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7章 傷心人

第3007章傷心人

這麼快的反差,讓秦少風好一陣愕然。

他不禁想起來曾經還沒穿越之前,所看到的一個段子,意思是說當兩個被情所傷的傷心人走到一起後,關係可以在瞬間拉近。

甚至還說尤其是被一個女人傷過的男人,更是如此。

若是還跟那女人有關係,自然是仇人,可卻都被傷過的情況下,只需要知道對方的情況,就能直接成爲兄弟。

他曾經還當做笑話來看,卻沒想到竟當真成爲了事實。

“九哥你也不用這樣情之一字害人不淺,自古便是這樣,而且女人的心遠比我們男人狠了太多太多,你也不必這樣,男人一定要學會放下。”秦少風勸着,眼中就閃過淚花。

“放下,說起來多麼簡單,可兄弟你真的放下了嗎?”沈仲反問。

“我……唉!”

秦少風眼中再次滴下一滴淚水,可卻被他以一種非常巧妙的方式掩飾過去。

若是換做一般人,絕對無法發現。

可沈仲既然是聖星位強者,他相信絕對瞞不過對方。

如此演技若是在地球,無論是被哪個國家的大導演發現,定會立刻大呼一聲影帝,瘋狂的搶過去。

沈仲的確發現了。

可是作爲傷心人的他,卻很清楚傷心人的某些傷痛是不能被提起。

尤其是對男人而言更是如此。

至少他就最厭惡長輩們詢問他和她當初的事情。

哪怕只是一些擦邊球,也能讓他去到崩潰的邊緣。

“什麼話說起來都簡單,可是想要放下的話,尤其是一句話就能掩蓋?”秦少風自嘲一笑。

“我曾聽我一個好朋友說過一句話,一個男人,尤其是重情的男人,想要忘卻一段感情,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三年十年?或是一輩子。”

“可是女人想要忘記一段感情卻非常簡單,只需要另一個男人的出現,那就夠了。”

秦少風嘆息,道:“我聽到的時候還嗤之以鼻,可當我親身經歷之後,卻發現他說的實在太有道理了,女人……唉!”

他繼續拿着曾經網絡上的段子賣力的表演着。

“女人……唉!”

沈仲嘆息一聲,卻在同時取出大量酒菜擺放在桌子上。

這一桌當真都是些珍饈美味。

甚至其價值恐怕比秦少風見過的很多寶貝還要高。

看來另一個世界當真存在。

而且那個世界的一切條件都要比耀星之地高太多太多。

他心中雖然早已大動,可卻絲毫沒有動碗筷的打算,似乎也就剛剛看到這一桌東西的時候稍稍震驚了些。

但是再怎麼吸引人的珍饈美味,也無法引起他的興趣。

反倒是自己親自斟滿一杯酒,朝着沈仲舉杯,道:“九哥,我們不說那些事情了,來,喝酒。”

他的表情當真是到位極了。

沈仲憑藉強大的實力的確能夠看穿他的各種小動作。

可卻無法看穿他內心的想法。

這一圈表演下來。

兩人痛飲開始。

由於沈仲的關係,秦少風甚至都把身後的危險暫時忘卻。

可他怎麼都沒能想到。

兩人直接從中午時分一隻吃喝到天色昏暗下來,竟然都沒有任何追兵的出現。

他心中的震驚真不可謂不小。

但他卻很相信,這一切都是來源自眼前這個被傷過很深的男子。

兩人直至吃喝到午夜時分,滿桌的珍饈美味才被他們吃了一半左右,反倒是美酒早已經喝了一壺又一壺。

這個時候,他們都已經是醉醺醺地了。

甚至誰都沒有打什麼招呼,直接席地而睡。

又是一夜平安度過。

甚至由於宿醉的原因,使得秦少風睡醒的時候都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時分,竟然依舊沒有發生什麼危險。

擡頭再看,就見沈仲竟然有限地在水潭邊點起了篝火,正在親自烤着一隻不知道從哪裏弄來的羊羔類星獸。

“你小子可真能睡,要是我也能這樣睡着該多好啊!”

沈仲作爲聖星位的強者,神識是何等強大,第一時間就已經開口說了出來。

秦少風苦笑一聲,道:“倒也不是我能睡,主要是這段時間被追殺,我本來就沒怎麼睡過,加上九哥的酒水後勁兒太大,才讓我一覺睡到現在,好久沒睡的這麼舒服,這麼舒心了。”

“是啊!好久沒睡的這麼舒心了。”

沈仲點點頭。

他也感覺昨夜是他與那女子分手之後,第一次睡的怎麼舒心。

“對了兄弟,你修煉的是什麼武技?”

沈仲對秦少風雖然感官非常的好,可卻不會忘記他來這裏尋找秦少風的原因。

畢竟那東西一天找不出來,他們一天就不會有好日子過。

“武技?”

秦少風一臉疑惑之色。

實際上心中早就已經震驚了。

沒想到他們還真是爲了自己的武技而來。

臉上頓時出現糾結的神色。

好半晌。

“九哥不會想做什麼吧?”

他一臉謹慎地朝沈仲詢問一句,卻又搖頭道:“罷了!罷了!咱們兄弟既然相識一場,若是九哥想要我的武技的話,我倒是可以給九哥,甚至耀星之地那邊還有武技殘本。”

“九哥你既然是如此強者,相信也能將其補全,稍後我就帶九哥回一趟耀星之地。”

“哦?”

沈仲的神色立刻就是大變。

這小子至於對自己這麼推心置腹嗎?

“你所指的是什麼武技?”沈仲詢問。

“還不就是我的看家本事嗎?”

秦少風笑了笑,道:“神品武技,雖然有我自創原因,可那也是神品武技!”

他極爲自傲地開口。

神品?

沈仲臉上的疑惑之色更濃。

“九哥你看清楚了。”

秦少風立刻站起身來,取出一柄戰刀就開始演練起來。

“鬼斬!”

爆喝一出口,他的身影頓時就變幻得虛幻起來。

彷彿在這一刻化作一道虛影。

只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就已經出現在遠方的一塊巨石之前。

一刀斬落。

那巨石竟然沒有發出絲毫的動靜,就被他這一刀直接劈斬成了兩半。

“神品武技鬼三斬?”

沈仲可是那片世界的存在。

立刻就從他這一招中看出了一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