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3章 天仙藤

第3023章天仙藤

“這這……這也太貴重了啊!”

戚鷹差點驚得跳起來。

他可是窮慣了的窮小子。

哪怕是一兩個大荒幣,也足以讓他興奮好一段時間。

哪怕秦少風已經給了他們兄妹不少好處。

他卻也清楚公羊凱乃是天揚山大公子,手中所擁有的資源哪怕是他想都不敢想的數字。

即使他還沒有打開這些儲物袋,其中資源存儲他也能夠想象。

心中大急,他急忙解釋道:“無大哥,公羊凱是天揚山的繼承人,他手中的好東西非常多,這都給我,這這這……”

“有什麼這個那個?”

秦少風忍不住笑了出來,道:“那小子就算在天揚山的地位再怎麼高,也只能拿到天揚山的少許資源,你可別忘了我們現在是來做什麼。”

“呃……”

戚鷹頓時啞然。

他心中仍然感覺秦少風給的太多,卻也被秦少風的話給噎住了。

“走了,我的存在若是被人發現的話可不好,咱們可要趕緊去將公羊樽那老東西的藏寶拿到手。”

秦少風走上前去,拍拍戚鷹的肩膀。

戚鷹心中這才稍好。

他更加確信秦少風是做大事的人,完全不是他這等螻蟻一般的人可以相比,連忙在前面帶路。

只不過。

他心中卻對剛剛得到的幾個儲物袋有了想法。

其中資源想必遠超他的想象。

大不了他們以後一起上路的時候,秦少風有什麼吩咐的話,他就先用從這裏得到的這些東西來幫秦少風解決。

不得不說,他的想法的確很好。

可卻也只是眼下而已。

當他在少許的之後,真正見識到秦少風的搜刮,這種想法頓時就徹底消散不見了。

戚鷹畢竟是天揚山的嫡系血脈。

無論天揚山的人是怎麼看他,他對於天揚山的很多隱祕之事也有所瞭解。

更別說他早就有心報復天揚山。

私下裏可是打聽了很多很多天揚山的祕聞。

甚至可以說。

他對天揚山的瞭解遠超很多長老之輩了。

憑藉他對天揚山的熟悉。

只是用了短短的小半個時辰,就帶着秦少風來到遊離於天揚山之外的後山之中。

穿過一片荊棘林後,呈現在兩人眼前的則是一間小小的木屋。

若是無知之人。

驟然看到這個木屋,定會認爲這個木屋的持有人公羊樽,定是個省吃儉用的和藹長着。

實際上卻是天差地遠。

“天仙藤?整個木屋竟然都是由天仙藤盤繞,單純只是這個木屋的價值,應該就不亞於十萬大荒幣了吧?”秦少風看到木屋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秦少風來到耀星之地時間雖然短,卻也對耀星之地的大部分天材地寶有所瞭解。

這種天仙藤就是其中之一。

按照他的瞭解,整個耀星之地大陸上,天仙藤的數量也不多。

此物雖然無法直接幫助武者提升修爲。

可若是有武者守候在天仙藤附近修煉的話,修煉速度至少也能增加十分之一左右。

倘若某種市場上當真出現一株天仙藤,至少也能炒到超高的價格。

大荒幣的價值雖然高昂。

若是沒有上萬大荒幣,也絕對無法搞到哪怕一株天仙藤。

能夠將整個小木屋籠罩起來,至少也要五株以上。

而且每一株天仙藤都是成年之物,價值之高昂絕對不在他的想象範圍之中。

他對這些天材地寶瞭解。

可身旁的戚鷹卻根本就沒資格聽說此物,聞言,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驚呼道:“什麼?只是這個小小的木屋,竟然就價值十萬大荒幣?”

“若是能夠宣傳再賣的話,這間木屋的價值應該不會少於十五萬。”

秦少風點點頭,驟然化作一道流光朝着木屋衝了過去。

此物可是真正的奪天地之造化的存在。

想必公羊樽爲了這個木屋,所花費的心血至少也在二十年以上。

他可捨不得就此破壞。

反正這個木屋並不大,撐死也就三十平米左右。

換做一般人的話,想要將其完整收起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但他卻不同。

他有着整整一座天龍城在,就算這個木屋再大十倍也不算事。

想到就動。

只是花費了不到盞茶時間,他就將天仙藤的根部鏈接的土壤分割開來,將其整體送進了天龍城內。

搞定一切,他立刻就小心翼翼的觀察木屋的情況。

天龍城畢竟是他的身份一部分,他可不敢確定這個木屋的出現,是否會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

哪怕只是天仙藤枯萎,那也是一大損失啊!

足足觀察了盞茶時間。

他才終於確定下來。

天龍城果然是逆天的存在,不但能夠當做儲物寶貝使用,還能讓天仙藤像是在整腸生世界中成長。

最重要的還是對他沒有任何不好的影響。

確定了情況,他才鬆了一口氣。

這樣的動作對他而言算不得什麼。

甚至他就算不動用天龍城,只是施展沈仲贈與的那個空間戒指,其中空間也足以將其裝下。

但這兩種無論哪一種都是天外才有的存在。

戚鷹見到他圍繞着竹屋切割地面的時候,心中就是滿滿的狐疑。

但他怎麼都沒想到,秦少風竟然有寶貝能將其完整裝起來。

這未免也太嚇人了吧?

“你你你你……”

他站在秦少風身後,喊了半天的你,可卻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說些什麼。

“你什麼你?趕緊尋找公羊樽那老家夥的藏寶之地。”

秦少風聽到他的聲音,這才回頭看了過來。

見到戚鷹正在發呆,一巴掌就拍在他的肩膀上。

說是尋找。

其實已經用不着太打範圍尋找了。

大北荒的人都喜歡將藏寶放在自己的住所地下。

公羊樽的身份雖然超絕,卻也差不了多少。

至少他將木屋整個收起來之後,就看道被他挖開的地下出現一個古怪的痕跡。

發現戚鷹仍然沒有反應。

他乾脆也就不去打擾這個心智脆弱的孩子了。

一躍進入大坑之中。

尋找一番,他的眉頭才微微皺了起來。

這裏的確是入口,可顯然有着什麼樣的機關存在。

由於他直接收走了木屋,使得機關被破壞,讓這個入口接近報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