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6章 沈仲

第3006章沈仲

“雷霆千閃!一定是雷霆千閃!”

秦少風逃遁的速度陡然一頓。

他這一路的逃跑,腦海中所有思索卻全都在江家老祖的那一番話上。

他有可能被人覬覦的東西不少。

但是大多數都是祕密。

耀星之地和大北荒的聖星位強者全都是老掉牙的傢伙,絕對不會出現不超過三十歲的年輕人。

當然,這個三十歲是在他認爲中。

畢竟江家老祖的話有幾分真,需要他自己來做出判斷。

至少在年齡上,肯定有着陷阱。

“我地鬼火珠是單獨獲得,絕對不會有其他人發現問題,即使是我離開山內的時候的出現,也不可能被陳家大肆宣傳。”

“更別說那種情況,很有可能被聯想成某種特殊傳送。”

“即便是我逃離時施展,也只是用出了鬼火珠九牛一毛的力量罷了。”

“所以鬼火珠第一個被排除掉。”

“年輕的聖星位強者也不可能是耀星之地所能出現,所以他們的目標不可能是個別幾隻,而且沒被我用幾次的天虛蟲。”

“羅天禪影乃是君戰給我,而且有過拿下的發言,自然也不可能是因爲羅天禪影。”

“追星刀更不可能。”

“除此之外,我能被耀星之地外的強者看中的也就只剩下了武技。”

“鬼三斬武技是我和西門禮等人一起得到,就算被外人發現,也定會先去找西門禮,畢竟冊子在西門禮手中,而我只碰了一下。”

“再說了,神星位強者去到另一個世界之後,都能夠輕易隕落,神品武技顯然不是巔峯,這種可能也是極小。”

“那也就只剩下雷霆千閃了。”

“我雖然不知道雷霆千閃的品級,可絕對在神品之上,而且我還曾在戰鬥的時候用謊言掩飾過。”

“若是有天外強者爲我的東西而來,只能是因雷霆千閃。”

秦少風心中一番計算,終於讓他確定下來。

可在明白一切之後,他的嘴角卻微微翹起來。

“從天外來的年輕聖星位強者,而且還是爲我而來,貌似是一個很不錯的助力啊!”秦少風低笑起來。

若是以前,不施展雷霆千閃的他就好比如掉了牙齒的老虎。

可現在卻不同了。

由於雷霆千閃修煉太過淺薄,使得真正戰鬥的時候,也只能起到絕殺的作用。

即便是這個作用很強大,一旦不用的話也算不得什麼。

更別說他還有着鬼三斬的鬼斬傍身,也不害怕一般的尊天位強者。

相信就算是那聖星位強者發現,也只會認爲自己運氣好,亦或者其他人想錯什麼。

他們既然現在出現,顯然是穿越天連山導致,他們應該還不知道西門禮得到鬼三斬武技的事情吧?

他的思索的時候,速度可是沒有絲毫的減緩。

只是短短的片刻時間,就已經翻過了兩座大山。

可當他來到一座山頂水潭的時候,卻見一道年輕的消瘦身影似乎早就在這裏等待着自己。

年輕人背對着他,可卻沒有黑衣附體。

乍看之下,似乎不是江家家主口中之人。

秦少風卻一眼認定。

哪怕這人白衣翩翩,似乎正在對着水潭喝酒,甚至連一點修爲氣息都沒有出現。

可一個強者無論怎麼掩飾,身上氣質也很難發生改變。

這人定然是個年輕強者。

“在下秦少風,這位大人可是在專程等在下?”秦少風當即抱拳詢問。

這人很可能是自己從這次的難關中脫困的主要原因,他可捨不得放過。

“自古多情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

“嗯?”

“好個無知小子,竟然敢打斷本公子在這裏傷感?”

這人猛然回頭過來,眼中怒色絲毫不加掩飾。

自古多情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

秦少風心中頓時震驚了一下,這句貌似是地球上才有的句子吧?

這人怎麼懂得?

先不說那麼多,這人竟然對着水潭感慨……情?

秦少風眼中精芒陡然閃過。

“自然不是,不過……自古多情最傷人,兄臺你又何必對水潭多想?”秦少風表情立刻變化。

彷彿他在這一刻,變成了一個被情傷過的可憐人一樣。

“你說什麼?自古多情最傷人?是啊!自古多情最傷人啊!”

這人可算不上年輕,應該有着不下於三十歲的年紀,雖然具體看不出,想來差距應該不是很大。

“可不是嘛,若不是……唉!不提也罷!不提也罷啊!在下正在被強敵追殺,若是有機會咱們兄弟再痛飲緬懷,可現在卻不是時候啊!”秦少風嘆息,卻彷彿頹喪了很多。

“不急,今天有我在這裏,誰也無法傷你分毫,兄弟這裏座,請!”

這人正是前來尋找線索的小九。

他在發現秦少風這個名字後,就立刻追到天連山來。

可天連山實在太大了。

若是換做家族神星位強者自然能夠輕鬆尋找。

他卻只能被動的跟蹤公羊樽等人的蹤跡,若非是江家之人的信號吸引,他也還無法照過來。

只是他卻來得晚了很多,並沒有看到秦少風出手的一幕。

雖然找到了秦少風,來這裏等候,卻也不是很確定秦少風的事情。

正因心中沒有太堅決的目標。

看到這一潭潭水之後,忍不住又一次開始緬懷起來。

畢竟在來此之前不久,他剛剛被情所傷。

而那位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水潭。

卻沒想到秦少風來到這裏,看到這一潭水後,竟然直接就打動了他的心。

這一刻,他竟然有了一種,就算秦少風真偷學到雷霆千閃,他也只要秦少風交出來就夠了。

這是一種被情傷過的男人之間,才會有的惺惺相惜之感。

秦少風可不知道他的一句話,竟能引起這麼大的反響,不然真是做夢都能笑醒了。

被情傷過的男人就是脆弱啊!

“那就多謝兄臺了。”

秦少風拱拱手,大大咧咧的在小九剛剛取出來的矮桌前地上席地而坐。

“叫什麼兄臺?我叫沈仲,在家排行老九,雖然有着正名,可家族之人都叫我小九,我也已經習慣了,哥哥我癡長你幾歲,若是秦兄弟你拿哥哥當自己人的話,叫我一聲九哥就行了。”沈仲直接就將關係拉進到了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