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復活計劃

伴隨着充滿諷刺的語氣,神一把抓住長矛緩緩從自己身體裏將其抽了出來。

在拔出的過程中,驚人的能量從小小的傷口中間釋放出來,不僅對周圍環境造成了永遠也無法挽回的影響,而且他本人也彷彿在承受着難以想象的痛苦。

等到與身體分離的剎那,這根由能量構成的武器瞬間崩塌,以無數光點的形式散落在空氣中。

透過這些宛如繁星一樣的光電,依稀能夠分辨出幾個達倫特人的模樣。

不用問也知道,他們就是曾經忠心耿耿服侍過神明,但後來又因爲某種原因選擇背叛的高級祭祀。

但遺憾的是,現在他們已經耗盡了所有的靈魂能量,即將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唉——看來我們失敗了!”其中一名女性形象的靈魂無奈的嘆了口氣。

儘管她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永遠的消失,可依舊沒有一丁點的畏懼或是惶恐,彷彿在很早以前就接受了自己的悲慘命運。

同樣,漂浮在她旁邊的男性眼睛裏也看不到任何仇恨之類的負面情緒,僅僅是矜持的笑了笑:“別那麼喪氣。作爲孩子,輸給自己的父親和造物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更何況,我們之前還贏過他一次。”

“是啊。從一開始,我們不是就知道最多只能爭取一點時間,可沒有誰真正看好最終的結果。”又一位遠古時代的英靈感慨道。

“因爲我們是達倫特人,是整個種族中最優秀的成員,有義務幫助那些愚昧的同類擺脫精神上的絕對控制,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而不是成爲神的寵物、玩物、亦或是奴隸。哪怕這個時間僅僅只有幾十年。”

“是啊!上萬年的自由,已經足以在他們的身體裏種下一顆種子。至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那就不是我們能夠干預的了。”

“真想不到,沉睡了如此悠久的歲月之後,我們總算是可以放下一切,去擁抱永恆的死亡與安寧。”

“而且這一次,再也不會有任何人能夠喚醒我們,打攪我們。”

……

當談話的聲音開始越來越小,空氣中散落的光點也越來越暗淡,這些強大靈魂殘留的餘熱終於被消耗一空,化作一個個黑色的影子,融入到周圍的黑暗之中。

“不!不!不!怎麼會失敗!爲什麼會失敗?那本古老的記載中明明不是這麼說的!”

注視着自己最強的底牌失去作用,影子衛隊的首領臉上流露出無邊的恐懼跟茫然。

他不明白,也不理解,爲什麼傳說中的長矛刺穿了神明的心臟,卻沒能將其殺死。

“怎麼,你覺得我能活下來很奇怪嗎?要是你知道上一次,我之所以被這根長矛擊敗並封印,不是他們的計劃和手段有多麼高明,而是我自願被封印起來,就不會有這樣的反映了。”

青年抿起嘴角,眼睛裏閃爍着如同星辰般璀璨的光。

毋庸置疑,他屬於神的那一部分記憶正在迅速恢復,對於身體裏龐大能量的掌控也漸漸越來越精準、越來越高效。

“自願?!”表情凝重的議長敏銳抓住了一個關鍵詞。

“沒錯!因爲就像這個傢伙提到的那樣,我是一個沒有人格的特殊個體,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不受控制的週期性變化。

所以在你們的歷史中,完全沒有關於我具體形象和行事作風的記載。

不是他們不想要記載,而是根本沒有辦法去記載。

我最仁慈的時候,會賜予成千上萬信徒近乎永恆的生命,而在最殘忍的時候,則會毫不留情剝奪一切,甚至包括剛剛出生嬰兒的生命。

正因爲這一點,我最忠實的信徒們一致認爲,我不適合繼續成爲他們至高無上的精神信仰,這會導致整個種族的未來充滿了不確定。

正好,我也厭倦了這種經常會丟失部分記憶的感覺,索性先被封印起來,以便讀過這漫長而又無聊的時間。”

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神的眼神始終注視着兩個近在咫尺的男孩,彷彿他們是這個物質宇宙中最具有價值的珍寶。

“你的意思是,你一直在等待我們倆?”盧克心臟不受控制的猛烈地跳動了一下。

“你說呢?難道你還沒有感受到那源自靈魂最深處的吸引與召喚麼?”青年深處一根手指,輕輕觸碰了一下對方的額頭。

下一秒……

盧克的大腦頓時涌現出無數的記憶與知識,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複雜情緒。

短短一兩分鍾的功夫,他的身體就成長到與青年相差無幾的程度,睜開眼睛意味深長的喃喃自語道:“原來如此……這一切都是事先計劃好的!不管是你,還是我,亦或是我們的這個兄弟,都是整個龐大計劃的一部分。我們是意志和人格的載體,而你則是力量與規則的載體。”

“是的!不光是我們,連這顆星球,以及被創造出來的達倫特人,都是宏偉復活計劃的一部分。眼下,我們已經聚齊了幾個必要的因素,是時候重新融爲一體,讓那個最強大的自己復活。。”

話音剛落!

青年肆無忌憚開始釋放體內近乎無窮無盡的力量!

眨眼功夫,便把整個星球包裹起來。

沒有光!

沒有熱!

有的僅僅是一望無際的漆黑!

哪怕對能量最敏感的施法者,此時此刻都失去了自己引以爲傲的力量,所有依靠魔法運轉的傀儡也陷入靜止的待機狀態。

就在所有達倫特人都被眼前末日般景象震驚的說不出話來時,沉默了半天的男孩終於笑着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就來吧。我自願獻出自己的一切,不管是思想、人格、記憶、還是別的什麼。但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讓在徹底消失之前保持清醒。”

“如你所願……”

青年毫不猶豫貫穿了男孩的大腦和心臟,將某種抽象的東西吸入體內,僅僅留下一個空白且脆弱的靈魂漂浮在半空中。

不過對靈魂有點研究人都會察覺到,這根本不是什麼真正的靈魂,僅僅只是一個虛擬的,用來承載過去記憶的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