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0章 公敵

天揚山大門前。

秦少風再一次單獨潛伏進去。

等待戚鷹到來,他才跟戚鷹並肩而行,快速朝着後山的方向而去。

一路所過

他雖然只憑肉眼來看,也已經對天揚山的強橫有了大致的瞭解。

如此勢力,自然仍然比不上耀星之地的上品勢力。

可卻比單獨的天璇一脈要強橫了很多。

雖然天揚山的頂尖強者都已經進入天連山,他所能見到的都是弟子,可大多數弟子的修爲也都在天星位左右,單從這一層上來看,就比天璇一脈強橫一個檔次。

但若是與七星門的核心弟子們相比,卻又肯定要弱了太多太多。

天揚山足足佔據了九座大山。

九乃是數之極致。

耀星之地似乎很多事情上,都喜歡採用九這個數字來做事。

若是只靠他一個人尋找的話,恐怕要尋找很久。

有了戚鷹的帶領,卻就完全不同了。

而他一路上,也發現了另一個有趣的事情。

那就是但凡天揚山的弟子,看到戚鷹之後,神色都變得非常不善。

甚至一些人間道他跟戚鷹走在一起,竟然還會朝自己投來質問的目光,哪怕這些人並不認識自己。

秦少風來天揚山可不是爲了做什麼好事。

他對那些目光直接就選擇了無視。

連帶着戚鷹也是如此。

他們不想要節外生枝,卻不代表事情就真會放過他們。

甚至可以說他們才剛剛進入天揚山,就有人專門快他們一步跑到天揚山核心弟子區域的一個豪華別院裏。

“大少爺,那個雜種回來了,而且我們還有人見到一個不知名的小弟子,竟然跟那雜種走在一起。”那人開口。

“哦?終於回來了?”

那位大少爺眼中閃過一抹奇怪的意味,道:“以前爺爺他們在山上,我們也不好做出什麼太出格的事情,可現在連父親他們都一併離去了,我倒想看看還有什麼人能阻攔我。”

“我們養了公羊薇那個小丫頭那麼久,既然都已經養的長大成人了,也是時候去試試她的滋味了。”

“大少爺……”

回來報信的人臉上出現一抹不自然。

“說。”

那位大少爺開口。

“是,我們人的傳信中說,並沒有見到公羊薇,您說……會不會是他們察覺到了什麼,所以公羊薇暫時躲起來了?”那人道。

“察覺到什麼?”

大少爺臉上神色陡然一變。

戚鷹和戚薇兄妹始終被他們欺負着,他自然早就對戚薇有了想法。

在他看來,反正就是一個沒有後臺的丫頭罷了。

若非天揚山上有幾個人看不慣那種人倫之事,恐怕他早就對戚薇下手了。

前幾天不知天連山發生了什麼事情,專門有人又一次回來召集人手。

他們可真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那些人全都送走。

但是戚鷹戚薇兄妹卻不知爲何,突然離開天揚山。

他雖然是大少爺,手卻也伸不到天揚山外。

加上戚鷹和戚薇兄妹早有猜測,一路都在各種躲藏,使得他派出去的人根本就沒能追上。

驟聞戚鷹回山,他哪裏還能忍得了?

可是經那人一提醒,他卻感覺似乎真有那種可能。

他爲了將那些人全部送走,鬧出來的動靜的確大了些。

加上戚鷹戚薇兄妹又是在那些人走前離山,這就使得他不得不多想了。

“算了,我們也沒必要在這裏想那麼多,反正公羊鷹已經回來了,只要將他拿下,就不愁找不到公羊薇那個賤人。”

大少爺說着就站了起來,道:“去招呼幾個人,我們去找公羊鷹玩玩。”

他開口的時候,臉上神色就變得不善起來。

但他卻不知道,戚鷹和戚薇兄妹還真不知道他們的打算。

當初離開天揚山,只是爲了出去透透氣。

無巧不巧的是剛好跟秦少風碰上,如今戚鷹雖然歸來,卻也帶來了一個有心將整個天揚山覆滅的秦少風。

他現在想要過去找麻煩,那可就真是自己送羊入虎口了。

待得秦少風兩人剛剛走過大半路程。

一行十幾個人走攔在他們的路上。

這些人似乎是專門爲了攔截他們而來。

其中的強者也不少,足有兩個八階天星位的中年人,爲首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修爲也已經臻至六階天星位。

即便是其他人,也沒有一個修爲低於戚鷹。

若是只得戚鷹一人撞上他們,那可就真是麻煩了。

可現在嘛……

“公羊凱?”

戚鷹同時看到這些人。

他臉上的神色頓時就變得難看起來,不自覺的喊出一聲,眼中也閃過仇視的神色。

“公羊凱?也是公羊家的嫡系?”

秦少風嘴角卻微微帶起一抹弧度,詢問道。

“他是那個老混蛋的長孫,若是不出意外的話,他就是被天揚山按照繼承人的規格培養之人,除非發生什麼意外,否則很難發生改變。”戚鷹開口的時候,眼中敵意更重。

“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穫。”

秦少風這下更加開心了。

兩人交流的時候,腳下步伐卻是不停。

這時就已經開到衆人前方。

“小子,你是什麼人,什麼時候入的宗門?難道不知道公羊鷹這雜種是我們整個天揚山的公敵嗎?”之前報信那人第一個開口。

“公敵?”

秦少風眼中出現一抹愕然。

他的確相信了戚鷹的話,卻也沒能想到,他們兄妹竟然在天揚山的地位竟尷尬到這樣的程度。

公敵?

我靠!

這些傢伙爲了針對他們兄妹,做得可真多啊!

“小子,大少爺念在你進入宗門不久,無知者不怪罪的份兒上,自己挖出一顆眼珠子賠罪,你就可以滾蛋了。”

那人繼續開口了,陰仄仄地道:“你要知道,大少爺這已經是格外開恩了,挖你一顆眼珠子,也只是爲了告誡你這個有眼無珠的傢伙,以後交朋友的時候要看清楚對象是什麼人。”

“我靠!好有道理啊!”

秦少風氣得差點笑出來。

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同時也在驚詫戚鷹在天揚山的地位竟然如斯恐怖。

竟連連交朋友的資格都被剝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