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4章 花粉路最強者

石罐中,有一株紫褐色的小樹,不過巴掌高,病懨懨,葉片都耷拉了下來,頂端有一朵半閉合的花蕾。

上一次,大能級的異土不夠,楚風被迫中斷進化,險些出意外,現在他再續前路。

沒什麼可猶豫的,他直接就先準備好了八份稀珍而特殊的土質,如果不夠,還可以再加。

這就是進化資源積累充裕的結果,他手中有大量混元級土質,根本不在乎消耗,只要能進化,一切付出都值得。

效果是立竿見影的,上一次萎靡下去的小樹,眼下劇烈再生長,瞬間拔地而起,不再暗淡與發蔫。

轟隆一聲,居然伴着雷鳴聲,伴着混沌霧,彷彿是一株世界樹,在開天闢地,演繹太初之景象。

所有葉片都在翻動,紫氣嫋嫋,混沌大霧蒸騰,世界之初的景象顯照出來,大道交織,秩序生長,第一縷光流轉,賜予萬物生機,第一道聲音綻放,教化萬靈……

這極其特殊,讓楚風都有點發懵,和上次不一樣,小樹拔地而起,二次生長,復甦後居然大不相同。

他以爲這次樹體生長,花朵不過重綻而已,結果,景象卻是比上次驚人太多了。

他仔細觀察,儘管那開天闢地般的景象很朦朧,並非真正發生,但是,依舊帶給他極大的觸動,讓他頓悟!

轟隆!

那些想不通的法,以及不能再前進的路,現在居然被他捕捉到契機,參悟出很多。

他的口鼻間,白霧進出,那是先天之精,在他運轉盜引呼吸法後,同這開天闢地般的小樹世界交換氣息。

一時間,楚風周身都朦朧了,被樹體的紫霧包括,被混沌覆蓋。

他像是迴歸到了萬物初生的時代,看到了第一縷光,聆聽到了第一縷音,又被那開天時代的第一縷道紋在身體構建特殊的圖案……

楚風在突破,真正向着恆尊領域中前行!

天尊這個境界,大字輩已然高高上,而入恆字領域後則可俯視蒼穹,超脫在外,甚至可以說睥睨古今諸雄!

恆字級的生物,真的不多,最起碼在陽間當世這代生靈中,楚風還沒有見到活着的恆尊!

“啊……”

楚風一聲咆哮,聲音沉悶,像是受傷的野獸被無數杆長矛刺穿,被釘在囚籠中。

他真的滿身是血,通體都是血窟窿,劇痛難忍。

這是不錯覺,而是真實發生的事,他從頭到腳都是傷口。

可以看到,在虛空中,無數的兵器,從秩序之刀到腐朽的長矛,全都對着他,將他刺穿,割裂!

楚風眼窩中都在淌血,一行血淚掛滿臉頰,他很痛,也很迷茫,即將突破,馬上就要成爲恆天尊,怎麼會被阻?

而且,這種死劫是如此的突兀,根本就沒有給人反應的時間。

連他的火眼金睛都被釘穿,這種痛楚常人難以忍受,但是,他卻一聲悶哼,雙瞳流淌符文,逼出兩根長矛。

“阻我進化路,滅我大道?!”

楚風低吼,雖雙目被穿透,遭受重創,可是卻依舊能夠感受到周圍的一切。

此時,無邊的黑暗,像是將整片世界都染成了黑色,至暗時刻到來,將天地萬物都淹沒了。

他的體表上,那些兵器不是虛幻,而是如此真實,那是不祥的本質,亦或是某種至高能量的源頭?

天地寂靜,只有楚風自身散發虛弱的光,整片山林,整片蒼莽山脈都被大霧遮蓋,日月無光,天地失色。

並且,楚風聆聽到了喪鐘聲,在爲他而鳴?

他的身體開始腐爛了,全面惡化,從身上的傷口那裏開始,蔓延向四肢百骸,又侵蝕進靈魂深處。

從來沒有一刻,他會這麼的危險,陷入絕境中。

真正腐爛,全面腐朽,多數是從大宇級才開始。

可是,他過早的異化了,自上次就出現了,而今天更加嚴重數倍不止,這是非常可怕的厄變!

“當!”

