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終章(全書完)

孕育、誕生、成長、進化……

一切生命從誕生到形成發達的文明,都必然要經過一系列的磨難、痛苦、甚至是絕望和死亡。

在這個過程中,各種瘟疫、疾病、自然災害,還有伴隨着野心與慾望同時出現的戰爭,都隨時有可能讓一個文明瞬間衰落,乃至最終走向滅亡。

按照舊時代物質宇宙的規律,通常情況下,平均每一百萬個文明,只有不足百分之二有機會離開他們的母星,進入到廣袤無垠的宇宙。

所以創造文明與其說是一門“技術活”,倒不如說是一種在不斷嘗試、不斷篩選、不斷淘汰的殘酷過程。

無論是那些自然誕生的文明,還是受到更高級文明亦或是造物主干預產生的文明,都沒有一丁點的例外。

當兩個新宇宙第一批擁有星際探索能力的文明出現後,都不約而同得到了一個神祕的線索,而這個線索將他們慢慢引導至夾在兩個宇宙中間的破碎地帶,同時是舊時代物質宇宙最後的殘留。

沒有任何意外!

來自兩個宇宙的文明在發現彼此之後,第一時間便選擇了開戰。

一時之間,這片古老而又詭異的空間內,充斥着大量各種奇形怪狀的武器、戰艦、種族。

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奪取位於中心位置那塊閃爍着奇異光芒的神祕天體。

沒有誰知道這個呈橢圓形的光團究竟是什麼,只知道裏邊可能隱藏着巨大的祕密與寶藏。

也許是高深且難以理解的知識,也許是某件造物主遺留下來的毀滅性武器,總之不管是哪個文明都不會允許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文明得到。

這些忍受着巨大犧牲和傷亡的文明根本不知道,此時此刻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暴露在兩個造物主的視線範圍之內,甚至連他們的思想與內心活動都不例外。

……

“有趣!你居然選擇了充滿不確定性的混沌規則來創造生命與文明。告訴我,是什麼讓你做了這樣一個愚蠢的決定?”拜倫居高臨下俯視着這場貫穿了不同維度的戰爭。

毫無疑問,那個所謂的“寶藏”,實際上裏邊根本什麼都沒有,只是一個引子,一個用來引發戰爭的道具。

而他真正的目的,是與自己唯一的競爭對手分出勝負。

作爲造物主,拜倫已經無法再像以前那樣,肆無忌憚宣泄力量,不然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秩序和規則都會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崩塌,一切重歸於虛無與混沌。

所以思前想後,兩個人決定用另外一種方式來驗證誰的理念更正確,誰的力量更強大。

很不幸,這些在新宇宙內孕育的文明自然而然便成了被操控和愚弄的棋子。

“混沌意味着不確定!意味着擁有無限的可能!它可能是好的,也可能是壞的,可能是生機勃勃的,也可能是一片死寂的。總之,缺乏足夠的混沌規則,你所創造的生命乃至宇宙就會不完整,無法觸及到頭頂的天花板。我承認,從目前的戰爭進展來看,你創造的文明明顯佔據了絕對優勢,可是別忘了,不確定也意味着會出現奇蹟,就如同我這個來自舊時代三維宇宙的生命,現在可以站在這裏與你一起展開競爭一樣。”張誠漫不經心的回答道。

透過那最後一根貫穿舊宇宙殘害的弦,他能清晰看到自己孕育的文明正在節節敗退,甚至快要守不住最後的防線了。

可有趣的是,一名原本沒有什麼地位的年輕指揮官,突然發動軍變從聯合艦隊中搶到了指揮權,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展開反擊。

在他大膽,甚至是瘋狂的戰略戰術指引下,原本已經絕望打算選擇撤退的龐大艦隊,再一次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戰鬥力,沒過多久便將敵人趕出了原本屬於己方的底盤。

一時之間,焦灼的戰爭似乎又一次回到了原點。

看到這一幕,拜倫驚訝的挑起眉毛,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道:“這就是你說的奇蹟?難以自信!”

張誠笑着點了點頭:“沒錯!這就是奇蹟的力量。你要明白,秩序和混沌中間是一條不斷變化的曲線。當它跌入低估的時候,固然會產生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災難和絕望,可一旦要是達到頂峯,幾乎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所以這場戰爭會持續非常久,甚至涌現出無數的天才和英雄人物,或許你和我之間永遠也無法分出勝負。”

“有趣的觀點!可能你是對的,依靠這種方法我們永遠也分不出勝負。但這好像也沒什麼不好,至少我們都能從戰爭中看到彼此對於宇宙的終極理解。透過競爭,你和我會慢慢理解自己的全部潛力,然後感受到下一次進化和自我超越的契機。”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拜倫絲毫沒有掩飾內心之中永不滿足、永不停歇的腳步。

他並沒有因爲超越了主宰的侷限而感到滿足,更沒有駐足不前。

恰恰相反,他已經早早地把目光投向了遠方。

“啊!看來你也察覺到了,不是嗎?”張誠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自從新宇宙穩定下來之後,他就隱約能察覺到在位於破碎精神世界之外的地方,好像還有什麼未知的區域存在。

只不過以自己眼下所擁有的力量和生命層次,還遠遠不足達到進入的前提條件。

這就好像很多低等文明在第一次正確認識到宇宙的時候,開始幻象宇宙的盡頭是什麼。

一堵牆?

一面鏡子?

一望無際的黑暗?

還是扭曲一切的虛空?

當認知達到某個極限的時候,往往可以感受到其他人忽略的東西。

在張誠的眼中,進化是一個永不停歇的過程,要麼在這個過程中被淘汰,要麼奮勇向前,無論前方早遇到什麼,都要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哈哈哈哈!當然!我怎麼可能感覺不到呢!或許你和我並不孤單,也許我們進化的道路才剛剛開始。如何,有沒有興趣把這種既競爭有合作的關係保持下去?”

“當然!我的榮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