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6章 仇富?

“這倒也是應該。”

秦少風深以爲然地點點頭,道:“這樣吧!你我對上三掌,三掌之後你再離去即可。”

他這開口,頓時就讓震山城城主心中那種想法更重。

若是秦少風不敢跟他交手,那才是真的有鬼。

三掌雖然不多,卻也足以讓他判斷出很多事情。

眼前之人的真實實力如何,由此可知。

“多謝老丈。”

震山城城主抱拳一拜,當即將氣血之力調動起來。

“在下肉掌上可是有着一種聖階武技,老丈小心了。”

震山城城主高喝一聲,當即一掌揮出。

正如他所說,他拳腳上的武技當真不弱。

可他再強又能如何?

秦少風若是施展全力的話,輕而易舉就將擋住這一招。

看來這位震山城城主的第一掌也沒有動用真正的底牌,當真只是想試試他的實力而已。

“不錯,你能將拳掌功夫練到這種程度也實屬難得了!”

秦少風卻不着急出手,仔細的觀看了一番震山城城主的動作,才滿意地點點頭。

口中甚至還在評價着。

卻不知,雷霆之力早就被他悉數施展出來。

他的如此作態,又一次讓震山城城主震驚。

在他看來,哪怕是修爲超過他,也不應該在對拳腳的時候,見他攻擊已然出手,還在那邊評價吧?

這個老家夥究竟是什麼實力?

“老丈小心!”

震山城城主心中思索,卻不忘高喝一聲。

“不用提醒老夫,你既然沒有對老夫出殺招,老夫自然也不會佔你便宜,去吧!”

秦少風緩緩擡起來手掌。

彷彿絲毫沒有運轉力量一般。

可雙掌轟擊的一刻,震山城城主的臉色卻陡然大變。

身爲三階尊天位強者,他可以肯定秦少風沒有動用太多戰力。

偏偏就是這麼輕飄飄的一掌,竟然就抵擋住自己的武技攻擊,甚至還讓自己在巨力震盪下有些難以承受。

一掌結束。

震山城城主立刻後退幾步,連忙抱拳躬身道:“震山城城主朱衡見過前輩,由於震山城公務繁忙,而且震山城軍力強橫,我今夜並沒有親自前來追擊,而當我發現事情不對勁兒,出來查找的時候前輩您早已離開。”

“不錯,你很不錯,退去吧!”

秦少風滿意地點點頭。

“是!”

震山城城主連忙退去。

直至天虛蟲王傳來震山城城主徹底離開的消息,秦少風的右手才顫抖起來。

“真不愧是三階尊天位強者,真實戰力果真非凡。”

秦少風忍不住呢喃一句。

他剛纔那一掌看似輕飄飄沒有用力。

實際上卻是因爲雷霆千閃在只施展力量增幅的時候,表現卻是異常微弱,使得外人查看不出情況倒也正常。

除卻沒有用刀之外,他可謂是已經用盡全力。

偏偏就是這樣的一招與震山城城主對攻,卻讓他的右手有些失去知覺的感覺。

若非他隱藏的好,恐怕震山城城主就能夠發現不對勁兒了。

“看來我現在的戰力,能夠跟一般的三階尊天位強者一戰,雖然對方無法斬殺我,可我想要將其戰勝也實屬不易啊!”

秦少風心中思索。

旋即,他臉上就露出了古怪的笑容:“逍遙門的內鬥倒也成了一件好事,嘿嘿!”

他說完這句話後陡然加速。

只是幾個起落,就已經來到半山腰出。

這座山的山腰不知什麼原因,本就不是很崎嶇。

加上孫家事後的處理,已經讓這裏變成了一片非常適合居住的地帶。

進入孫家。

他很快就再次展開了同樣的盤問。

哪怕孫家的樣式已經跟其他家族有了很大的不同,對他而言也算不得多大的祕密。

雖然他在孫家耗費的時間長了很多,卻也只得半個時辰而已。

他沒想到的是孫家相比其他家族,要團結強硬了很多。

若非是動用了一些手段,恐怕只有殺人才能解決了。

對於那些老弱婦孺,哪怕明知是敵人,他也很難下得去手。

下了孫家所處的大山。

他的眸子才朝着北方忘了過去。

“五大家族的事情解決,接下來就是天揚山了。”

秦少風的眼中閃過一抹狠辣之色。

他不是濫殺無辜之人,卻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可以放過五大家族的普通人,卻不代表真正將他逼到生死之境的天揚山,他也會出現下不去手的情況。

“既然天揚山是類似宗門的勢力,想必老弱婦孺不會太多,除卻個別之外,其他人……殺無赦!”

他的眼中閃過一抹狠辣的神色。

旋即,他就快速朝着北方而去。

天揚山雖然主管這次五大家族的比拼,距離五大家族的所在卻實屬不近。

他足足走了大半天時間,才來到距離天揚山最近的一座城池之中。

這座城池也是他來到大北荒以來,見到的最爲氣派的一座。

大小足足是震山城的三倍。

來到這裏的時候,他也已經很是疲憊飢餓,索性就找了一個酒樓準備大吃一頓。

奪取了五大家族的財富,他也能算得上一個不大不小的土豪。

可他卻只找了一家算不得豪華的酒樓。

點菜上可就沒有了絲毫的顧忌,直接就將酒樓最好的酒菜點了一份兒。

店小二立刻就笑嘻嘻的下去吩咐。

可他還沒等到店小二首先將酒水送過來,一道憤憤不平的聲音就先傳入了耳中。

“竟然張口就要了最好的酒菜,什麼時候普通家族勢力的小家夥,也能夠這樣的財力了?”開口之人就坐在他附近。

秦少風立刻回頭看了過去。

只見那一桌上做着一男一女兩人。

兩人相貌上有着七成相似。

而且修爲也算是尚可,都是不足二十的年紀,卻都是一階天星位,穿着天揚山的服飾,可卻明顯非常破舊了。

他們點的飯菜也是最基本的東西,顯然說出那句話的原因,就是對於秦少風大手筆的不忿了。

而自己身上穿着從陳家弄來,卻沒有家族標誌的華麗衣服,自然能夠被其看出來。

畢竟只有比家族更高一層的勢力,才能在衣衫上烙印下獨特的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