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鳳星臨世

大順朝,天武,二十一年。

月朗星晴的夜晚,突然一聲驚雷當空炸響,震得皇宮大內的屋脊都跟着顫了幾顫,卻不見雨。

欽天監監正匆匆趕往乾坤殿,撲通一聲跪在天武帝面前:“皇上,天相異動,西北方向……鳳星臨世!”

天武帝端着茶盞的手微微一顫:“西北……”目光順着半開的窗子就送了出去,“說起來,冥兒也該回來了。”

……

晴天驚雷在大順西北邊境的一個山坳子裏也炸了一下,直接將亂葬坑裏的一具女屍給炸了起來。

鳳羽珩在一堆屍體中間掙扎坐起,腦袋嗡嗡一陣亂響之後,總算是清醒過來。可一睜眼,滿目的死屍又把她嚇了一跳。

“我靠。”她眨眨眼,把腿上擱着的一個人頭移開,再瞅瞅四周環境,“我到底死了沒?”

她明明記得自己坐着的那架直升飛機爆了炸,絕對的高度下不可能有生還機會,她身爲一名陸戰部隊高級醫官,在死亡的那一刻依然保持着足夠清醒的頭腦,所以鳳羽珩十分確定自己已經死過了。

沒錯,是死過了,死過又活了。

她在死人堆裏站起來,動動胳膊腿,下一瞬間,一段陌生的記憶突然涌進腦中——鳳羽珩,12歲,大順朝左相大人鳳瑾元嫡女。三年前外祖一家獲罪被貶荒州,父親怕受牽連,聯合祖母將母親姚氏貶下堂,再把府中姨娘沈氏扶正。

就這還不算完,緊接着,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一個算命的王八蛋,指着鳳羽珩說:“這丫頭命裏帶煞,若繼續留在府中,早晚有一天會克得鳳府家破人亡啊。”

於是,祖母老手一揮,將鳳羽珩、姚氏,還有剛滿三歲的弟弟鳳子睿送往偏遠的西北山村,自生自滅。

“我累個去。”一如看電影回放一樣回顧完原主的一生,鳳羽珩這才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穿越了!”

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年紀、不同的身世、不同的樣貌,唯一相同的,只有一個名字。

“放心!”她用左手拍拍右手,安慰地說:“你的委屈我都明白,既然我來了,必不會讓那些欺負過你的人好過了去。鳳府對吧,這筆帳我會替你好好清算!”

忽然腦中傳來一聲輕輕的嘆息,然後一個女孩的聲音飄起,只一句:“謝謝。”她的神經輕顫了一下,好像有東西漸漸遠去。

鳳羽珩挑脣輕笑,看來這身體的原主死得很不甘心呢,聽到她的承諾才肯離去。不過……有那樣一個爹,有那樣一家子所謂的親人,是該恨的吧!

她向來都是一個很重承諾的人,既然佔了人家的身體,那這個仇,自然要報。

鳳羽珩拍拍髒巴拉幾的粗布衣,拿幾個死人當掂腳利落地爬出亂葬坑,還沒等觀察地形,就聽到有一陣人聲傳過來——

“那丫頭賣到府城的醉花樓至少能得五十兩銀子,咱只要幹成這一筆買賣,別說給狗娃子娶媳婦,就是我再討兩個小的都夠了。”

“你想的美!敢討小的,我拼了跟你一起下大牢也要把這事兒告到衙門去!”

“行了行了,我就隨口一說,你這婆娘哪這麼多廢話!”

鳳羽珩眉心打了個結,原主的記憶再度翻滾起來——孃親重病,她到附近山上採草藥,突然被人打暈。暈倒之前往後看了一眼,那舉着棒子還沒來得及放下的男人,是村東頭王家的男人王樹根。

身後八點鐘方向,鳳羽珩辨位能力精準,隨着聲音越來越近,她貓起腰,迅速環顧四周,瞅準一處枝葉茂密的山縫就鑽了進去。

現在不是輕舉妄動的時候,鳳羽珩做事從不託大,如今剛來這個地方,除了原主斷斷續續冒出來的記憶之外,別的一概不知。再加上這一副12歲的小身材,瘦胳膊細腿,她可沒傻到去跟兩個有備而來的成年人拼命。

剛剛躲好,就見那對夫妻舉着火把摸進了葬坑。鳳羽珩盯着細看了一會兒,確定了對方身份,正是王樹根和他的婆婚徐氏。

那二人四下翻找一通沒有收穫之後,徐氏先急了:“不對呀!明明就是扔在這個地方,人呢?”

王樹根一跺腳:“該不是跑了吧?”

“不可能!那藥的份量足夠她睡兩天兩夜,怎麼可能當晚就醒!”

王樹根氣急敗壞:“那你說人哪去了?”

徐氏也急了眼:“你跟我吼有什麼用!人打暈了之後咱倆一起給她灌的迷藥,你自己眼瞅着的,怎麼光懶我一個人!”

