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3章 宋家

這裏正是宋家稱霸的城池。

宋家的強勢,加上這座城池的規模被震山城稍小了一些,使得其他家族可不敢進入這裏。

看着已經已經黑暗下來的天色,秦少風也不着急動手而是尋了一座酒樓大吃大喝了一頓。

一頓吃到午夜。

當他重新走到城池的大路上的時候,大街小巷上已經沒有了行人。

即使真能遇到個別,那也全都是行色匆匆。

很顯然,他們也是被生活逼的沒有本法,只能熬夜上班到現在。

這些生活在大陸最底層的人,可不懂得什麼事九階天星位的強者,一路上遇到的行色匆匆的人。

或有人發現了他,可卻連一個多看一眼的人都沒有。

畢竟他的穿着華麗。

在那些人看來,他應該是某個大家族的子弟。

這種富二代一般的存在,大都是一些紈絝子,能不招惹就不招惹最好,誰會有閒情逸致去看他?

秦少風在酒樓的時候,就已經打聽清楚宋家的所在位置。

不得不說。

能夠獨霸這座城池的宋家,地位可是相當的高。

其宅院不知道比陳家大了多少倍。

當他來到院門附近的時候,就見到四個負責家族大門的守衛。

這幾人的修爲並不是很高。

顯然這也跟宋家大部分人都去了天連山有關。

而且他們夜不閉戶顯然也跟那些人有關。

畢竟公羊樽下令過,誰敢在這時候跟五大家族過不去,那就是跟他公羊樽過不去。

作爲逍遙門頂級強者的公羊樽,所發出來的話可不是誰都敢不在意。

他們半夜還大開着門,顯然是擔心家族之人歸來後,無法第一時間回家。

可他們就算是打死都想不到,這樣的做法反而是便宜了秦少風。

穿上一襲黑衣。

當秦少風出現在宋家大門前的時候,看守大門的四人都在打着哈欠,顯然是疲憊不已。

“你是什麼人?”

“公羊樽大人下過命令,任何人不得在圍捕其間對我們五大家族任何一家動手,否則就視爲對公羊大人的挑釁!”

“來人還不速速退去?”

“你也不看看這裏是什麼地方,立刻退去,我們可以當成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四人都不是傻瓜,見到秦少風黑衣人打扮,就已經猜測到對方前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看着他們一個比一個緊張的模樣,秦少風反而嘿嘿笑了起來。

“我既然敢在這時候來到你們宋家,自然是知道公羊樽的話。”

話音一落,秦少風陡然上前。

面對這種連地星位修爲都沒有達到的對手,秦少風甚至連取出戰刀的想法都欠奉。

一記掃袖,恐怖的修爲勁風就將四人轟殺。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秦少風斬殺不入流敵人一名,獲得1點真實值。”

“系統提示……”

連續四道提示,差點讓秦少風噴出一口老血。

四人修爲就算再低,也不至於是不入流吧?

再說一點真實值是什麼鬼?

貌似這就跟沒有真實值沒有什麼兩樣吧?

他在心中吐槽一聲。

腳步卻絲毫不停。

大步進入宋家之中,立刻就風風火火的尋找起來。

宋家大院佈置跟陳家極爲相似。

這倒是省了秦少風的事情。

他直接從宋家高層居住的地方一個個搜尋過去。

直至將其全部尋找一遍,所帶來的受益也不是很大。

“難道宋家還有其他藏寶的地方?”

秦少風自言自語一聲,目光就朝着眼前母子看了過去。

這兩人顯然是宋家家主的妻兒。

即使他很不屑於對老弱婦孺動手,此時目光也森冷的朝着兩人看去,問道:“說吧,你們宋家的藏寶都在什麼地方,若是老實交代的話,我可以放你們母子一條生路。”

“你你你……你竟敢趁着我家夫君和老祖不在,來我們宋家搶劫,等我家夫君回來之後,一定要滅殺了你。”女子竟勃然大怒。

她的做法差點逗笑了秦少風。

既然只用話語不行,他宛若一陣風般的上前,一把就將女子懷抱中的孩童搶到手中。

“是你兒子重要,還是宋家藏寶之地的位置重要?”秦少風笑得很是森然,使得女子還想要罵出口的話頓時被憋了回去。

“我說,我說,家族藏寶就在老祖房間的地下藏寶室,你想要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你千萬不要傷害我家寶兒。”女子頓時就然若下來。

“你若是早點說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秦少風一把將孩童扔回去,道:“老夫還不屑於對你們這些老弱婦孺動手,哼!”

旋即,他就宛若一陣風一般衝了出去。

不過片刻時間。

他就將宋家老祖的住地搜尋了整整一遍。

想着女子知道位置就很不錯了,以她的地位肯定不可能知道具體地方,索性也就沒有去追問。

當他將地方找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是盞茶時間之後。

外面已經不斷出現腳步聲。

甚至還有一道響亮的喊聲傳來:“裏面的人聽着,我們是城主府護衛,若是不想死的話,就立刻給我滾出來投降!”

這傢伙倒是相當蠻橫。

秦少風對於這道聲音,權當做沒有聽到。

大步進入地下藏寶室。

他的眼睛頓時就被眼前琳琅滿目的寶貝給嚇了一跳。

不愧是這座城池的霸主勢力。

宋家的藏寶數量可真是不少,其中還有不少東西讓秦少風都看得一陣眼熱。

只可惜。

真正能夠作用於戰鬥的寶貝卻沒什麼。

畢竟宋家的強者都已經去了天連山,自然要將寶物隨身攜帶。

“可惜沒遇到宋家的人。”

秦少風忍不住嘆息一聲。

他雖然不是什麼貪財的人,卻也知道想要提升實力,顯然要跟大北荒的勢力打交道。

之前斬殺的人,都被他取走了儲物袋。

即便是沒有被他斬殺的江家宋家老祖和家主的儲物袋,他也都沒有放過。

現在想來,宋家家主的寶貝應該更多才對。

他的蹤跡已經泄露,以免節外生枝,他立刻就將這裏的東西全部收入兩個空的儲物袋之中。

隨即,就離開了宋家老祖的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