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超自然死亡!

“唉,這年頭,生活真不易,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月薪超過一萬以上的工作,就這麼沒了……真艹了!”

在一棟獨棟民居老房子裏面,一名眉目還算清秀的二十幾歲青年,在一個空着的破酒櫥前,一邊喝着啤酒,一邊口中抱怨的說道。

蘇鵬坐在他的旁邊,吃着桌面上的風乾牛肉乾,一邊聽着這人說話。

那年輕人,是肖林,蘇鵬一份短期工作中的同事。

“你找的那個工作,不是不錯嗎?也是遊戲工作室,而且,工資給的特別高,怎麼被開除的?”蘇鵬一邊吃着東西,喝着啤酒,一邊對肖林問道。

“別提了,這份工作雖然薪酬很高,可是內容卻比較詭異……要玩一款還沒上市的遊戲,還有簽約一份很詭異的合同……遊戲人物,不能死亡,一次都不行,如果死亡,就會被踢出工作室,可是我今天,那個遊戲人物死了!”

肖林已經喝了兩瓶啤酒,有些酒意。

“什麼遊戲,要求這麼嚴格?”蘇鵬慢慢的吃着牛肉乾對肖林問道,沒人注意到他似乎是有意識的進行套話。

“一款武俠遊戲……仿真程度極高,絕對的次世代遊戲,說真的,除了不能死亡這點要求外,遊戲無論從畫面,還是從遊戲性上來說,都是沒的挑啊,還有那科幻似的遊戲裝備……我現在還想再繼續玩呢,不給工資也行……可是我查了,那款遊戲,除了那家工作室外,外面根本沒有。”

肖林說道,說着,悄悄的湊過來,對蘇鵬說道:“蘇哥,我告訴你,那款遊戲,可能是最新一代的網遊,裏面的設置,都是以前沒見過的,超級棒……細節也沒話說,要是什麼時候上市,蘇哥你和我,再組建一個遊戲工作室,專攻這個遊戲,蘇哥你看行不行?”

“還弄遊戲工作室?”蘇鵬聽了,好像略微思索一下,道:“我想想吧。”

“沒蘇哥你不成啊。”肖林口中說道,這不是客氣,他是知道一些蘇鵬的本事的。

蘇鵬因爲‘短期工作’進入的那家遊戲工作室,很有名氣,叫做“涅槃輪迴”,肖林屬於高端玩家,而蘇鵬,加入‘涅槃輪迴’沒到三個月,卻成了首席DPS,第一高手!

而且,要不是蘇鵬自己極力推脫,他差點就成了‘涅槃輪迴’的副會長。

“涅槃輪迴”這個工作室,常年出沒於所有有價值的遊戲之中,在遊戲界有很高聲譽,的人員一共有六十多人,無一不是高手,都是遊戲界的精英,而蘇鵬,能在短短三個月內成爲第一高手,也是有他的過人之處的!

有一個地方,就是別的玩家幾乎無法和蘇鵬競爭勝的所在……蘇鵬他幾乎不用睡覺!

蘇鵬在十幾歲的時候,曾經出過一次車禍,撞傷了腦部,他的腦部組織,因爲車禍起了一點損傷,異變!

蘇鵬每天只能入睡一個小時,而只需要一個小時的睡眠,他就可以完全恢復精力!

醫生說,這是因爲蘇鵬腦垂體因爲車禍產生了異變的原因,能促使激素異常分泌。

這是一種罕見的病症,但是,卻給蘇鵬在遊戲的路上,帶來了無比的優勢!

超越其他人近一倍的上機時間,帶給蘇鵬的,是對遊戲更加嫺熟。

所以,他是‘涅槃輪迴’的第一高手!

‘涅槃輪迴’遊戲工會,在最近無數涌起的免費遊戲中,漸漸的沒落,畢竟,操作再好,技術再強,面對RMB玩家,也是無法抵禦,而工作室會長決策也連連失誤,在兩個月前,涅槃輪迴工作室解散,蘇鵬和肖林,各自去了兩家公司,說起來,這還是兩人自從遊戲工作室解散後第一次見面。

其實,有一點是蘇鵬一直沒有說出來的,涅槃輪迴工作室之所以倒掉,是因爲工作室的決策連連失誤,一個敵對的RMB玩家組織竟然像是未卜先知一樣,在遊戲中步步搶先‘涅槃輪迴’工作室一步,讓工作室失誤連連,還賠掉了前期投入的三十幾萬。

而那個RMB玩家,卻是私家偵探蘇鵬的僱主!

