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5章 秦風的由來

第3005章秦風的由來

“秦風?嘿!既然說你是秦風,你自然就是秦風,那裏有那麼多爲什麼?”江家老祖似乎還沒有看清楚形勢。

亦或者說,他認爲秦少風無法在短時間內將自己斬殺。

畢竟秦少風的戰績的確唬人。

可他也只是小小的五階天星位修爲而已。

自己這個堂堂三階尊天位強者,只要小心一些難道連等待援軍都做不到嗎?

“不肯說?”

秦少風的嘴角咧了起來。

“你是不是人爲以你的修爲,怎麼也能堅持到公羊樽前來救援?”秦少風低沉一笑。

猛然一個轉身,一刀就將身旁一個江家的天星位強者斬殺。

“貌似這裏的就是你們江家的全部人了吧?不知道我要是把他們全都給殺了的話,你們江家以後會是什麼形勢呢?”秦少風再次嘿嘿笑了起來。

這句話頓時就讓江家老祖渾身一顫。

他們雖然都很羨慕孫家人的情況。

可那也是要數十年的經營,其中還不能出現任何事情。

他們江家由於勢大,早就已經樹立了很多仇家。

當真讓其中一些散修知道的話,怕是冒着被公羊大人定罪追殺,也要來他們江家鬧事吧?

到時候可就不是發展壯大的事情了。

這麼一想,他又一次開始羨慕孫家。

孫家雖然也是類似勢力家族,可卻因爲撅起時間太短,加上家族強者本就不是很多,還處於發展期中。

這就使得孫家的敵人少了太多太多。

這麼一想,他的臉色就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小爺殺伐之名雖然傳了出去,可你既然見過孫家的人,自然也應該聽說過我的信譽如何吧?”秦少風再次詢問。

江家老祖故意幾次喊他秦風,其中定有原因在。

若是能夠從中找到一些什麼的話,那可就是他的另一種生機所在。

那樣的話,不殺眼前這幾人貌似也沒什麼。

“你確定?”

江家老祖心思活躍起來。

若是要戰鬥的話,他或許有能力自保。

可是三階尊天位兄弟的隕落,他又被廢掉一條手臂,在想要拖住秦少風自然是極難。

用這段故事來吸引他話,似乎倒也是個機會。

“你答應不殺我江家之人,我將原因告訴你。”江家老祖開口道。

“說吧!”

秦少風滿是無所謂的開口。

他已經從殺伐之中獲得了兩千多萬真實值。

反正他的身體狀況無法進一步提升,而且斬殺這麼幾個價值不過十來萬真實值的小蝦米,也無法給她帶來多大的裨益,殺伐與否倒是無所謂。

“這事還用從十天前說起。”

江家老祖清楚的知道應該怎麼開口最爲合適。

“當時公羊大人也才剛剛跟我們匯合,一個不知名的黑衣小子突然從後面追了上來,問我們在追殺的人可是秦少風?”

“小子?”秦少風有些驚訝。

畢竟他所認識的強者之中,貌似沒有年輕人吧?

“沒錯,當時我就在場,那種年輕的聲音,以及無法遮掩的年輕氣息,那人真實年齡絕對不超過二十五歲,可他的修爲卻已經臻至三階聖星位,就連公羊大人全盛時期都不是他的對手。”

“怎麼會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人?他要找我?”

秦少風皺眉思索片刻,才道:“你繼續說!”

他的問話看似大大咧咧,實際上早就已經將天虛蟲派遣出去,而且還有着感知力超強的天虛蟲王在體內,無論是誰的到來,他都能立刻知曉。

江家老祖見到自己果真引起秦少風的思索,臉上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繼續說道:“公羊大人不知道他的來意是什麼,就說了謊言,稱你名叫秦風,是江家培養出來的一個年輕強者。”

“好在我們之前派遣人手回去叫人太急,使得他們並沒有說出你的名字。”

“那青年應該是在陳家找到了什麼蛛絲馬跡。”

“不用說那些廢話,直入主題。”

秦少風豈能不知道他在用緩兵之計?

當即臉色一變。

“好。”

江家老祖點頭,道:“而後公羊大人也試探問他,尋找你是爲何?”

“似乎那人也有些忌憚公羊大人的修爲,只得留下了一句話,那便是他身上有我們要的東西。”

“我們?要的東西?”

秦少風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只那一人就是三階聖星位強者,若真是他們的話,那豈不是說有很多聖星位強者在尋找自己?

自己身上究竟有什麼東西值得他們在意?

危險!

他還沒想清楚,體內的天虛蟲就發來一陣預警。

不再想那麼多。

想要繼續詢問的問題都在第一時間憋回去,轉身就朝着遠方疾馳而去。

其動作之幹淨利落,使得江家衆人愕然半晌。

“那小子這就跑了?”

“老祖似乎還沒話說完吧?”

“難道他發現了什麼?”

“還是說他已經問完了?”

江家衆人一個個大眼瞪小眼。

便是連那江家老祖也是滿眼的愕然之色。

即使是尊天位強者的他,都沒有法神任何動靜,那小子是怎麼發現?

心中正疑惑時。

十幾個人就快速衝了過來。

其速度之快讓江家老祖看得一陣咋舌。

衝在最前面的一人面色蒼老至極,乍看之下似乎比公羊樽還要老幾十歲。

可他們都很清楚。

這個老者名叫公羊烈,尊天位巔峯強者。

而他也是公羊樽和的弟弟,如今天揚山的山主。

“參見公羊山主。”江家老祖急忙見禮。

他的手臂已經被秦少風砍掉一個,使得他的禮節着實難看。

“你們遇到秦少風了?”

公羊烈這話問的有些沒有水平,若非遇到秦少風,他相信江家的人就算遇到再大的麻煩也不敢發信號。

“是的,那小子兩息前剛剛往那邊逃去了。”江家老祖很清楚現在應該說什麼。

他立刻指着秦少風逃離的方向開口。

着實不知道。

如今的秦少風早就已經改變了方向。

“做的不錯,以後江家受到我天揚山庇佑!”

公羊烈興奮的大笑幾聲,一揮手,立刻帶着衆人疾馳而去。

單從速度上看,這一羣人竟沒有一個修爲低於七階尊天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