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成爲俘虜的日子(上)

毋庸置疑,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

任何一個組織乃至文明,內部都無一例外充斥着各種各樣的矛盾、利益衝突。

作爲最高統治者,要做的不是激化矛盾,更不是不問三七二十一,直接展開大清洗,把那些意見不同者統統幹掉,只留下一個聲音,一個意志。

通常來說,凡是這樣幹的傢伙,最後下場都不會太好。

即便是成功了,也註定會成爲被無數人唾罵的對象。

達倫特文明儘管是一個由少數強大施法者組成的寡頭政治團體,議長的權利相當之大,但也做不到隨心所欲。

所以在返程的路上,他和其他議員商量了一下,決定先穩住影子衛隊,而不是直接選擇使用那件威力巨大的魔法道具。

這樣一來,不僅可以極大降低政治風險,同事還能廢物利用,讓影子衛隊去擺平那些需要重新征服的星球,確保各種資源能夠源源不斷運回母星。

當然,最重要的前提是,他們必須遵守約定,將叛逃的男孩活着抓捕回來。

爲此,哪怕暫時稍微退讓一點也未嘗不可。

在男孩活着被帶回母星後的第二天,達倫特文明歷史上動員規模最大,同時也是損失最多的遠征終於落下帷幕。

飽受蹂躪的遠征軍成員,甚至還沒來得及獲得修整,就被分撒開派往一個又一個世界去執行任務。

尤其是那些覺醒了暗影之力的傢伙,根本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將會是多麼悲慘的命運。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相當於遭到了變相的流放,一輩子都不可能再回到母星,甚至連跟外界的聯繫都會被切斷。

只有極少一小部分,跟隨影子衛隊一起返回母星,作爲離間和分裂這個組織的棋子。

畢竟人活着就是爲了永無休止的爭鬥!

與環境爭鬥,與敵人爭鬥,與同僚爭鬥,甚至是跟自己的兄弟、姐妹、父母爭鬥。

任何所謂的親情、友情、愛情,在這種無處不在的爭鬥下,都顯得那麼蒼白可笑。

議長相信,只要新一代掌握暗影之力的達倫特人成長起來,影子衛隊內部不然會充斥着各種各樣不同的聲音,甚至派系。

到那個時候,他就可以憑藉議會強大的實力,以及熟練的政治手腕,將對方玩弄於股掌之上。

搞不好,讓歷代議長們頭疼的影子衛隊,在這一代就會徹底終結。

可惜的是,就在議長準備放長線釣大魚的時候,根本沒有意識到,影子衛隊的成員們壓根沒想過打一場從持久戰。

恰恰相反,他們想要做的是直接幹掉議會,恢復自己在神權時代至高無上的地位。

而這個計劃最關鍵的一環,已經被送進了敵人的“城堡”內部。

……

“心跳正常!”

“精神波動正常!”

“體內能量處於正常水平!”

“生命反應一切正常!第九十四次試驗,現在開始!”

伴隨着一個個緊張嚴肅的聲音,被浸泡在裝滿淡藍色液體容器內的男孩,無聊的打了個哈欠,任由一根管子插進自己的手腕。

還不到一分鐘的功夫,帶着鮮活生命力的血液就流進了旁邊另外一具一模一樣的克隆體內。

下一秒……

這具宛如死人一樣蒼白的克隆體,猛然間睜開眼睛,發瘋似的撞擊容器牆壁,一下一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癲狂。

最後,他愣是硬生生將堅硬的顱骨撞碎,紅白相間的腦漿順着半透明的容器緩緩滑落。

不用問也知道,這具克隆體已經的不能再死了。

看着漂浮在罐子裏的屍體,議長下意識皺起眉頭喃喃自語道:“該死!問題究竟出在哪裏?他爲什麼無法被克隆?靈魂?不,不對,不是靈魂。”

“閣下,您看是不是可以先休息一會兒?有些實驗人員已經連續工作了超過兩百個小時,再這樣下去他們會受不了的。”一名助手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自從這個被命名爲“進化“的項目開始後,整個達倫特文明上層都陷入了一種癲狂狀態。

因爲越是深入研究男孩的身體,他們就越是發現,裏邊隱藏了無數自己以前根本未曾發現過的祕密。

尤其是細胞的內核,彷彿可以永無休止的分裂下去,永遠不會到達極限,更不會像其他生命的細胞那樣,隨着時間流逝衰老死亡。

這也就意味着,只要搞清楚其中的祕密,就能獲得近乎永恆不朽的壽命。

永生!

多麼難以置信的詞彙!

即使在魔法文明高度發達的這裏,也是個讓所有人感到呼吸急促、心跳加速的珍寶。

畢竟這種永生的方式,既不需要改變生命形態,也不需要像神那樣,背負着沉重的枷鎖與責任。

“可以!讓所有人都休息兩天吧。正好,我需要一點時間來調整思路,兩天之後實驗繼續。記住,這裏發生的一切都不需要向外界透露半分,否則我會讓那個泄密的傢伙生不如死,懂了嗎?”議長一臉嚴肅的警告道。

“明白!請您放心。”助手趕忙點了點頭。

他是傻瓜,明白這裏的實驗意味着什麼,二話不說便轉身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等所有疲憊的工作人員都離開之後,議長這才來到男孩面前,輕輕敲了敲堅硬的容器外殼:“喂!醒醒!我有幾個問題像要問你。”

“嗯?你想要問什麼?”閉目養神的男孩緩緩睜開眼睛,臉上掛着玩世不恭的微笑。

正如他預料中一樣,雖然失去自由成爲了某種研究對象,但這些達倫特人根本沒有爲難自己。

甚至爲了防止出現自殺的情況,每天還能獲得兩個小時左右的自由活動時間。

當然,前提是在實驗中他需要保持良好的配合與互動。

不得不說,對於一個前不久才在母星上製造了一起慘案,殺死一名議員,還屠戮了半個遠征軍的“兇手”和“罪人”來說,這種待遇完全可以用“優厚”來形容。

有時候男孩真的很想知道,外面那些普通達倫特人知道內幕後會作何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