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人格

“額……這就是攻擊嗎?”

在一片震驚的眼神注視下,青年揮揮手便將魔法造成的破壞全部恢復如初,就好像剛纔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更可怕的是,從他的態度中,完全感受不到憤怒、喜悅、憎恨、高興、痛苦、悲傷等等,正常智慧生命該有的情緒。

恰恰相反,他一點也不覺得別人主動攻擊自己,是一件很惱火的事情,同樣也不打算做出反擊。

“該死!這……這就神的力量麼……”一名議員目瞪口呆,似乎不敢詳細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實。

他們做夢都不敢想象,自己引以爲傲的複雜魔法,在對方面前就如同嬰兒的玩具一樣脆弱不堪。

“別氣餒!我們還有機會!難道你們沒察覺到,神現在還不理解他的力量意味着什麼,更不理解我們像要對他做什麼。相信我,等到他恢復記憶之後,你們才會明白神這個詞的意義。”影子衛隊的首領一邊解釋,一邊小心翼翼從懷中掏出了那個從男孩手中獲得的魔法物品。

議長無疑發現了這個小東西,瞳孔驟然收縮了一下,用略帶顫抖的聲音問:“你……你該不會是想要……”

“啊!沒錯!我要釋放這件武器真正的姿態!唯有那些曾經擊敗並封印了神的英靈,才有能力幫助我們爭取到一點勝算。至於你們,最好盯緊那兩個男孩,別讓他們插手接下來的戰鬥。”

伴隨着最後一個字脫口而出!

影子衛隊的首領猛然間將身體裏所有的黑色物質灌注進這個小小的道具中。

還沒等所有人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一道道黑光便從盒子表面的裂縫中迸射而出,每一道都如同活生生的生命,緩緩匯聚到一起,最終形成一柄長度兩米左右的矛。

與正常的冷兵器矛想比,這一把根本沒有實體,僅僅是由純粹的能量匯聚而成,其內部彷彿散發着某種一往無前的決然意志。

只見首領輕輕撫摸着長矛的前端,嘴裏唸叨着一些生澀難懂的古老語言。

沒過一會兒功夫,矛尖銳凸起的地方,一縷刺眼的白光開始越變越亮、越變越亮……

等亮度接近恆星所釋放出來的光還要亮上一萬倍的時候,始終保持着什麼都不在意姿態的神,臉色總算是變得認真起來,甚至眼神中還帶着一絲忌憚。

“唯精神不朽,唯力量永存……”

在唸完了最後一段也不知道算是咒語,還是誓詞的古老語言後,影子衛隊的首領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眼睛裏不再有那種陰鬱的氣息,反倒是流露出虔誠、神聖和勇敢。

他沒有理會議會那邊驚訝的目光,單手撫胸衝着青年深深地鞠了一躬:“您好,尊貴的創造者,整個達倫特種族至高無上的神。很榮幸能在跨越了成千上萬年的歲月後,再一次與您相見。我們曾經是您最忠實的追隨者,同樣也是掀起反抗,將您親手封印起來的叛徒。”

“艾瑞婭?!我想起來了!你是艾瑞婭!我的第一個使徒,更是第一個將帶有混亂力量長矛刺進我胸口的女性。”青年的兩隻眼睛在發光,同時身上開始散發出一種若有若無的強烈氣勢。

不用問也知道,塵封了數千年前的記憶正迅速在他的腦海中覺醒。

大概十幾分鍾到一兩個小時之內,那個恐怖的、統治了達倫特文明成千上萬年的神就會徹底恢復。

“沒錯!我是艾瑞婭。跟我在一起的,還有巴瑟、羅塞爾、卡班等您曾經最寵愛的信徒。我們已經死去了太久,僅剩下發動一擊的能力。但這一擊,足以將還沒完全恢復記憶的您,再次送回到封印之中。”

此時此刻說話的影子衛隊首領明顯不是本人,而是有人在操縱他的身體和靈魂。

“可你們的靈魂與意識也會因此而徹底消散。這樣做真的值得嗎?難道讓我來成爲整個達倫特文明的精神信仰就這麼難以接受?更何況,你應該知道我有多麼的愛你們。要是你們都消失了,而且無法被任何力量復活,我也會爲此而傷心難過。”

說着,青年眼睛裏留下了一連串晶晶剔透的淚珠。

不知道爲什麼,他的這種反應不僅沒有讓周圍的人覺得很假,而且還有一種強烈的感同身受。

至少那些達倫特人開始不受控制的哭泣,無論他們怎樣像要擺脫這種情緒,最終都失敗了。

與此同時,兩個男孩無疑發現了這詭異的情況,彼此之間不斷用眼神進行交流,試圖找到神是如何做到在悄無聲息之間影響這些強大施法者的情緒。

以他們的聰明程度,才不會相信這是什麼真情露露,絕對是一種從精神到肉體,搞不好還包括最神祕靈魂的絕對掌控。

“對不起,偉大的神明,我們有我們的堅持,就如同成千上萬年我們選擇犧牲和反抗一樣。永別了,希望您這一次能沉睡的久一點,給我們和我們的文明足夠的發展時間。”

儘管影子衛隊的首領此刻已經淚流滿面,但手上卻沒有一丁點停下的意思。

他高高將長矛舉過頭頂,以雷霆萬鈞的氣勢用盡全身力氣和能量,將其狠狠的投擲出去。

下一秒……

轟!

長矛刺破空氣發出震耳欲聾的巨響!

眨眼功夫便穿過數百米的距離,直接貫穿了神明的身軀。

沒有任何意外!

長矛直接刺穿了防護罩,直挺挺插在胸口心臟的位置。

青年低下頭,盯着這根帶給他無法用語言形容痛苦的東西,臉色不斷在變化,時而憤怒、時而傷感、時而不知所謂的狂笑……

還不到半分鐘,他就連續換了十幾個截然不同的情緒。

到最後,那張略顯蒼白的臉上終於浮現出戲謔的表情,笑着調侃道:“就這?你們居然想用一模一樣的方式擊敗我?做夢!我已經不再是從前的我!因爲我又找到了兩份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人格,兩個完整且獨立的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