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句抱怨引發的慘案

深夜,紐約布魯克林區一家名字叫做凱瑟琳之吻餐館的廚房內,一名看上去二十歲出頭的華裔年輕人正穿着白色圍裙,忙碌擦洗堆積如山的盤子。

他的表情既認真又專注,彷彿洗盤子是份高尚而又偉大的工作,即使那位皮膚白皙、衣着性感的白人女老板就站在不遠處注視着他,他也沒有做出任何迴應,反倒是更加戰戰兢兢的工作。

不得不說,這幅畫面實在有點怪異,怪異到廚房內別的男性員工紛紛露出羨慕嫉妒恨的表情。

尤其是同樣也在洗盤子的黑人立刻小聲調侃道:“嘿,夥計,你有豔福了。要知道我在這家餐廳工作了大半年,可還從未見過咱們迷人的老闆,對哪個男人如此關注。或許你可以稍微主動一點,約她下班後一起吃個飯什麼的。”

“閉嘴!幹活!”華裔年輕人冷冷的迴應了一句,繼續低頭飛快擦洗下一個盤子。

不過只要注意觀察就會發現,他眼神中閃過一絲深深的恐懼,彷彿對面的美麗冷豔的女人是什麼可怕的洪水猛獸。

“好吧,好吧,保持你的嚴肅冷酷,或許凱瑟琳就是看上了這一點。”黑人一邊小聲嘀咕,一邊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

經過快到一個月的相處,他早就習慣了對方對所有人不理不睬的態度。

就這樣,又過了幾分鐘,漂亮的女老板終於轉身離開廚房,消失在拐角處的樓梯盡頭。

看到這一幕,華裔年輕人瞬間鬆了一口氣,臉上繃緊的表情也隨之放鬆下來。

也許廚房內別的員工並不清楚這位凱瑟琳是什麼身份,但親眼見過自家老闆用強大意念,把一個渾身長滿濃密毛髮的狼人拋向高空活活摔死的他,絕對不會對其產生任何非分之想。

事實上,他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來自另外一個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以上,也被稱之爲地球的普通人。

之所以被扔過來,只不過是因爲一次在酒吧內喝醉了,向某位素不相識的陌生人抱怨了幾句,抱怨現實世界太單調、工作太枯燥無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太冷漠,要是能生活在一個充滿奇幻色彩的世界就好了。

至於那位陌生人的長相,由於醉酒的關係已經完全不記得了。

可誰想到,一句再正常不過的抱怨,卻引發了一場可怕的慘案。

一覺醒來,他驚訝的發現,自己赤身裸體躺在髒兮兮的小巷內,身邊放着一張巴掌大小的羊皮紙卷軸,上邊寫着:“我親愛的朋友,這就是你想要的奇幻世界,請好好開始享受吧。”

最初,他只覺得這是朋友開的一個惡劣玩笑與惡作劇,於是撿起卷軸走出小巷,打算看看是誰在整自己。

不過正應了那句話,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周圍不管是路過的行人,還是做生意的商鋪,基本都是白人、黑人和拉丁裔,亞裔的數量少得可憐,如果說是整人的話,這手筆也太大了點。

緊跟着,他從一名好心老人那裏獲得了一套舊衣服,並在對方的指引下朝市中心位置進發,幾個小時後,他就看到了大名鼎鼎的自由女神、帝國大廈、金門大橋等標誌性建築物。

此刻,他就算再傻也知道,這裏就是整個美洲最大、最繁華的城市——紐約!

甚至連時間都倒退回了二零零三年!

震驚!

迷茫!

難以置信!

帶着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複雜心情,他開始嘗試着與大洋彼岸的家人、朋友聯繫,想要搞清楚發生了什麼。

但是很遺憾,這個世界好像完全沒有他存在過的痕跡。

經過了無數次的反覆確認後,他終於意識到,那張羊皮紙卷軸寫的話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真的!

唯一不清楚的就是,這裏所謂奇幻指的是什麼意思。

直到二十多天前……

他遭遇到了自己現在的老闆凱瑟琳·阿格尼斯……

一名掌握着恐怖超自然力量的女巫……

“張誠,給,這是你這個星期的薪水。一會兒回去的時候小心點,最近街上有點不太平。”

一位看上去有五十多歲的墨西哥裔老男人突然走進來,將一個裝着鈔票的信封扔在桌子上。

他叫做卡爾斯,表面上是這家餐廳的經理,背地裏則是凱瑟琳·阿格尼斯的僕人、助手、管家,同樣也掌握着一些不可思議的力量。

“非常感謝!先生!”華裔青年趕忙轉身道謝,連看都沒看裏邊裝了多少錢,直接塞進口袋。

作爲一個沒有出生證明、沒有駕照、沒有綠卡和工作簽證的三無人員,他根本享受不到任何保險與社會福利,只能偷偷摸摸打黑工,靠每個星期那點微薄的現金收入小心翼翼的活着,偶爾還要躲避一下警察也移民局突擊檢查,以及小混混們的騷擾。

不過今天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十天,一個極爲特殊的日子,只要過了午夜十二點,那麼那張神祕羊皮紙卷軸上給出的第一個任務,成功活過三十天,就會圓滿完成。

屆時,他將會從玩過的衆多奇幻遊戲,以及看過的小說和影視作品中,隨機抽取一個職業作爲模板,並進入該職業所在的世界,獲取屬於屬於自己的力量。

要知道自打被滿嘴尖牙的狼人追了三條街,差點死在對方抓住撕成碎片後,他就意識到這個地球儘管外表看起來很普通,但在衆多普通人中,隱藏着不少包括吸血鬼、狼人、變形怪、食屍鬼、幽靈、魔鬼、天使、巫師、獵魔人、巫醫、薩滿祭司等等,衆多神話故事與民間傳說才存在的超自然生物和特殊能力者。

如果不想哪天不明不白就死了,他必須擁有一份能夠至少可以自保的能力。

至於究竟是誰把自己扔到這個世界,又有什麼樣的目的,他暫時不打算去多想。

畢竟對方既然能夠做到將一個人從一個時空丟到另外一個時空,亦或是平行宇宙,力量必定超乎想象的強大,甚至有可能是多元宇宙中某位神明閒來無事的惡作劇。

更何況即使找到幕後黑手,他也無法強迫對方把自己送回去,所以老老實實提升力量,先在這個世界站穩腳跟再說。

滿懷着對神祕力量的迫切渴望,張誠很快洗完了水槽內堆積如山的盤子,脫掉工作服換上一身從二手物品商店淘來的廉價休閒裝,大步流星向住處走去。

要知道紐約布魯克林區可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尤其爲圖房租便宜,他選擇了一個相對比較混亂的街區,幾乎每天晚上都能聽到槍響和刺耳尖叫,再加上某些神祕力量的存在,死幾個人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可能也正是因爲這一點,卷軸才給出成功存活三十天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