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2章 一刀勝之

“鬼斬!”

秦少風身上雷霆之力環繞。

可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他還不需要使用雷霆千閃。

甚至連手中的兵刃也已經換成斬殺陳老三後,得到的那一柄戰刀。

一人一刀。

鬼斬的鬼影之中,快速從陳家人最後方衝殺過去。

電光火石之間。

他的身影就已經衝進人羣之中。

即便他的修爲只有五階天星位,對於陳家的那些高層而言,根本不是什麼太高的存在。

但是無視地形的優勢,卻讓他斬殺這羣人如殺狗。

“啊啊啊!”

慘叫聲從後面接連響起。

走在最前面,帶頭搜尋的陳家老祖立刻就被驚動,急忙回頭問道:“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哪裏還用得着他去詢問?

此時的秦少風已經殺到近前來。

只是一個回頭。

他就清楚的看到身後血流成河的場景。

此時的孫家不少高層已經回身迎戰,可在秦少風的一人一刀之下,竟然沒有一個人是一合之敵。

短短的瞬息之間,孫家高層竟然就折損了三分之一。

“你的氣血之力竟然沒有受到壓制?!”

孫家老祖立刻就發現了問題所在。

既然要問話,自然要找那個身份最高的人。

秦少風的目標正是孫家老祖。

幾個揮舞長刀的動作,就將周遭那些孫家之人斬殺一空。

身形一轉,他就已然來到孫家老祖近前。

“十閃,閃速!”

“十閃,閃擊!”

秦少風如今戰力在禁武森林內雖然不懼尊天位強者。

孫家老祖卻也值得讓他去慎重對待。

全力施爲。

戰刀的寒光彷彿活了一般,直直地朝着孫家老祖的雙腿斬去。

“就算你不懼天連山的壓制又如何?別忘了,你只是小小的六階地星……”

“什麼?!”

“你竟然成爲天星位武者了?”

“五階天星位?!”

“你以前隱藏了修爲?”

孫家老祖剛要說出秦少風的修爲。

陡然發現秦少風身上不對勁兒的地方,驚得他差點跳了起來。

他乃是尊天位強者。

按理來說不該看不出秦少風的隱藏才對。

甚至還有陳家一家強者。

即便他們的眼力全都不夠,那公羊樽也沒能發現疑問又該作何解釋?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

公羊樽在逍遙七老之中,雖然是戰力最低的那個,卻也不是他們可以想象的存在啊!

這樣的人物竟然都能看錯秦少風的真實修爲?

他頓時有種認知被刷新的感覺。

一個人突然之間,從六階地星位將修爲提升到五階天星位,的確值得讓他驚訝。

可就算是五階天星位修爲又如何?

他可是尊天位強者。

而且還是二階尊天位的強者。

哪怕秦少風斬殺他們孫家的天星位強者如殺狗切菜,卻也絕對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哪怕這裏是天連山,是禁武森林。

當這種想法在他心中生根的一刻起,他心中的一切震驚和擔憂立刻消失。

轉而就變成了貪婪。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秦少風身上有着多麼誘人的寶貝。

更別說就算不去計算神品武技,單單是這能夠幫助秦少風在聖星位強者面前隱藏修爲的東西,就是一件逆天至寶!

既然今天被自己碰見,那就必然要成爲他的囊中之物。

“小子,既然你自己送上門來,那就把你的寶貝都給老夫獻出來吧!”孫家老祖大笑兩聲,竟是一把將自己的佩刀取出。

“既然你小子想要斷老夫雙腿,那老夫就先斬你雙腿!”

孫家老祖的大喝聲中,竟然以一種同樣的攻擊方式朝着秦少風而去。

這樣的戰鬥方式,差點就讓秦少風笑噴出來。

自己敢斬孫家老祖雙腿,乃是因爲有着絕對的自信,偏偏這老東西竟然也敢用出同樣的招式來。

正所謂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秦少風心中冷笑,臉上卻連一點表情的變化都沒有。

仍然只有那一刀。

“嘣!刷!”

兩道清晰的響聲響起。

周遭的動靜頓時都在這一刻停止下來。

孫家的子弟都很清楚,既然自家老祖親自出手,這小子顯然就沒有任何生機可言。

至於那一聲脆響,自然是雙刀交鳴的聲音。

後一聲自然就不用想了。

可當他們看清楚兩人一刀結束之後的雙手後,所有人的心跳驟然靜止下來。

即便是孫家的另一位尊天位強者也不例外。

“那……那小子贏了?這,這怎麼可能?!”那位尊天位強者正是孫家家主,頓時嚇得驚呼出聲。

然而,他們因爲場中的戰鬥驚呆了。

處於戰鬥之中的秦少風,卻絲毫都沒有因爲他們的神情變化而出現什麼反應。

正相反。

一刀斬斷孫家老祖雙腿的同時,他就朝着孫家家主衝了過去。

還在陳家家主震驚的時候,他的戰刀就已經朝着陳家家主的雙腿斬了下去。

“小子,你你你你……”

陳家家主你了半天,都沒能你出個所以然來。

秦少風可不會在乎他的喊聲,手中戰刀電光火石之間,就已經將孫家家主的雙腿截斷。

孫家家主雖然只是一階尊天位強者,卻也無法擋住秦少風一招。

加上之前孫家老祖的那一戰戰績,嚇得孫家支脈弟子一個個顫抖起來。

也不知道是誰先喊了一聲:“那小子太恐怖了!他竟然能在天連山施展完整的血脈之力,老祖和家主都先後被他一招斬殺,快,快逃啊!”

一石激起千層浪。

支脈弟子可不同於嫡系的那些人,面對羣龍無首的局面時,先想到的可不是拼了命去救跟自己親情關係不算太大的兩人,而是先顧忌自己的小命。

短短的幾個眨眼時間,在場之人就只剩下十幾個。

而且沒能逃跑的那些人,卻也沒有一個敢於靠近過來半步。

他們之所以沒有逃走。

那是因爲他們不相信眼前的場景。

更有甚者是清楚孫家失去家主和老祖兩位尊天位強者,必定會被其他家族覆滅,就算逃走也未必真就能有生機。

作爲大北荒的大型家族,他們得罪的人可不在少數啊!

“老老祖,您,您真的敗了?”一位孫家長老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