可以說,涅槃輪迴工會的倒掉,除了遊戲因素外,蘇鵬無疑是第一推動。

這個CASE之中,蘇鵬拿到了那個RMB玩家的五十萬僱傭費用。

肖林對這一點,絲毫不知情。

蘇鵬也無心告訴他,他加入‘涅槃輪迴’,目的就是爲了讓這個工作室倒閉,這在蘇鵬心中只是一個CASE而已,絲毫沒有心理壓力。

當然,‘工作’之中結識的人脈和朋友,是另外一回事了。

肖林漸漸的喝的高了起來,絮絮叨叨的的和蘇鵬講着遊戲裏的事情,說他練級多不容易,最後是被一個類似梅超風似的人物,用用分筋錯骨手將四肢打斷,然後又用催心掌,將自己一招秒殺。

“蘇……蘇哥,我……不該說這麼多……公司有……有合同,泄漏了遊戲內容,要賠償……賠償……一千萬人民幣的,我就是和你說說,你別外傳啊。”肖林有些喝醉了,一邊還給自己倒酒,一邊對蘇鵬說道。

“嗯。”蘇鵬點頭道,卻發現,啤酒和牛肉乾都似乎沒有多少了,蘇鵬對肖林道:“林子你待會,我去買點酒回來。”

說着蘇鵬向外走去。

蘇鵬走到老屋外面,外面天色已黑,蘇鵬打了個冷顫,忽然想起,剛纔自己把錢包放在外套之中落在老屋之中,便返回身來,又進入了老屋裏面。

剛進屋,蘇鵬忽然聽到肖林帶着恐懼的喊聲:“別!別過來!別靠近我!”

“這是對誰說話?”蘇鵬聽了,微微皺了下眉頭,然後快步幾步向大廳跑了過去!

剛跑到大廳,蘇鵬看到,肖林面帶恐懼,自己縮在了大廳的牆角處,似乎看着面前的什麼人,可是,在他面前,卻什麼都沒有!

“蘇……蘇哥!蘇哥,快救救我!”看到蘇鵬跑了進來,肖林似乎像是看見的救星,口中大聲喊道,身體連滾帶爬的向這邊滾了過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屋子裏,彷彿有一個無形的透明人,肖林的身體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架在了牆壁上,然後順着牆壁升了起來!

“什麼?”蘇鵬見了,頓時感覺後背發寒,他沒見到任何人,卻只見肖林,似乎被什麼超自然的力量舉了起來,身體憑空飛到了牆壁上!

“別……別殺我!”肖林痛苦的大聲喊道,可毫無用處,他的四肢,被一股看不見的巨力,像是折斷火柴桿一樣,脆生生的就那麼的扭曲成奇怪的角度,骨折了!

“啊……”肖林痛苦的大叫,這個時候,他的心口處,忽然猛然凹陷下去,出現了一個手掌的形狀,肖林“噗”的吐出一口血霧出來,身體一下軟了下來!

“肖林!”蘇鵬見了,大叫一聲,他猛然踹碎了旁邊一把木凳,然後拽下木凳的凳子腿,衝着肖林這邊跑了過來!

蘇鵬拿着凳子腿,在肖林身前不斷的胡亂揮舞,在打那看不見的怪物!

那股超自然的力量,似乎此時已經消失,肖林的身體順着牆上滑落了下來。

“肖林!肖林!”蘇鵬湊到肖林跟前,去試探肖林的鼻息,肖林艱難的張合着嘴脣,似乎在說什麼。

蘇鵬將耳朵湊了上去,只聽肖林口中發出蚊子一樣的輕聲,是幾個字:“……”

說完,肖林口中忽然吐出黑色的血來,似乎還帶着一些心臟的碎塊,然後身體一歪,徹底斷絕了氣息!

蘇鵬看着肖林屍體,一股涼意猛然從尾椎一路透到頭頂天靈蓋,他聽清楚了,最後肖林說的是:“不要去碰那個遊戲!”

……

走出警察局,已經快夜裏十一點多了,蘇鵬眯起眼睛,剛纔疲憊頭痛的模樣,完全消失不見!

他並不在意被警察當作了瘋子。

但是,肖林的死,卻刺激到了蘇鵬。

警察並不知道,肖林曾經在和蘇鵬同事的時候的感情。

雖然蘇鵬是因爲要搞垮涅槃輪迴工作室才結識肖林的,但是年紀比較小的肖林卻對蘇鵬有一種對偶像似的崇拜。

當時,因爲一些原因,蘇鵬私下僱傭一些青年,裝作被涅槃輪迴徹底擊垮的其他工作室成員,在他的操控下,找到蘇鵬等人包的網吧,圍堵衆人。

當時,蘇鵬自己先站出去,被砸了一下,然後蘇鵬裝作受傷昏迷,可是沒想到,是肖林,瘋狂的揮舞着椅子,砸出一條路,將他救出網吧,而在當時的醫院,蘇鵬的額頭那下傷口,似乎很嚴重,流了許多血,身上也受了傷的肖林,拉着醫生,讓醫生抽他的血,給蘇鵬輸血。

雖然當時假裝昏迷的蘇鵬心中有些好笑,但是卻真有些感動。

面對肖林的死,蘇鵬不能無動於衷。

更何況,蘇鵬還有一個理由,要追查下去。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蘇鵬看着天空中慘白的月亮,眼前還浮現着肖林死時的那一幕……

