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8章 安排

資源!

秦少風乾脆了當的用兩個字解釋。

而他的狐狸尾巴也在這一刻出現。

無論再怎麼強橫的勢力,無不是兩方面形成,一是頂尖強者,按照天揚山的規模來看,最少也要是七階尊天位以上的存在。

那些強者你連想也不用想了。

其次就是源源不絕地培養後備子弟的資源,以及對他們那等強者有幫助的資源。

毀其一,可覆滅天揚山,毀其二,可讓天揚山至少十年內無法連續衰敗。秦少風這話說得仍然不着急。

直至話語說完,看到戚鷹陷入思索中。

他才繼續開口道:你雖然是天揚山的嫡系血脈,可你自身的根本有問題,想來你也不可能知道天揚山的真正祕密之所在,是以我跟你說這些也不怕有人栽贓我。

誰說我不知道?不久是窟穴藏樓三寶地嗎?戚鷹立刻反駁。

窟穴藏樓三寶地?

這麼多?

秦少風的神色微微一變。

可還沒等他繼續套話,就見戚鷹似乎已經有了打算,立即自語道:窟穴藏樓我搞不定,可那三寶地中有兩處藥園在我能接觸到的地方,明天我就去毀了它!

戚鷹看來是真對報復天揚山有了很深的打算。

但是莽撞的性子卻也讓他得知報復之法,頓時就有種忍無可忍的樣子,立刻就攥緊了拳頭。

兩處藥園?藥園算個屁的寶地?

秦少風搖搖頭,繼續激將道:你說的窟穴藏樓和另一個寶地又是什麼?

他這句話就很露骨了。

戚薇臉色陡然而變。

戚鷹多少也能看出一些,可他既然想要明天報復天揚山,自然就不打算再等了。

眼前這小子的年紀雖然很輕,可我看不出他的修爲。

若是他有實力對窟穴藏樓有威脅的話,那自然是再好不過啊!

他想到這裏,立刻就開口說道:窟是藏寶窟,在天揚山後山中,雖然天揚山的強者都去追殺那個誰了,可卻也還有着兩個三階尊天位強者坐鎮。

穴是寶穴,我只知道應該在公羊樽那老混蛋居住的附近,那裏全是那個老混蛋的藏寶。

藏樓是藏,天揚山九成九的武學祕籍都在裏面。

至於最後一處寶地似乎在另一個空間裏,我只知道入口在後山之中。

戚鷹魯莽卻不傻,說着這些話的同時,就用手指沾水在桌子上寫寫畫畫。

很快就給秦少風勾勒出一幅天揚山大概的模樣。

他所指的幾個地點,都在其中。

看來你這小子還真是早就有所打算,倒是本少爺想錯了。

秦少風低笑一聲,繼續說道:不過你真要對藥園做什麼的話,我建議你最好今天晚上就做,遲則生變。

至於毀壞的時候,也不要全部毀掉,將一部分成熟的裝進你自己的口袋,那樣才能讓你們兄妹在逃命的時候有所資本,說不定你還能藉此將修爲提升到尊天位境界。

只要修爲夠強,就有能夠尋找天揚山遭受巨大打擊的時候,出手將其徹底覆滅。

不錯,好主意,當真是好主意!

戚鷹立刻拍案而起。

他回頭看了看臉色已經難看到極致的戚薇,連忙說道:薇薇,你等會兒就直接出城,到三度碼頭去等我,等我搶了天揚山後,立刻就帶你出海。

哥,你真要這麼做嗎?戚薇實在忍不住了。

當然。

戚鷹狠狠地點點頭。

他哪裏還想不到秦少風可能要做什麼?

尤其是他故意將地圖勾勒出來後,他更相信看得仔細的秦少風,定然也會在今夜出手。

只是要看他們誰先誰後了。

他知道秦少風在利用自己。

可是這麼好的機會,他也不想錯過,立刻就向秦少風問道:兄弟,還不知道你的高姓大名?

無所謂。

秦少風微微一笑。

戚鷹臉色也是一變,但是機會的誘惑,卻讓他很快就忘卻了秦少風的隱瞞,立刻說道:無所謂兄弟,不知你是否需要我帶你進入天揚山?我最起碼可以先將你帶到後山去。

公羊樽老鬼沒在天揚山,我們今天下去就先尋找他的寶庫,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也好。

秦少風見他乾脆到這樣的程度,也不再等待了。

畢竟能將無所謂變成無所謂兄弟。

單憑這一點,就已經可以確定戚鷹有多麼焦急了。

更別說既然是公羊樽的藏寶之地,知道的人顯然不會太多,他的這種提議當真是非常應該。

那好,小二,還不趕緊給我們上酒菜?

戚鷹立刻高喊出聲,隨後就吩咐戚薇立刻去碼頭等他,最好連出海的船隻一併準備好。

秦少風見他如此乾脆的模樣,自然也不會小氣。

首先詢問了戚鷹海外的事情。

得知大北荒真正的豪華之地,全都在海外的大型海島上,那裏甚至還有地方可以做地下買賣。

他立刻就取出一千大荒幣遞給戚薇。

經過五家的財富搜刮,他現在的大荒幣數量就在五萬以上,區區一千還真算不得什麼。

可他不在意的數字,就算換到天揚山嫡系公子那邊,也是頂尖的財富。

更別說是戚鷹戚薇兄妹了。

戚鷹見秦少風送出儲物袋,並沒有太多在意。

反倒是戚鷹開啓儲物袋,看清楚裏面竟然堆積着宛若小山的一片大荒幣時,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都瞪得溜圓。

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這,這這這這得是多少大荒幣啊?這位大哥,我們不能收你這麼貴重的禮物。戚薇着實是被嚇了個不輕。

多少?!

戚鷹也是一驚,急忙朝戚薇看過去:就算是購買船隻,最多隻需要十個大荒幣就夠了,難道無所謂兄給了你五十個?一百個?

他在開口的時候,眼睛已經熱切起來。

大北荒的物價極爲低廉,所以也讓大荒幣遠超秦少風對於其他金錢的理解。

往往一個大荒幣,就足以讓人做很多很多事情。

他這一千大荒幣。

哪怕是天揚山山主,都捨不得如此輕易的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