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就決定是你了

“……你也應該可以想到,米蘭尼是怎麼長大的?她可不是在一路順境中長大的麼。雖然她過得很努力,也很辛苦,但所有事情總算都是按照她所計劃的那樣發展了。但是在她戰敗之前,你的行爲已經讓她感受到了挫敗之感。明白了嗎?”

畢昂德講解的有理有據,安其羅結合了自己的實際經歷後,很快就明白了:“以她的名氣,只要是她發出邀請,那沒有人會拒絕加入她的團隊的。但是我是個例外……”

“是的,這已經是一次小小的挫折了,只是她不願意承認,她仍然認爲事情一定會成功,只是目前還沒有到來而已。”

“一定會成功?就算使用那啥……就是那啥手段也算?”

安其羅非常隱晦的提及了此事,爲的就是就是不要帶偏話題,結果不知怎的畢昂德就給興奮了:“哎嘿嘿,你還真別說,那可是米蘭尼啊!《藏顏閣》上常年排在第一的女神!你這小子倒好!全便宜你了!如果這事被傳出去了,你知道會有多少人想要你的人頭嗎?!我是說真的,來十個歐爾佳估計都懸!……唉!可惜呀!那人怎麼就不是我呢?……”

靠,之前你沒提,還以爲你是個正經人,誰知道還是要拿我開涮……

安其羅左瞅瞅右看看,並沒有發現能鑽的縫,只能憤而拍桌:“夠了!別提這事了!”

“咳!呵呵,哈哈哈,不好意思,這件事實在是太勁爆了,憋了這麼久沒吐槽還是挺難受的……”畢昂德臉上笑意依舊,歉意欠佳。

“沒想到你還看《藏顏閣》,我還以爲你要跟書架結婚呢。”覺得氣不過的安其羅立即反擊道。

“書架?啊不不不,我承認我是變態了點,但我也不可能和書架結婚不是。當然如果是書架姬的話那另算。”說着畢昂德將頭向前一探,小聲說道:“不過可以悄悄告訴你,其實我是有喜歡的人的呢~~”

即使是趕時間的安其羅,這會兒也被心甘情願的帶偏了話題:“哦?是誰?”

“這我就不方便透露啦。”但是臉不紅心不跳氣不喘……啊不對,那是死了……總之就是沒有一點害羞跡象的畢昂德並不打算繼續帶歪話題,而是突然一個急轉彎將話題漂移了回來:“剛說哪了來着?哦對,你是知道的呀,安其羅,米蘭尼現在正是處於不擇手段狀態的,只要是爲了成功,她什麼都會做的,纔不會管過程如何。可以說她根本就沒想那麼多。”

雖然這個彎有點急,但安其羅還是勉強跟上了腦回路稍微有些問題的畢昂德:“這麼說來,米蘭尼即使知道我的特殊身份,知道了要拉攏我是一件基本不可能的事,她仍是如此打算的?”

“都跟你說啦,她現在正處於不擇手段的狀態,那些細節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內,雖然這好像也不是細節……”說着畢昂德拍了拍手,安其羅可以看到,那些被昏暗的燈光照亮的,空氣中的灰塵開始了劇烈的布朗運動,“好了,米蘭尼的心理狀態分析結束了,我也贊成你去打敗她的想法,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那可是相當的有。”安其羅點點頭——扯了這麼大一圈才終於扯到自己的目的上來——“我剛纔也給你說了,這次的比賽項目是那個極難的指數太空軍棋,而我只是玩個普通象棋就……呵呵,你懂的……而且如果不用棋類的話,我也想不出來能用其他什麼方法打敗她,同時還讓她心服口服。總不能讓她開戰機去吧?……所以,我想請你當我的參謀。”

“參謀?多人遊戲?是個好想法。”畢昂德調整了坐姿,“不過至於其他方法,我其實有個好主意:你跟艾麗克還有歐爾佳成立一個隊伍,然後挑戰米蘭尼的隊伍……”

“她的隊伍裏有多少魔導生?”

“少說也有五十吧……”

“如果能贏的話幽藍早就被我滅了好麼。”安其羅搖搖頭。

這是一個簡單的加法題:艾麗克的最高紀錄是一挑七,自己比她稍厲害些,姑且算是一挑十,而歐爾佳能單挑自己和艾麗克,那就算是一挑十七吧。三人間的配合還沒有那麼熟練,達不到量變產生質變的水平,所以這個簡單的加法題算下來就是三人撐死了只能對付三十四個……而且這還沒有算上對方互相配合的情況!

話說回來,算這個有什麼意義麼?反正不可能打過……

“好吧,那就不考慮其他比賽形式的可能了。”畢昂德說着點開了光屏,“這個委託我接了,畢竟放着不管是一個大隱患……所以我現在要熟悉一下指數太空軍棋的玩法,畢竟很久沒碰了……哦對了,是輔助版吧?”

“啊?我還以爲只有手動版有多人模式……”

畢昂德那通常只有禮儀微笑的臉上頓時變得異常精彩:“……臥槽?手動版?米蘭尼是瘋了麼?”

“真巧,我也覺得她是瘋了。”安其羅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咳,如果是這樣的話……”畢昂德稍加思考,並做出了送客手勢,“比賽是在27日是嗎?還好,讓我趁着這兩天趕緊練練手……我想你最好能多準備幾個計劃,我不確定我能恢復到哪一步……”

“就算有過載芯片也不行?”

“你打算全程划水嗎?那就成我跟米蘭尼對弈了。我只是參謀,不能做太多決定,那是違規的,主要的控制權在你。”

“原來如此……不管怎麼說還是感謝你的幫忙。”

走出了畢昂德那昏暗刺鼻的宿舍,安其羅長吸一口新鮮空氣,只覺得整個世界都明亮了不少。

有畢昂德這麼個神人幫忙,太過擔心就顯得很沒必要了。

規則上寫的好像是要找兩個參謀……再去找個誰呢?……

這時一直在門外站崗的歐爾佳問道:“情況如何?”

“畢昂德是同意了,但規則上好像寫的是需要兩個人做參謀……”安其羅邊說邊小步走着,“我要不要再找個人?”

“我覺得把人數湊齊在感覺上會舒坦些。”

“那就隨便找個人吧……”安其羅咋一想,似乎沒有合適的人選,但再仔細的搜尋了一下,候選者似乎還是有那麼幾個的樣子。

尤妮絲不是完全意義上的魔導生,讓她過來幫個忙應該沒有違規;藩妮是自己的戰機維護員,讓她幫個小忙似乎也沒什麼問題……等等,我好像想起來了什麼……

剛稍微有了點眉目,一個通訊請求很不巧的發了過來,成功打斷了安其羅的思路。

剛一接通,就見阿爾文那亢奮至極的臉出現在了光屏上:“大哥!!大哥大哥大哥!!聽說副艦長向你發出了挑戰!你還接受了!!這是真的嗎?!”

嗯,就決定是你了——安其羅對着光屏無言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