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1章 兄弟

“神品高階武技?!”

秦少風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氣,連忙將武技冊子取出來,急忙說道:“大哥,若是這件事被你的家族知道,絕對不可能輕饒了你,這可萬萬使不得!”

他之前就想到沈仲可能要有奇特的贈與。

可他卻怎麼都想不到,直接就是神品武技的贈送。

要知道他們之前弄到一本神品武技的殘卷,故作大方的贈與西門禮之後,就直接成爲了上等勢力追星門的絕對高層。

沈仲眼前贈送出來的可是完整的神品武技。

而且還是神品高階武技。

耀星之地的武技部分高低階之分,雖然修煉之人大多都有所瞭解其強弱,卻還沒有這麼細緻的劃分。

既然神品武技由此分別,顯然就不是能夠隨便拿出來的東西。

便是那一方世界怕也是如此。

更別說沈仲剛剛還喊着不能給他什麼幫助,可一轉頭就是如此豐厚的自助。

甚至在這一份武技的相比之下,那些丹藥云云都已經算不得什麼了。

“你我是結拜兄弟,而且你還送了哥哥三枚天嬰丹,難道哥哥給你一點點小小的幫助你都不接受嗎?”沈仲立刻變成微怒。

他自然知道私贈秦少風如此武技,若是被家族知道,他將會吃不了兜着走。

可他卻見識過秦少風的實力。

至少在他看來,秦少風的武技於耀星之地來說非常強橫,可卻還無法進入他的眼中。

他甚至感覺秦少風憑藉那等武技,就算當真晉級尊天位,而且在這茫茫天連山中,也不可能是聖星位修爲的公羊樽的對手。

但他也有着爲難之處。

一是他所帶來的好東西有限。

再來就是哪怕真全都拿出來幫助秦少風,怕也很難直接幫其成爲能夠抵抗聖星位強者的存在。

三來就是用外力提升的速度越快,對秦少風就月沒有好處。

只是一天,就讓秦少風的修爲狂升四個等級。

他擔心當真繼續幫助下去,非但無法對秦少風形成什麼幫助,反而還會害了他。

作爲七階聖星位強者,他可是非常清楚藥物升級帶來的弊病。

既然認可秦少風是兄弟,他自然不能害了他。

卻不知。

秦少風對此並沒有太多的擔憂。

可他的系統卻是他最大的祕密。

既然沈仲做出這樣的決定,他自然不能亂說什麼。

神品高階武技,他卻是在無力去接。

畢竟他的言語大都是欺騙,憑藉這個從沈仲那裏弄來那麼多好處。

即便是他贈與其三枚天嬰丹,對他而言卻也是九牛一毛。

更何況這玩意兒用在他身上還真是浪費。

卻也憑此得到了沈仲的真正認可,在他看來已經完全滿足了。

若是再收這些東西的話,他心中也有些愧疚。

“行了,你小子什麼也不用說了,既然我們成了兄弟,你也就算得上是我們沈家的一員,我給你這東西並不算過分。”

“而且我可沒讓你拿着這冊子亂傳。”

“只要你儘快將其記住之後,再把這份冊子毀掉,又有誰還能知道我給過你神品武技?”

“至於你去到我那個世界的事情,等你過去之後再說。”

“大不了等你過去的時候我專門去接你,到時候這件事也就好向家族交代了。”

沈仲做事極爲果決。

還沒等秦少風再次說出推搪的話來,就已經做主了。

那可是神品高階武技!

哪怕秦少風已經有着兩大神品武技在身,對於這等神品武技的存在,也是心存期待。

知情若是再推脫,沈仲定會大怒,值得輕輕點頭。

“這才是我的好兄弟嘛!哈哈!”

沈仲大笑幾聲,道:“兄弟,雖然大哥我好說話,可是我們這次來找你的可不只是哥哥我一個人,所以你再出門的時候可要小心一點。”

“既然那公羊樽自以爲是的給你改名叫秦風,那你就先做一段時間的秦風,反正我們最多只能在這裏呆上七天就要去其他的地方,一切的事情等七天後再說也不遲。”

“還有什麼人在找我?你們究竟在找什麼東西?”秦少風故意疑惑的詢問。

沈仲不知道,可他卻很清楚這一行人的真正目的。

能夠想辦法知道更多那些人的事情,對他而言也算是一種機遇。

“一份武技,雷霆千閃!”

反正兩人已經成爲兄弟,沈仲也不怕暴露了。

“雷霆千閃?”

秦少風心中慶幸,還好自己早就猜出來,不然怕是要有所暴露了。

而那沈仲卻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仔細盯着他的一舉一動。

更是在秦少風不察覺間,還用一塊記憶晶石將他們對話的場景記錄下來。

秦少風的提前猜測,讓他完全成爲了一個不相干的人。

“千閃?難道那也是一份身法武技?神品武技嗎?神品巔峯?”秦少風繼續問道。

最後一句話,才是他真正想要知道的事情。

“不知道,據傳那是從一個上古墓府中出來的武技,可卻被一個廢物給搶了去,然後據說是來到了耀星之地,我們查到資料後就來這裏尋找,但是是否真是這樣,恐怕也就只有天之道了。”沈仲嘆息。

“原來如此!”

秦少風點點頭,隨即拍着胸脯說道:“大哥也不必困擾,畢竟兄弟我是耀星之地的人,還要在耀星之地呆上不知道多久,若是有機會發現什麼的話,就算是赴湯蹈火,我也給大哥你弄到那一份武技,哪怕只是殘片,只是大哥能不能說說那是個什麼樣的武技?”

他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中就已經有了定計。

既然他的雷霆千閃是從千雲門的那一塊傳承石中獲得,若是有機會去沈仲等人所在的那一片大陸的話,就將其帶過去。

他只要聲稱從一個老怪的墓府中尋得,誰又能說他什麼?

反而他還能藉此跟沈家搭上關係。

但他不知道的卻是,那一塊巨石早就進入了其大哥的手中,哪裏還有他的份兒?

“我要是說,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武技你相信嗎?”

沈仲的臉色頓時就變得怪異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