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5章 裝

“陳家出事了,所有人立刻跟我去陳家!”

陳家外的街道上,立刻就傳來一陣叫喊的聲音。

只是沒想到這些人來的竟然這麼巧。

逍遙門安排的軍營並不在城池之中,使得城池中巡邏士兵和城主府的護衛數量並不多,根本無法搜尋整座城池。

這也只能說他的運氣實在太好了。

可他既然敢這麼做,就算是那些軍營的人也到來,他也不會有什麼畏懼。

鬼三斬和雷霆千閃的存在。

使得他就算遇到三階尊天位強者,即使是打不過至少也能夠有足有的能力遁走。

更別說是在各種寶物的加持之下,一般的三階尊天位強者還未必能拿他如何。

快步衝進陳家。

他立刻就以可謂是電光火石般的速度動作起來。

由於五大家族但凡戰力不錯的人,都已經進入了禁武森林之中,使得幾大家族裏面只剩下一些老弱婦孺。

斬殺這些人對他而言雖然簡單,卻也沒有那個必要。

畢竟一個家族真正的財富,只可能出現在那些管事人的手中。

他對陳家比幾家可是熟悉太多了。

短短的三分鐘不到。

整個陳家大部分的財富,就已經全部進入他的囊中。

那一隊士兵這時候也才剛剛衝進來而已。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無視公羊大人的命令對三大家族出手?”又是一個隊長模樣的人。

只是這人的修爲實在是太差太差。

秦少風甚至都沒有回答他話的念頭。

陡然加速。

一個眨眼時間,就已經衝到不過三十米外的那支隊伍前。

“都給我死開!”

秦少風一掌掌快速轟出。

電光火石之間,他就已經衝出了人羣。

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陳家外衝了出去。

可他還是小看了震山城的防禦力量。

由於三大家族的存在,城主府爲了震懾他們,可是派遣了不少強橫的戰士過來駐守。

這邊的動靜出現,那些強者都在朝着這邊趕來。

秦少風衝出來的同時,就見到零零散散的一些軍隊強者。

“一羣小小的天星位螻蟻,還沒資格來攔老夫的路,都給我滾!”

秦少風又是一聲爆喝。

他的速度絲毫不減,手中出招的速度卻陡然增加。

簡單的一個對面,那些強者就盡數被他轟飛出去,至於究竟死了幾個,秦少風甚至都沒有理會的打算。

短短的一陣飛奔。

他所轟飛出去的震山城士兵就超過五百人。

由此可見,震山城的防衛力量遠在宋家所在的城池之上很多。

可讓他意外的是這樣的城池力量之下。

他已經在這裏縱橫許久,卻仍然不見震山城城主的蹤跡。

順利無比的衝出城池。

快速朝着遠方遁走了小半個時辰。

直至來到一座大山的山腳前,他才猛然頓住了腳步,陡然沉聲喝道:“既然你已經追蹤了老夫一路,不妨出來見見吧!”

他從天連山離開的時候,由於沈仲的速度太快,他可沒時間將那些普通天虛蟲收回。

使得他現在身上也只有一隻天虛蟲王而已。

可就在他逃遁出城的時候,天虛蟲王就已經有了感知。

對於這種奇異的能力,秦少風幾度無語。

天虛蟲王只得皇階星獸等級,登記上或許已經比不上現在的他,可在感知能力上卻比他還要強橫不知道多少倍。

怕是連尊天位強者都比之不上。

“不出來?”

秦少風等待了三息。

卻是仍然不見任何人影的出現,他的嘴角立刻勾起來:“反正老夫的事還沒有做完,既然你想要看看老夫還想做什麼,那就在後面跟着吧!”

他低低的笑了一聲,又一次加速朝着山上而去。

這座山雖然不是禁武森林,可其上卻居住着一個不弱的家族。

孫家。

在秦少風眼中,這孫家才是最爲聰明的家族。

將家族建立在城池外的山野之中,只是在城池中設立幾個臨時駐地而已,這就使得孫家出道最晚。

其家族強者數量也是最差,可建築卻是最爲恢弘的一家。

“停下來吧!”

暗中之人發現秦少風竟然還要對孫家出手,頓時就坐不住了。

他若是沒有看到的話倒也罷了。

可在公羊樽下令之後,他也跟到了這裏,自然不能看着秦少風再對孫家下手。

“終於肯出來了嗎?”

秦少風回頭,朝着身後追來的那人看去。

此人年紀以很是蒼老。

“三階尊天位強者?”

秦少風的神色陡然一變。

他的戰力在面對一二階尊天位強者的時候不需要有任何忌憚。

但這位卻是三階尊天位修爲的強者。

他的全力出手之下。

或許能夠將其戰勝,可卻一定會暴露出來一些東西。

“沒想到城主大人竟然親自來跟蹤老夫,可真是讓老夫驚訝啊!”秦少風平靜地笑了起來。

彷彿心中的震驚根本就不存在。

“不知道城主跟蹤老夫來到這裏,意欲何爲啊?”秦少風明知故問。

“這倒是有趣了。”

震山城城主笑了幾聲,道:“你在我震山城中劫掠我震山城三大家族的財富,若是老夫再不跟上來看看情況的話,豈不是就有些太說不過去了?”

“這倒也是,畢竟公羊樽那老匹夫不是下令了嗎?”

秦少風嘿嘿一笑,渾不在意的道出一句讓人感覺疑惑的話語來。

難道他跟公羊大人有仇?

震山城城主立刻就按照秦少風的劇本思索起來。

“小家夥,你三階的修爲雖然不錯,可還拿不下老夫,而且老夫只是要讓公羊老匹夫不爽,跟你沒有什麼關係,你自行離去吧!”秦少風搖搖頭。

他在得知逍遙門的情況後,已經知道了怎麼做最爲合適。

兩次的故意引導,使得震山城城主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這位老者,老夫畢竟是震山城的城主,若是這麼離去的話,公羊大人可不會放過我,不如您將我擊退如何?”震山城城主的態度大變。

哪怕秦少風很有可能是那方勢力的人,他也不得不出手。

更別說他都沒有見過秦少風的真實實力,若是就這麼退去的話,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