蘇鵬沒有回家,而是前往一座寫字樓。

用鑰匙開啓了寫字樓的玻璃門,蘇鵬進入,因爲已經是深夜十二點多,寫字樓已經基本空了,蘇鵬皮鞋踩踏在大理石地板的聲音讓聲控燈亮起來,大廳一片寂靜,猶如鬼片中的場景。

蘇鵬乘坐電梯,上了十三樓,乘坐天梯的時候相對很大的電梯裏面空蕩蕩,彷彿鏡子一樣照着蘇鵬的背影,蘇鵬看了,嘴角不由翹起,說了聲:“要是背影此刻轉過身來,就是惡俗的鬼片了。”

“叮!”可惜蘇鵬的背影並未轉過來,電梯就已經到了十三樓,蘇鵬走出電梯,向左走到一家掛着‘有間事務所’牌子的門去。

很奇怪,這家事務所,並沒有門卡,本應是劃卡的地方,是一個相對較大的顯示屏,顯示屏上,是一個複雜的‘數獨’遊戲畫面。

蘇蘇鵬看了一眼‘數獨’遊戲,快速在鍵盤上輸入了十幾個數字,很快,事務所的門打開了。

蘇鵬走了進去。

進入事務所,並未開燈,蘇鵬嫺熟的爲自己衝了一杯咖啡,然後端到事務所裏一張辦公桌前。

“你回來了,Apple先生,比約定的時間晚了半小時。”一聲略顯沙啞的聲音。

蘇鵬身體頓了頓,然後微笑着端着咖啡回頭,道:“每次出現,都這麼突然,我的咖啡差點灑了。”

“這是你自己的問題,你把事務所的門卡設置成數獨遊戲,雖然在十秒之內顯示的數獨遊戲就會更換一個,難度不算低,但是你也有些小看人了,這世界上從不缺聰明人。”

在房間一塊陰影出,走出一個身穿風衣的男人,他的頭藏在風衣的帽子裏,看不到臉。

“那扇門本來就沒想過要擋住誰,如果能在我限制的時間內完成我喜歡的遊戲,放他進來又何妨?這裏又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蘇鵬微笑說道。

“不在你的私人愛好上浪費口舌了,委託你查的遊戲,進展的怎麼樣了?”穿風衣的男人,對蘇鵬說道。

一週前,這個黑衣人忽然出現在蘇鵬的辦公室,直接付給蘇鵬五十萬的定金,要他查一款神祕遊戲的資料。

“線索暫時斷了……我找了市面上所有的遊戲,並不存在你說的遊戲,所以說它並未上市,然而我的一個線人似乎知道這款遊戲,我約了他今天見面,然而,他在我面前,超自然的死了。”

蘇鵬說道,他沒有說,肖林並不是自己的線人,而自己也是機緣巧合才知道肖林的工作內容。

這算是故作能力,也是一種自我保護,小小的手段而已。

此時,他臉上的微笑更隨和,忽然問道:“這和這款遊戲有什麼關係麼?”

“勸你少知道一點比較好。”風衣男人雙手抻了抻衣領,道:“尾款一週後我給你送來,這件事就此瞭解了。”

說着,他離開了蘇鵬的辦公室。

蘇鵬眯起眼睛,喝着口中的咖啡,看着這穿風衣的男人,離開自己的辦公室。

……

七天後,從肖林的葬禮上回到家中。

肖林是孤兒,也沒有多少朋友,所以遺物,就由他的房東交給了蘇鵬。

蘇鵬回想到這個畫面,似乎就沒法靜下來,乾脆坐起來,打開了那黑色的袋子。

黑色的袋子裏面,有一臺PS2遊戲機,幾張碟片,幾件衣物,兩本雜誌,一張報紙,一枚戒指,除此外,就沒有什麼了。

蘇鵬沒有心情動那機遊戲機,他將兩本雜誌和報紙取了出來,自己翻看了一下。

雜誌是遊戲類的雜誌,蘇鵬知道肖林有購買這類雜志的習慣,也就沒太在意,扔到一旁,然後拿起了報紙。

打開報紙,卻發現這是一張求職招聘類報紙,上面不少地方,有用油筆勾勾畫畫的地方。

蘇鵬無聊的翻看,正看着,忽然一條信息,吸引住了蘇鵬!

“咦?這裏有遊戲工作室的招聘?工資這麼高?”

蘇鵬看到報紙右下角,有一塊用油筆畫着的招聘信息,上面寫着:“天一工作室招聘遊戲代練,條件優厚,月薪8000底薪起,限制條件:二十五歲以下,對遊戲精通,有工作室經驗者優先。”

“這就是肖林之前工作過的那家工作室麼?”蘇鵬看了,心中不由一動。

蘇鵬直覺感覺到,這家公司,或許和肖林的死亡,有莫大的關係。

“去看看吧,這件事總要有一個答案的!”蘇鵬心中,默默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