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7章 激將

你又是什麼人?本少爺吃頓飯而已,得罪你了嗎?

秦少風表現出認出其衣衫上標誌的神色,可臉上那屬於二世祖才會有的神色卻更加明顯。

他的修爲氣息早就在進城的時候全部隱藏。

所以那兩人明顯是無法看出什麼。

我看你不爽而已,難道還用得着你得罪嗎?

青年豁然而起,頓時就引來許多目光。

這座城池本就是天揚山那等勢力所佔據之所在,食客們立刻發現那青年的來歷。

這樣的矛盾,可不是他們能夠去看。

一個個急忙叫店小二將飯菜打包,一個個飛也似的逃離。

秦少風對那些人的舉動毫不在意。

目光在兩人身上掃視幾眼,冷笑道:天揚山的人?那又如何?看你們兩個的樣子,相信應該是天揚山的普通弟子吧?就憑這,也能讓你在城內囂張?

小子閉嘴!誰是天揚山的普通弟子?我們是山主的親孫子孫女!少女頓時暴怒而起。

她的處世經驗明顯太差。

竟是自覺地將他們兩人的身份來歷曝光。

哦?

秦少風眼中出現一抹異色。

他有些無法理解,天揚山山主公羊烈的孫子孫女,怎麼會混到這樣的境地。

住口!

青年卻先一步暴起。

可他所指的對象卻不是秦少風,而是他身邊那個少女。

誰是那個老混蛋的孫子了?

青年喊着,就狠狠一拍桌子。

這樣的動靜,這樣的高亢喊聲,使得剛剛端着一盤秦少風要的酒菜上樓的店小二連忙退卻。

這小子竟然是天揚山山主的孫子?

更要命的是他竟敢當衆辱罵天揚山山主?

人家是山主的孫子,或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但自己聽多了可是會要命的啊!

外人不敢涉足。

那天揚山山主的孫子卻是繼續怒吼起來。

薇薇你給我記住,我叫戚鷹而你叫戚薇,我們跟那個害死我們母親的混賬勢不兩立!

雖然我現在還沒有那等實力,可終將有一天,我會先殺了那個侮辱母親,而後又奉那個老混蛋的命令害死我們母親的混蛋,再殺了那個下令要殺掉我們母親老混賬!

他這話幾乎是爆喝出口。

無論從什麼方面來講,他都是天揚山山主的孫子。

即使他的話再怎麼大逆不道,一般人也不敢牽扯進來。

更何況最多也就是打小報告而已。

類似的發言已經不是一次兩次,每次都只是被教訓一頓而已,他索性在幾年前就已經毫不在乎的當衆開始說了。

他的話讓少女戚薇很是無語。

同時看向戚鷹的神色有些擔憂,隨即就朝着秦少風投來一道惡狠狠的目光。

你們是天揚山山主的孫子孫女,卻跟他有仇?秦少風可沒想到事情的發展竟然會是這樣。

天揚山內部出現了親屬間的矛盾。

看樣子只要這個自稱叫戚鷹的小子有了足夠的實力,似乎還真能做出那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不錯,血海深仇!

戚鷹毫不在意事情外傳,高聲喊道。

厲害,厲害,兩位這邊請。

既然遇到了這樣的貴人,秦少風自然不會放棄。

伸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如此舉止變化,頓時就讓戚鷹爲之一愣。

他雖然年輕,雖然衝動。

可他由於早早就開始自力更生,對於人情世故的瞭解自然要比普通人多很多。

從秦少風的變化上,他已經感覺到似乎有什麼事情不太對勁兒。

難道這小子對天揚山也有仇?

戚鷹想到這種可能,頓時開始變得興奮起來。

畢竟他少年心性,心裏很難藏住事情,有時候被人激的時候,當衆說出這樣的話,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他相信秦少風突然這樣,不太可能是某些人專門爲了還害他。

想到這種可能。

他立刻就坐到秦少風對面,神色略微有些古怪的問道:怎麼?你難道還要打架?

戚鷹畢竟不是傻瓜,知道不能直接詢問。

否則秦少風就算真對天揚山不爽,也不可能直接接他的話。

天揚山的強勢,他可是瞭解的最深。

他深知在這天揚山的管轄範圍之內,絕對沒有其他人敢像他這樣有什麼就說什麼。

自然不是。

秦少風神色古怪。

憑藉他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戚鷹心中所想。

但是戚鷹不知道的卻是,他可不在乎是否被人知曉。

畢竟他還不需要戚鷹這樣的人來做什麼。

我只是很好奇,你這小子可真夠大膽,竟敢當衆宣揚要報復天揚山的事情,難道你不知道這樣的事情就算真想要去做,也應該在背地裏做嗎?秦少風直接選擇激將。

誰說我什麼都沒做?

戚鷹果不其然地被他激到,當即開口高喊起來。

喊聲才剛剛出口,就被跟在他身後坐到秦少風對面的戚薇拉了拉袖子。

發現失言,他急忙開口道:可我我什麼要告訴你?

或許我能幫你一些呢?

秦少風輕笑起來,道:你這小子還不如你妹妹心智沉穩,有些事情的確不能亂說。

你說什麼?

戚鷹頓時暴怒。

從他的表現中,秦少風已經徹底看透了這個小子。

他絕壁就是那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

反正他是來套話,自然不在意這些,微微笑道:你要知道,天揚山可是那裏的下屬勢力,而且公羊樽還是那裏的七老之一,以你的小小修爲根本不可能動了天揚山的根基。

什麼?!

戚鷹的神色陡然一變。

他自然知道秦少風所說很正確。

但是他的力量實在太有限,這麼長時間以來的作爲,與秦少風現在所提出的這一點以比,當真就成了小兒科了。

只要不殺公羊樽,那麼天揚山的根基就不會動搖。

當然,我這話也只是說說而已,想要殺公羊樽幾乎不太可能,但是除卻那些之外,還有一些東西也是天揚山的根本。秦少風輕笑着。

他這不徐不疾的話語,頓時就再次引起了戚鷹心中的仇恨之火。

我若是動了什麼,才能從根本上對付天揚山?戚鷹急忙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