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成爲俘虜的日子(下)

隨着短暫的交談結束,男孩的日子又一次恢復到日復一日的實驗中。

由於他在整個過程中既沒有試圖逃走,也沒有試圖搞什麼破壞,亦或是小動作,所以達倫特人漸漸放鬆了警惕。

儘管還沒有接觸他身上那多達一萬個以上的禁魔法陣,可已經不再限制其在固定的範圍自由活動。

但是那些守衛們根本不知道,他所有這些僞裝全部都是爲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搞到議長隨身攜帶的那件魔法裝備。

爲此,他甚至允許實驗人員提取自己的“遺傳基因”,然後交給那些議員的女性後代們,打算培育出大量混血後代,然後進行人工篩選和淘汰,最終只保留那些沒有缺陷且天賦強大的,慢慢融入進達倫特上層統治階級。

不過很可惜,這些滿懷着野心和慾望的傢伙根本不明白,無論他們嘗試多少次,都永遠不可能獲得哪怕一例成功。

因爲作爲轉生者,男孩從誕生的那一刻就註定超越了物質宇宙中絕大部分的生命,所以他的遺傳基因擁有難以想象的生殖隔離。

別說是還處在凡人位置的達倫特文明,哪怕是神明來了都拿不出什麼太好的辦法。

……

“怎麼樣,實驗有什麼進展嗎?”

男孩站在一個半透明的容器前,盯着裏邊那具與自己一模一樣,但是胸腔和大腦都被解剖開的克隆體詢問道。

正常來說,當一個人看到與自己一模一樣的生命時,都會不由自主的產生強烈的恐懼情緒,更別提是一具半解剖的屍體。

可他倒好,不僅沒有一丁點恐懼,而且還漫不經心的吃着零食。

“抱歉,暫時還沒有什麼新進展。不過前天的實驗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在試圖賦予克隆體靈魂的時候,他們的大腦會產生大量信息反饋。有兩個研究小組正在日以繼夜,打算破譯所有反饋信息。議長相信,這些信息中心就隱藏了巨大的祕密。”男性達倫特研究員頭也不回的解釋道。

“反饋信息?原來如此……”男孩抿起嘴角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不過很快,他就又恢復到平時漫不經心的樣子,緩緩沿着走廊繼續前進。

緊張忙碌的研究人員根本沒有察覺到,就在離開的剎那,背後複雜的儀器上象徵危險的紅燈不斷閃爍,但大概兩三秒鐘之後便又一次回覆平靜。

事實上不光是這一具克隆體,整個實驗室凡是他走過的地方,所有克隆體都不受控制的輕微顫抖了一下,有些甚至睜開了一雙雙黑色宛如深淵般的眼睛。

稍後,他們又迅速閉上眼睛恢復到沉睡狀態。

大概兩三天之後,當議長和數位議員再次來到這個祕密實驗室,準備親自主持一場重要的實驗時,浸泡在容器內的男孩突然毫無徵兆的擡起頭,意味深長的問:“你們知道這個世界上最愚蠢的行爲是什麼嗎?”

“嗯?什麼意思?”議長突然有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們知道那些克隆體爲什麼始終都沒有生命反饋的跡象嗎?答案其實很簡單……”

話音剛落!

實驗室內數以百計培養槽內所有的克隆體,甚至包括被肢解或是開腸破肚的部分,都不約而同睜開眼睛,咧開嘴笑着說道:“因爲我就是他們的意識!我就是他們的靈魂!你們所創造的每一個克隆體,都相當於我的分身。”

“該死!快!快切斷……”

一名研究人員明顯意識到了什麼,發瘋似的衝向給負責給培養槽提供能量的裝置,像要按下上邊最顯眼的紅色按鈕。

但遺憾的是,最終還是晚了一步。

就在他剛剛跑到近前,胳膊還沒來得及落下,一股宛如山呼海嘯般的能量風暴,席捲了實驗室內每一個角落。

轟!

轟!

轟!

大量珍貴敏感的儀器,在風暴的洗禮下紛紛引發劇烈爆炸,其中最劇烈的無疑是議長所在位置的附近。

爲了抵擋火焰、衝擊波和震耳欲聾的巨響,他不得不啓動了大量防禦魔法,可還是連連後退,以至於不少隨身物品都在後退和撞擊中掉落,其中就包括那件用來對付影子衛隊的魔法武器。

當能量風暴漸漸散去,一個個赤身裸體的男孩紛紛從半透明的破碎容器中走出來,每一個身上都散發着驚人的能量。

“噢——我的天!他說的沒錯,我們蠢透了。”一名議員瞪大眼睛,渾身上下不由自主的輕微顫抖。

儘管眼前這些克隆體,並沒有男孩本身那樣強大的實力,可在他本人意識的控制下,短時間內爆發出來的破壞力,絕對足以讓在場的每一名達倫特人吃不了兜着走。

“封鎖實驗室!立刻!馬上!另外,啓動最高等級的防護措施,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逃出去。”議長陰沉着臉下達了命令。

“明……明白!”

“啓動防禦措施!封鎖整個實驗室!”

“一級防禦措施啓動!危機處理小隊將在三分鐘後抵達事故現場。”

“隔離封鎖協議啓動!魔法阻斷啓動!”

“所有出入口均已被封鎖!”

……

伴隨着一連串的廣播,這個龐大的地下實驗室開始進入緊急狀態。

各種應急措施更是一個又一個被激活。

才一眨眼的功夫,戰鬥就在最核心的區域打響了。

沒有任何猶豫!

雙方在一開始就拿出了壓箱底的本事,完全不在乎實驗室是不是會在激烈的戰鬥中被摧毀,各種威力強大的法術更是層出不窮。

尤其是克隆體大軍,壓根不在意自己是不是會受傷或死亡,即使自身魔力耗盡,也會才去自爆的方式給敵人以重創。

短短不到幾分鐘的功夫,由議長和議員們帶頭組織起來的防線就宣告崩潰。

要不是後續趕來的大量傀儡,以及戰鬥人員,估計至少有兩個身受重傷的議員會橫死當場。

等他們好不容易穩住陣腳的時候,突然發現男孩的本體已經撿起地上掉落的那件魔法物品,用充滿諷刺的語氣調侃道:“不好意思,我已經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你們不放猜猜看,我爲什麼千方百計要拿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