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新時代

隨着物質與能量的不斷流失,舊宇宙正不可不免的走向滅亡,而兩個擁有截然不同特性的新宇宙卻仍在孕育之中。

透過星圖,可以清楚的看到兩個強大的引力點正在舊宇宙的內部形成,源源不斷瓜分着舊宇宙的遺產。

甚至有些高等文明像要藉助一些手段逃離,但最終都失敗了。

不管是張誠也好,還是拜倫也罷,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憐憫與仁慈。

他們想要創造的示意個完全遵從自己意志和理念的新世界,而不是保留一羣從舊宇宙誕生,保留着大量知識、記憶和情感的文明。

在這些高等文明的逃生裝置即將抵達虛空邊緣的時候,無一例外都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擠壓碾碎,連一點記載都沒能保留下來。

當越來越多的高等文明消亡,所有徒勞的掙扎與反抗終於停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瘋狂。

只見在不停縮小的舊宇宙中,所有還沒有滅亡的文明都無可避免朝那些相對還算穩定的區域逃竄。

爲了奪取這些適宜居住的星球和星系,他們不惜投入整個文明最後的力量,僅僅爲了能多苟延殘喘一段時間。

殘酷的事實再一次證明,在生存受到威脅的時候,一切倫理、道德、律法等等這些從文明基礎之上延伸出來的附帶品,瞬間便會被它們的創造者所拋棄,取而代之的是最原始且赤裸裸的本能跟慾望。

殺戮!

毀滅!

死亡!

差不多每一個還有能力施暴的文明,都在盡情發泄着對死亡和未來的恐懼。

因爲他們根本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只知道自己賴以生存的空間不斷在收縮,沒有一個星系能夠被稱之爲安全或是穩定。

幸好,這種強烈的恐懼並未持續太長時間,當兩個新宇宙吸納的能量與物質到達臨界點時,這種毫無限制的掠奪總算是停了下來。

此時此刻,舊宇宙已經縮小到原來物質宇宙的不足十分之一,如同一個千瘡百孔的篩子,儘管還沒有徹底消亡,可是也沒剩下多少適合居住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維持它運轉的規則力量已經不復存在,僅僅剩下一片廢墟與瘡痍。

就在那些倖存者開始喜極而泣,認爲自己逃過一劫的剎那,兩個刺眼的光團分別從舊宇宙的左右兩端迸射而出。

下一秒……

強大的衝擊力和能量釋放,將舊宇宙所剩無幾的區域全部籠罩起來。

撞擊!

爆炸!

融合!

在新宇宙誕生之初產生的力量面前,千瘡百孔的舊宇宙就如同剛剛出生的嬰兒一樣脆弱。

才一眨眼的功夫便被吞噬殆盡!

但是慢慢地!

由於兩個新宇宙所都才用了獨一無二的規則,所以在它們各自的影響範圍邊緣,慢慢形成了一層類似隔離帶一樣的區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在兩個新宇宙漸漸穩定下來,並開始形成穩定的星系,甚至是出現物種起源後,始終保持精神集中的張誠終於稍微放鬆下來,擡起右手感受着周圍親手製造出來的規則,笑着喃喃自語道:“這就是造物主的力量?這就是超越主宰之後更高的生命層次?似乎還不錯!現在,我終於成爲真正意義上的不朽了。”

話音剛落!

一個熟悉的半透明虛影突然憑空出現在他的面前,面帶微笑的問候道:“好久不見,親愛的朋友,真沒想到我們會用這樣的方式見面。首先,請允許我向你表達敬意,新宇宙的創造者。”

“非常感謝!我也要恭喜你,另外一個新宇宙的造物主。”張誠微笑着欠了欠身。

站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別人,而是拜倫製造出來的一具幻象分身。

“哈哈哈哈!正如我預料中一樣,有資格站在新時代定點的人,就只有你和我兩個,剩下的主宰要麼缺乏足夠的勇氣和進取心,要麼缺乏足夠的知識跟對整個宇宙的理解。從精神的世界汲取力量,以此來重塑整個物質宇宙,這可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做到的。現在,兩個新的世界已然形成,我們是不是也要分出一個高下呢?”拜倫信心十足的提出邀請。

不用問也知道,他並不滿足於成爲唯二的造物主,而是要成爲唯一且至高無上的那一個。

“你確定非要這麼做嗎?”張誠面帶微笑反問。

要知道身爲造物主,兩個人都已經與自己所創造的宇宙綁定。

這也就意味着,像要殺死或是把對方從高處拉下來,就必須先摧毀對方所創造的世界。

這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畢竟以前的物質宇宙之所以被輕易摧毀,一方面是它沒有一個強大獨立的主觀意識,僅僅依靠主宰們來體現自己的存在,另外一方面則是穩定的規則收到過太多次重創。

可是現在,兩個新宇宙都有一個至高無上的創造者,不管受到多麼巨大的重創,只要物質和能量沒有外流,即便是所有的天體都毀滅了,也可以在一個念頭之下重啓。

但拜倫明顯並不這麼認爲,微微仰起下巴意味深長的說道:“爲什麼不呢?相信你應該非常清楚,不管是人也好,物種和文明也罷,像要變得更強大,就必須要有至少一個競爭對手。想想那些可笑的主宰,他們居然試圖通過建立組織來緩解彼此之間的矛盾,用近乎可笑的方式來保護自己的權利和地位不受動搖。可結果呢?他們被淘汰了。”

“我同意你的觀點。有一個實力相當的競爭對手是一件好事,但問題是你覺得以我們現在所掌握的力量,正面交鋒會造成太多的動盪。更何況,作爲新生的你我,甚至還沒有對自己眼下的狀況與能力有一個深刻的瞭解。”

“那你認爲我們應該什麼時候開始這場競賽?”

“也許等待各自宇宙中出現第一批成熟文明的時候,就是你和我開戰的信號。”

“文明?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耐心等待,反正你和我都有足夠的時間與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