王樹根沒了話說,悶悶地低頭不死心地搭拉屍體,徐氏也跟着繼續找了起來。

鳳羽珩聯繫着原主的記憶,總算是弄明白了這檔子事。

敢情這兩口子是把原主打暈再灌了迷藥,然後寄存在這亂葬坑裏,待夜深人靜時再翻出來拉到州府去賣掉換錢?

鳳羽珩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臉頰,如此說來,原主長得還不錯?

伸手在地上劃拉了一把碎石子,鳳羽珩挑挑脣角掛起邪笑,突然手指一彈,一顆石子照着徐氏的手腦勺就飛了過去。

就聽那女人“啊”地一聲尖叫,緊接着就是一句:“誰?誰打我?”

王樹根停下動作回頭看她:“哪有人?”

“有!剛纔有人打我腦袋。”

正說着,又是一枚石子飛來,這一次的目標是王樹根的眉心。

“啊!”男人也是一聲叫,可還沒等他叫完,接二連三的痛感又從身體各處傳了過來。

兩人嚇瘋了,手中的火把早就掉到地上,燃了屍體,很快便焚燒起來。

“快走!”總算王樹根還有些理智,一把拽起癱坐在地上的徐氏就往坑外爬。

可惜,好不容易爬上去,腿上突然一痛,又滾落下來。徐氏肥胖的身體像個球一樣在坑裏翻滾,沾了火苗,很快就燒着了她的衣服。

王樹根也沒好到哪去,衣服被燒得七七八八,腿上見了血,左臉還被燒掉一大塊肉。

鳳羽珩扔出最後一顆石子,拍拍手上的灰,不再去理那已經掙扎着爬出坑的兩人。

剛來第一天,還是不要惹出人命的好,不吉利。

眼見那二人跑遠,亂葬坑裏的火還在燒着。鳳羽珩雙手合十衝着那處拜了拜,“塵歸塵,土歸土,燒了總比拋屍荒野好。”

“哼。”突然身後不遠處傳來一下輕哼,鳳羽珩驚得汗毛都豎了起來。到不是害怕,只是意外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而她竟然沒有發現。

想她21世紀中西醫雙料聖手,12歲起就跟着祖父混在軍營,跟着部隊一起特訓,風裏雨裏從來就沒退縮過,早就練出比普通人敏銳數倍的覺察力,還有一身硬功夫。18歲上手術檯,25歲已經是陸戰部隊高級醫官,如果28歲這年她不死……成就會更大吧。

不願多想從前的事,鳳羽珩轉過身,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就瞅了去。

一個男人,或者只能說是青年人,20歲左右,暗紫錦袍,長髮束起,面如刀削,一雙眼光射寒星,銳利得一如捕食的獵鷹。眉心處一個小指甲大小的紫色蓮花圖案,更是給這張原本就俊美異常的臉憑添了幾許妖異。

只是……

鳳羽珩皺皺眉,用力吸了兩下鼻子,一股子血腥的味道充斥而來。她下意識的低頭看去,只見那男人坐在草蓆子上,一雙腿平伸着,膝蓋自處開始染滿了血。

“你是誰?”她警惕地開口詢問。依目前的情況來看,這男人對她還構不成威脅。她是醫生,這雙腿的情況不用細看也知傷得厲害,至少眼下根本不可能站得起來。

聽她發問,那男子又是一聲冷哼,卻沒回答。只是冷哼時,輕輕勾起的脣角又讓這臉魅惑了幾分。

鳳羽珩憑空打了個冷顫,這男人貴氣和妖冶同樣與生俱來,哪怕面色泛白,額上湛着汗,兩條腿狼狽至此,也絲毫不影響氣場,簡直禍國殃民哪!

“看夠了就出去。”男子靠在山石壁上,冷冷的開口。他可沒忽略剛纔這山野丫頭一臉花癡吞口水的樣子。

鳳羽珩頂煩這樣說話的人,憑什麼他讓出去就出去?

乾脆又往裏走了兩步,也尋了處草垛子坐下來,“山是你家開的?縫是你家挖的?我偏不走,你能把我怎麼地?”

說完,似乎想到什麼,偏頭往外看了一眼,頓時大樂:“嘿!現在要走的不只是我了,你也得走!”她指指亂葬坑裏燒起來的大火,“照這個燒法,這地方很快就要被燎原了。”

那人也扭過頭去,一看之下,面色又白了白,眉心也擰成結,那朵紫蓮被攢得緊促起來,讓人看着心慌。

“算了。”鳳羽珩覺得自己對長成這樣的男人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她起身上前,走到男子身邊,“我扶你一把,你能勉強走動麼?”

那人上下打量她,這姑娘最多十歲出頭,身體瘦弱得幾乎一掰就折,雖然剛纔那一手石子打得漂亮,但那也是取巧的手法,要真讓她撐得起他的重量,還是有難度啊。

“你到是說話啊!”鳳羽珩用手在鼻子邊扇了扇,“火到是燒不大,可你不覺得味道越來越重嗎?這山縫子正好迎着風,我們是在聞烤屍體的味兒啊!烤人肉啊!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