悠悠一聲鐘響,這不是錯覺,而是真正有一口黑色的大鐘在時光盡頭浮現,對着楚風震動了一下。

一剎那,他滿身都是黑色符文,到處都是腐爛的氣息,密密麻麻的詭異紋路遍佈全身的傷口處。

這是怎麼了?

他在進化,即將蛻變時,被這樣的莫測之力阻擊,像是不祥,又像是根植於大道源頭的天生壓制!

沒錯,楚風認爲,整條進化路出了大問題,其根本原因似乎與大道源頭有關,整條路都被侵蝕了。

“我要復甦,向生命更高層次躍遷!”

他低吼,滿臉都是血水,是從雙目中流淌出來的,可是,身上的傷口也越發的可怖,黑色紋路交織成兵器,插滿他的全身。

腐爛更加惡化,他整個人都要命歸黃泉了。

“我是不死的,怎麼可能會在進化路上倒下!”

楚風低吼,全身都在綻放光輝,要驅逐那些神祕而可怕的紋絡,運轉呼吸法,全面洗禮自身血與魂。

同時他長身而起,從頭到腳銘刻金色文字,這是源自石罐上的特殊古文。

紫褐色的小樹搖動,已經生長到六丈高,葉片翻動,宛若經卷在翻篇,並真的傳出讓人靜心凝神的誦經聲。

樹體頂端,那朵潔白的花朵重新綻放,並灑落下白霧般的花粉,將楚風淹沒。

“我要蛻變,我要變強!”

轟的一聲,楚風周身澎湃,釋放出不滅之力,從頭到腳金色文字若永恆之光,將他包裹,融進他的血液中,流淌向全身各處,對他淨化。

然而,不得不說,這一次厄變極其可怕,他滿身都是傷口,依舊帶着腐朽的氣息,並未能全部抹除。

喀嚓!

楚風身體像是有一條鐵鏈崩斷了,他血肉中的能量像是火山噴發,在自身腐爛時,他的實力居然恐怖的暴漲一大截。

恆尊!

此時此刻,楚風成爲天尊領域中的恆字輩,陽間古來難得一見,縱然是諸天史書中都沒有幾人。

最起碼正史中如此,被記述的生物數的過來!

楚風眸子爍爍生輝,流血的眼窩在癒合,周身金光如瀑,自頭上虛空中傾瀉,覆蓋每一寸血肉。

目前他是單恆尊果位,這一次道果並沒有同時晉階,不過他不急,今天註定要雙道果全部昇華才可。

但有一點不妥,他身上的傷口還在,腐爛並未根除,哪怕蛻變了,成爲恆尊,可厄變也還在演變中。

並且,這個時候,當的一聲轟鳴,時光盡頭,大道本源深處,一口黑色的喪鐘再響。

他周身晶瑩的部位也開始龜裂,並且要全面腐朽了!

“這是來自大道根源的致命一擊嗎?!”

楚風不寒而慄,總覺得今天觸及了什麼禁忌領域,極其的非同尋常。

他愈發覺得,這條路的問題很嚴重,在那源頭有狀況,並不爲後人所知。

或許,這就是前路斷了,導致無一人可以跨過去並成就至高果位的根由!

這當中必然有無邊兇險,有極致恐怖!

楚風伸開手,一片漆黑,完全乾裂了。

原本他晉階了,正在蛻變,可是現在滿身都發黑,走向衰朽,血肉潰爛了大片。

“與剛纔的特殊厄變經歷有關。此外,我積澱終究是還不夠深,現在開始反噬。”楚風輕語。

他沒有慌亂,以超脫的心態審視自身。

對於這種現象,他早就有一定的心理準備。

畢竟,在周曦家族的祖殿,他曾檢驗,看一看還能否再迅速進化。

結果,當時他映照出的景象很瘮人,周族的老怪物明確告訴他,不能再冒險,需要讓自身冷卻數千年到一萬年。

再加上今天的厄變過於非同尋常,導致了他現在遭受大劫!

他沒的選擇,怎麼可能限制自身一萬年?現階段諸世都要滅了,他只爭朝夕,哪怕行險也要蛻變。

此時,大能級的土質足夠多,完全能支撐這株紫褐色的大樹生長,整株樹體都散發紫氣,充滿道韻。

開天闢地的氣息瀰漫,花瓣全部綻放,漸漸傾瀉完所有的花粉,讓楚風另一道果也到了關鍵的地步。

着實很可惜,花粉的藥效似乎也不能完全減緩楚風的衰竭變化,這嚴重影響到了的進化!

