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當年的小白兔

英國,倫敦,這座城市照例地陰雨綿綿,夜色漸深的空氣中,彷彿有霧氣瀰漫在鼻翼間,整個世界都是這般煙雨而妖嬈。

暗夜酒吧前,蕭寧兒長舒一口氣,抿了抿脣,經過長期地掙扎最終決然地推開酒吧的門。

今天是蕭寧兒十八歲生日,作爲一個一直在實驗室從小呆到大的乖乖女,她覺得自己很有必要在自己生日這天稍微長大一點,所以,她偷偷溜出實驗室,找到了這間酒吧,爲了……喝一杯酒。

她覺得自己有那麼一丁點變壞,就一丁點。

這時候夜並未深,酒吧裏很寧和,蕭寧兒的到來卻迅速激起了他們的興致,他們在場子裏混了這麼多年,自然知道什麼樣的女人才是極品,這少女一看就是第一次,黑框眼鏡下的五官異常精緻美麗,包裹在黑色制服下的身材玲瓏美麗,渾身上下散發着介於清純和知xing的嫵媚氣息,很勾魂。

很多人都心動了,正打算行動,卻見一個穿着背心,露出虯結的肌肉和紋身的光頭站了起來,走向了那只小白兔。

該死的,居然是傑森。

這場子就是傑森罩着的,他從來都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主,這時候看着小白兔就要被傑森吃了,衆人無不扼腕嘆息,感嘆,可惜了一隻小白兔。

濃烈的酒味傳來,蕭寧兒蹙了蹙眉,下意識地退了一步。

“寶貝,過來喝一杯!”男人伸出手便往蕭寧兒腰上摟去,他雖然醉酒,但也知道這娘們不錯。

這是他的地盤,自然,惟所欲爲。

蕭寧兒被那突然伸過來長滿汗毛的手嚇了一跳,心裏想着這男人太可怕了,居然長這麼多汗毛,她一臉噁心地跳開了這隻手。

可傑森是誰,道上惟所欲爲的人,這裏的妞,有誰敢拒絕他啊。

他的脣角,勾勒出殘肆的弧度:“寶貝,你很不乖哦!”

下一秒,他的長臂一攬,便將蕭寧兒抱在懷裏。

“放手,快放手,你要幹什麼?”蕭寧兒這才後知後覺地覺得可怕。

據說,酒吧是很危險的地方。

沒想到,她第一次來這裏,就碰到了危險。

“寶貝,別裝了,都來酒吧混了,你一定聽說過我傑森的名號,傑森的女人,這輩子,絕對大富大貴。”

自稱傑森的男人醉醺醺地說道,口裏吐出一股臭氣。

噁心到蕭寧兒想要暈倒。

她想掙脫他,卻沒有傑森力氣大,這輩子她都是個動腦的,動起手來絕對是個殘廢。

可是,要怎麼辦?

這裏不是實驗室,她沒帶槍。

想到槍,蕭寧兒摸向鑰匙扣,鑲滿鑽石的鑰匙扣做成槍的形狀,看上去就像是裝飾品,但實際上,只有蕭寧兒知道,那裏掛着一把真正的小口徑特質手槍,只有一發子彈。

那是哥哥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要用嗎?

蕭寧兒有點糾結,那子彈是原裝的,射完了就沒有了。

她有點不捨得。

可是,這種時候也管不了貴不貴的問題,蕭寧兒發誓,要是這男人還敢摸她,她就開槍了。

眼看着她的子彈蓄勢待發,一個清朗的聲音卻傳來:“這位小姐說讓你放開了,你沒聽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