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舊時代的黃昏(中)

沒有通信!

更沒有所謂的宣戰通告!

在一場註定只有一方能夠倖存下來的慘烈戰爭中,根本不可能存在可笑的交戰規則,雙方一定會竭盡全力,用上一切手段來確保最大限度消滅敵人。

所以當龐大的艦隊開始互相靠近,彼此都進入射程之後,第一輪的飽和攻擊便開始了。

原本黑暗的星空內,一瞬間閃爍着整個物質宇宙最亮的光!

數以億萬計的能量在這裏被釋放出來!

其強大的能量甚至把大量人造黑洞都給硬生生填滿了!

物質和能量在這片區域內,以最激烈、最難以想象的方式不斷轉化,位於艦隊最外層的戰艦甚至連反應都沒來得及反應,就已經化作了宇宙中微不足道的塵埃。

他們引以爲傲的能量防護力場,甚至連一秒鐘都沒撐住,就已經跟隨艦體一起分崩離析。

毫無疑問,在此之前,整個物質宇宙中從未發生過如此規模與如此高強度的戰爭。

以前參加過的那次超弦戰爭與這次一比,連小孩子過家家都不如。

“能量、物質、還有生命在死亡瞬間的綻放……真是美麗而又壯觀!看來你的盟友們已經決定賭上一切,來給我一點顏色瞧瞧了,不是嗎?”張誠託着下巴似笑非笑的問。

很顯然,外面激烈的戰鬥,絲毫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情。

確切地說,達倫特人的死活從始至終都沒有被放在眼裏。

“你猜的沒錯!這種規模的動員,還有數百個超級文明構成的聯軍,主宰們已經動用了手上除了自己之外所有的底牌。你覺得你的僕從們能撐得住麼?”阿芙雅擡起頭反問道。

“不知道。”張誠漫不經心的搖了搖頭。“他們能不能撐住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生存與毀滅永遠都是一個簡單的選擇題。如果能堅持下來,說明這些從我靈魂中分裂出來的達倫特人,擁有成爲整個宇宙霸主的潛力,我會在戰爭結束後給與他們相應的地位。可要是撐不下來,我僅僅是損失了一批毫無價值的炮灰。相信我,在這片充斥着無數智慧種族的宇宙中,願意成爲我僕從的種族簡直多不勝數。我有能力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再次扶持起一批合格的手下,可主宰們控制下的超級文明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恢復如初麼?”

“真是冷酷無情!你的性格還是跟以前一樣。”阿芙雅語氣中充滿了諷刺的口吻。

“冷酷?凡是能在進化的道路上走到主宰這個位置,又有幾個是不冷酷呢?如果不冷酷無情,誰又能割捨到過去,割捨到那些複雜的情感,選擇一條必須忍受寂寞與孤獨的進化之路。尤其是在失去了所有倫理道德束縛之後,差不多每一個主宰都曾經打破過枷鎖,盡情釋放着自己內心最深處潛藏的黑暗慾望。只不過有些直接一點,就好像我,還有一些則比較虛僞,就如同你。告訴我,親愛的阿芙雅,你還在不斷復活着自己的孿生兄弟,經常與他一起共赴愛河嗎?”

隨着張誠嘴裏的最後一個字脫口而出,阿芙雅臉色瞬間大變,瞳孔中迸射出混雜着驚慌、失措、恐懼、以及憤怒等等複雜的光芒。

她做夢都不敢想象,自己一直隱藏在心底的祕密,居然有一天會被外人挖掘出來。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女主宰聲音中透露着一絲顫抖。

“很奇怪嗎?別忘了,我從精神的世界中歸來,可以穿透你的軀殼,直接讀懂你的精神產生的波動。真是難以想象,向來保持着清純形象的你,居然會對自己的孿生兄弟才產生強烈的情感和佔有慾。更有趣的是,當年在他明確拒絕了你之後,你居然瘋狂的將其殺死,然後用死靈法術的方式將其復活成亡靈,然後囚禁、奴役、控制……”

“閉嘴!不要說了!”

“怎麼,我戳到你內心的痛處了嗎?還是說,虛僞的你一直無法面對自己的內心,面對自己人性中最醜陋的一面?”張誠顯然沒有打算輕易放過對方,繼續透過犀利言辭來讓對方失去理智。

“閉嘴!閉嘴!你根本什麼都不懂!更沒有資格評論我的所作所爲!至少,我沒有毀掉自己的母星,毀掉那些曾經關心過、愛慕過的親人、情人和朋友。”阿芙雅一邊喘着粗氣,一邊聲嘶力竭的大聲反駁。

可遺憾的是,這種指責對於投身於黑暗之中的張誠根本產生不了一絲一毫的影響。

只見他臉上仍舊掛着淡淡的微笑迴應道:“不!你錯了!我從來就沒有什麼朋友,更沒有真正愛上任何人。那些你認爲我關心的人,其實只是一些用來打發無聊時間而進行的社交消遣。我們的關係與其說是朋友,倒不如說是互相利用。我從不掩飾自己性格之中的黑暗面,甚至光明正大的將其展示出來。反倒是你,總喜歡展現自己美好的一面,可暗地裏卻做着比我更陰暗的事情。”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阿芙雅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勁,滿臉都是警惕之色。

“幹什麼?當然是希望你來爲我做一點微不足道的事情。羞恥心,通常情況下指的是對象道德內涵的鄙劣而引起的羞愧、恥辱的感受,是自我意識、自我譴責的道德情感。你之所以產生這樣的情緒,是因爲主題意識還沒有與過去的一切進行割捨。不過現在做一個割捨也還不晚。”

說着,張誠猛然間上前一步,抓住女主宰纖細的脖子,將其硬生生從地上提了起來。

當然,這種程度的物理攻擊並不足以傷害到物質宇宙中最強大的生命體。

但是在抓取之後,他開始將無形精神力量瘋狂涌入對方的意識之中。

才一眨眼的功夫,阿芙雅的身體和精神便開始瘋狂掙扎,試圖擺脫這種被控制的狀態。

不過可惜的是,在心理防線被攻破之後,她的心靈屏障出現了一絲破綻,被張誠趁虛而入,主人格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了一些不該接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