原本花粉足以令他生命昇華,成就雙恆尊果位,可是厄變太特殊,突兀來襲,他被阻擊了!

“人終極是要靠自己。”

楚風輕語,在這種最危險,性命不保的境地中,他儘量讓自己冷靜,沒有失去分寸。

擡手間,他的血肉成塊成塊的脫落,那是被腐朽的氣息磨滅的,還有骨頭居然都疏鬆了,失去光澤。

他靜心,悟道,將一生所接觸的進化法都演繹了一遍,讓自身漸漸空明,哪怕下一刻腐朽,也不去管。

楚風確定,盜引呼吸法終究是根基!

拋棄一切,追本溯源,既然是花粉路,相對應的呼吸法就是根,他在推演,進行契合自身的吐納,呼吸,魂光共振。

事實上,這個時候他連魂光都在被侵蝕,也如同肉質般,彷彿漸漸腐爛掉了。

無喜無憂,他再次盤坐樹下,呼吸莫名的精氣,宛若來到了開天闢地前,一切都歸於太初,迴歸起源。

在這裏他能夠看清進化路,楚風的確在悟,與神祕道源交融。

漫天的粒子揚起,像是黑暗中的無數燭火,又像是夕陽中的無數蒲公英飛舞,到處都是花粉路的“種子”。

那是靈,是最根源的物質。

也有人認爲,這是前賢英靈化成的粒子。

不管怎樣,這是花粉路的道基,屬於最本質的東西,曾衝進上蒼之上,又沒落迴歸故里。

現在,楚風盤坐紫褐色的大樹下,他在追溯,他要弄清楚這條路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既然他可以進入到這一特殊的場景,或許說是奇異的領域中,他這次要走下去,看清這條路的某些本質。

上一次,他就曾接觸過,還曾帶動老古悟道,看到了這條路。

這也進一步導致,後來老古自身突破大能時,成就了大混元果位。

漫天都是“靈”,無數的“燭火”搖曳,照亮黑暗,一條模糊的路浮現,楚風立身在上,他向前走去。

時光像是靜止了,感受不到它的流逝,楚風獨自上路,兩邊是無盡的深窟,若是跌下去,會形神俱滅!

這樣的路,橫亙深窟間,充滿了艱險。

他擡頭時,亦再次看到盡頭的景象,斷路,黑色天塹橫亙,擋住了一切。

“終有一天,我要成爲花粉路最強者!”

他心有誓言,漸漸空明,任血肉枯竭,魂光暗淡,始終保持着寧靜。

無數的靈,在漫天飛舞,漸漸匯聚過來,鋪就在他的腳下,構建出燦燦的道紋,讓他加快前行。

此外,大面積的靈越發的絢麗,呼嘯着,如光雨般向着他的身體撲去,滋養其軀。

腐朽暫被止住,但並未根除。

不知多久,感受不到時光的消逝,像是才一瞬間而已。

可仔細去體會,又像是數千年過去了,滄海桑田,人間百世,楚風在路上經歷了很多,走走停停,真切感悟,亦思忖了很多,他的呼吸法都略微調整了數次!

喀嚓!

他體內傳出斷裂的聲響,一道禁錮,一條大道鏈被扯斷了,他驀地擡首,已經成就雙恆尊果位!

強大的力量洶涌,楚風真切感受到了自身實力的提升,但是,他卻沒有露出喜色,因爲身體上依舊有黑色的紋絡,早先被洞穿的血窟窿依舊,那些傷口還在,不曾好轉。

並且,踏在這條模糊的路上後,他又一次聽到了喪鐘聲。

“我不信磨滅不了你,我要踏出最強路。”

楚風低語,並不相信厄變斬不盡,根除不了。

同時,他隱約間感受到了這路源頭的大問題,那裏有什麼東西,有什麼不好異常事物導致了這一切。

楚風在模糊的路上前行,眺望,雙目中射出的懾人的光束,完全成爲特殊的符文,洞穿了大霧。

天塹,路的盡頭,有恐怖景象顯照!

那是億萬年的舊事嗎?關乎上蒼之上!

那就是真相嗎?

“那是什麼,花粉路的最強者嗎?!”

這條路斷了,其源頭果然出了大問題,本質在那裏浮現,照出當初的景象!