之中,侍童立刻迎了上來:“老祖。”

“來人呢?”

“在客廳等候。”

來到客廳的時候,秦浩軒本以爲會看到普光閣派來挑釁者,沒想到等候在此的,竟然是一個身材纖細的女修。

那女修看起來仙輪境的修爲,容貌清麗,目帶愁緒,一見到秦浩軒,眼眶瞬間紅了:“秦小仙王……”

秦浩軒覺得此人有些眼熟,能夠確定絕非普光閣的弟子,但究竟是誰,卻一時想不起來:“你是?”

那女修撲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她的眼淚滑過臉龐:“秦小仙王,我家青虹仙子衝擊道宮失敗,現在壽元將盡,只想見秦小仙王一面!”

“什麼?”

秦浩軒這一刻終於想了起來,這個女修是青虹的侍女,曾經隨青虹來過太初。

女修的話在秦浩軒耳中迴盪,他臉上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青虹……算起來已經有近百年未曾見過,再次聽到她的名字,竟然是這樣的消息。

“秦小仙王,請您務必隨露華走一趟,仙子她……她真的很想再見您一面。”露華女修磕頭的時間,面上早已經是佈滿淚痕。

“走。”

秦浩軒不再多說什麼,長袖一卷,將婢女露華捲入自己乾坤袖中,踏出極速,往青虹憐所在的無上大教青雲宗掠去。

萬物山川從腳下剎那而過,飛掠之中,無數掩藏在記憶中的畫面從眼神閃過,青虹憐的一顰一笑似乎就在眼前。

秦浩軒速度快到了極致,青雲宗在極北之地,而他只用了一個時辰就到了。

青雲宗的人如臨大敵,在秦浩軒靠近的剎那,守山大陣瞬間開啓,大量弟子飛至高空,緊張又戒備的看着外面的秦浩軒,連掌教沈木真人也出現了。

秦浩軒腳踏虛空俯視青雲,黑色的長袍被清風拂起,容色沉凝:“秦某此來,只爲見舊友一面,還請打開山門。”

沈木真人一身天青色的長袍,白髮垂肩,剛毅的五官帶着微不可查的悲色,他自然知道秦浩軒口中的舊友指的是誰。

“掌教,他可是秦浩軒啊,這麼危險的人物一旦被放入教派,後果不可設想!”副掌教雲木真人着急的傳音說道。

“他行事的確暴虐兇殘,但並非虛僞奸詐之人。”沈木真人眸色沉沉的看了秦浩軒一眼,然後下達了命令,“打開山門,放他進來。”

守山門的長老詫異的看了掌教一眼,確認命令後,這才將山門大開。

秦浩軒對沈木真人遙遙一拱手,飛掠進入了青雲宗之內。

除掌教沈木真人外,其他人的戒備更甚,無數雙眼睛盯在秦浩軒的身上,只要他敢有異動,定會遭到整個青雲宗的攻擊。

秦浩軒視這些敵意如無物,他目不斜視的朝裏面飛去。

“掌教,您這是縱虎入教啊!”雲木真人重重嘆息一聲。

沈木真人看着教派內一座竹園,有些疲憊的閉了閉眼睛:“她最後的心願不過是見他一面,我作爲師父,怎麼忍心不答應。”

“可是……”

“沒什麼可是。不要說了,雖然秦浩軒處事毒辣,不符合我道修行爲,但我信他不會亂來!他同青虹之間還是有不少情分在的。若他真想對本教動手,沒必要這麼麻煩。”沈木真人留下這句話,也離開了山門。

雲木真人認同沈木真人的話,但卻不得不對秦浩軒多加提防,畢竟這人的兇名實在太過響亮:“嚴密監視秦浩軒,如果他膽敢妄動,立刻開啓守山大陣!”

“是!”

青雲宗內氣韻萬千,高山聳立,長河橫貫,屬於無上大教的氣勢盡顯無疑。

但秦浩軒沒有半分心思去欣賞,他在婢女露華的指引下,化作一道虛影,閃過其中,來到了一座靈氣凝聚的寶地。

這裏綠竹茵茵,溪流淺淺,翩飛的蝴蝶在花叢中嬉戲,一座用千年竹木造成的院子坐落其中。

“仙子,就在裏面。”露華望着那座院落,淚水再次落下。

秦浩軒閃身來到門邊,他伸手推開擋在身前的竹門,擡眸看去,一叢柳樹旁,青虹憐躺在軟椅上,面朝門的方向,閉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見到青虹的剎那,秦浩軒跳動的心,微微一痛。

她……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